下拉阅读上一章

丧事生变(三)

  大厅内的气氛陡然变得凝固,甚至带上了几分危险。

苏青彦仍旧一副恂恂温和的模样,只是眼中凌厉尽显,原本周身环绕的平和气息转眼间带上了一股冷冽刺骨的寒意,直直的射向挡在棺椁前面的苏青泽,声音亦是含霜带雪,冰冷非常:“三弟这是何意?”

苏青钰则脸上眼中乃至全身都是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骇气,一双眸子杀气腾腾,看上去甚是吓人,若不是苏青彦恰巧不轻不重的瞥了他一眼,他怕是又要对苏青泽出手。

老五苏青琦则有些不明眼前的状况,父亲突然去世对他打击很大,此时三哥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拦着不让发丧,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侥幸,最终挣脱开扶着他的下人,走到了苏青泽身边,眼中带着几分诡谲,哑声道:“大哥急着要发丧,莫非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难道父王的死真有猫腻?”

八宝已经急得快要跳脚了,这眼看着就要过了发丧的时辰了!

苏青彦,一身风骨傲然而立,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平和的嗓音中带着一股威严和矜贵,朗声道:“五弟说话可要注意了,父王停灵七日,今日不过是到了时辰发丧,何来大哥‘急着发丧’一说;父王卧病在床久矣,为了整个汝阳王府,这才没有大肆宣扬,暗中养病,若是不信,伺候父王多年的王叔可以作证。倒是三弟拦着不让父王发丧,到底有何居心?。”

苏青彦刚说完,伺候汝阳王的王叔已经从人群中跪了出来,叩头道:“奴才伺候王爷四十年有余,的确如世子所言,王爷卧病在床久矣……”

王叔顿了顿,抬头看了一眼苏青泽,语气中带着怒意,又继续道:“倒是几日前,三公子深夜突然来访,非要见王爷一面,甚至对着世子拔剑相向!今日又拦着不让发丧,王爷尸骨未寒,三公子你怎么能如此不孝啊!”

百善孝为先,王叔这帽子扣下来,无论苏青泽有没理,这‘不孝’的帽子都会扣在他头上,挥之不去。

“你这老货!为何要诬陷我!”苏青泽眼见大堂之中宾客望他的目光已然带了鄙夷和不屑,心中慌乱,抬脚要将王叔踹到一边。

王叔又连续磕了几个头,脸上带着一股绝然,额上鲜血顺着他脸上的褶子纵横交错的流着,看着有些渗人,大胆的指着苏青泽尖声道:“奴才所言句句属实!倒是三公子你居心叵测,否则王爷在时,也不会一直拒见你和五公子!如今王爷才走,你居然挡着不让发丧!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你放肆!”苏青泽气得直哆嗦,恨不得上前将王叔一脚踹死,可来不及他出手,王叔突然朝着汝阳王的灵位磕了响头,悲戚的哭喊道:“王爷,奴才这就来下面伺候您了!”

只听见‘碰’的的一声,王叔用力的将头叩在地上,鲜血崩裂一地,他就这样跪在汝阳王的灵位前,一动不动。

丧事生变(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