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在想苏青彦?(一)

  应无求过来的时候栖凤宫的时候,姜若水正抱着皇子,看他来了,连忙让奶娘将孩子带了下去,静静的又带着一丝小心,缱绻又温柔的望着他。

“若水,你不用这么害怕。”应无求终究是不忍心,伸手将她拉进了怀里。

姜若水闭上双眼,两行清泪就流了下来,那般楚楚动人,她趴在他胸前低声啜泣,哽咽着说道:“无求,我真的很害怕,日日夜夜都在担惊受怕,我真的后悔为什么那日从引凤台上跳下去没有摔死。可我又庆幸我没有摔死,能够见到你,还能够跟你在一起,成为你的后……”

应无求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深邃漆黑的眸子静静的望着她,伸手一点点的擦掉她眼角的泪水,他能够感受到,因为这个孩子,姜若水对他从一开始的敬畏变成了害怕。

无论是敬畏还是害怕,都不是他想要从她身上看到的,他当初说过,他若为皇,她必为后,也只能是他的后。

“让你受委屈了。”应无求一声轻不可闻的低叹,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低语,“若水,朕不会负了你的。这个孩子,朕会视他为己出,你不用再担心。”

姜若水泪眼朦胧的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红唇缓缓的凑上前,应无求不知道怎么的下意识的微微偏头,姜若水的红唇印在了他的唇角。

他微微蹙眉,放开她,轻声道:“若水,朕想看你跳支舞。”

“好。”姜若水妩媚一笑,缓缓的起身。当年她以一支霓裳羽衣舞名满天下,更引来了无数追求爱慕者。

没有乐曲,没有舞衣,只有姜若水无声的舞姿在富丽堂皇的宫殿里婀娜的变换着。

应无求回想着很多年前,父皇还在,他还是八皇子,他偶然看到的那抹舞姿,惊鸿一瞥,让他至今都印象深刻,后来他才知道那个跳舞的人,是姜若水,而真正让他动心的,是她以命相胁救他离开的瞬间。

时隔多年,他终于重掌大应江山,她亦在他身侧为后,为何所有的一切,再也找不到当初让他惊艳心动的感觉?

从栖凤宫出来,夜已深。

林公公颤微微地打着宫灯,应无求却没有朝养心殿的走,忍不住轻声问道:“皇上,您这是要去哪儿?”

“去永信宫。”

林公公愣了愣,不再说话,提着宫灯在前面带路。

莫离的确没有歇息,偌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人静静的撑着下颌坐在桌前,青桑看着内室微末的烛火,想要进去劝她歇息,一转身竟看到了皇上深夜驾临。

她正要跪下行礼,却被应无求抬手制止,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深冬天冷,莫离多年不在应京有些不适应这冰冷刺骨的天气,特别是无法动弹的左臂,时常传来尖锐的刺痛,让她很难受。

这么晚了,也许,主上不会来了吧。莫离右手捏了捏左肩,准备吹了烛火歇息,一起身,竟然看到了应无求一身明黄的袍子站在内室的入口,她惊得要下跪行礼,被他抬手制止。

你在想苏青彦?(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