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反对她相亲

  今天的高跟鞋好似穿高了,跟在骆子峰身后,诗雨歌走几步,就要小跑两步,不然就没办法跟上他的步伐。

他们一踏出电梯,骆子峰的司机就把车子开了过来。

骆子峰的专用电梯是直通地下停车场的,所以这一路他们别说碰到个人,就是想和蚂蚁打声招呼,都找不到。

司机打开车门等在那,诗雨歌往旁边退了一步,等骆子峰坐进去,自己才小心翼翼的把屁股挪进去。

人还真是不能有啥邪念,以前他们一起出去,同样都是坐在后面,可那时的她除了拘谨还是拘谨。

今天就不同了,今天因为她心里装着想勾引他的杂念,所以就总想偷偷的瞄他一眼。

“诗秘书你多大了?”

“嗯?”骆子峰突然的发问,吓得诗雨歌愣了半天才想起回答:“二十,二十三岁。”她刚进公司的时候,他不是看过她的档案吗,不过也是,像她这样的小人物,估计他看过一眼就忘记了。

“二十三岁就被逼婚,你爸妈怎么想的。”

他可以瞧不起她,但她不允许他瞧不起她爸妈。

“我们那流行早婚,小姑娘到了二十左右岁,不是结婚就是订婚了,像我这么大的,都算晚婚了。”

“所以呢,你就请了相亲假,也准备现在就把自己嫁出去。”

“当,当然了。”

“如果你结婚,就会失去现在的这份工作,这样,你还是坚持要现在结婚吗?”

他是不是也太独裁了,诗雨歌瞪向骆子峰,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反驳道:“您这样是违反用工法的,我只要不影响工作,您不能因为我结婚了就开除我。”

薄唇上扬,细眼微眯,骆子峰这张挑不出一丁点缺陷的脸,刚刚好似对她笑了一下。

是她眼花了吗?

见骆子峰一脸严肃的坐在那,诗雨歌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刚刚一定是她眼花了。

相亲的说法只不过是她找的一个借口,她干嘛要因为这个和他较真啊。

一向说一不二的骆子峰不会因为她的顶嘴,找个理由就把她给开了吧?

诗雨歌,你傻不傻啊,你怎么和自己的老板谈起用工法了。

完了,她的勾引计划还没开始实施呢,就这样夭折了。

骆子峰毕竟是有妇之夫,或许老天不想她太作恶,及时给她敲响了一记警钟,让她回头是岸。

对,回头是岸,诗雨歌终于做出了决定,她不勾引骆子峰了,这个男人再怎么优秀,再怎么独一无二都与她无关。

未来她或许真该相相亲,找个平凡一点的男人,过着他们的小日子,在生几个小孩子,想想也挺不错的吗。

接下来的一路骆子峰再没说话,她也没敢再出声。

帝豪大酒店已到。

司机停好了车,诗雨歌和骆子峰下了车,又是他前面走,她紧跟其后。

以前这家酒店她就陪骆子峰来过,一至三层是餐饮部,在往上是客房部。

每次来这里吃饭给诗雨歌的感觉就一个字‘贵’。

他们预订的包间里已经来了三男两女,其中一个姓黄的经理诗雨歌见过,对他印象深刻是因为他这个人还真挺符合他这个姓的。又黄又色。

他反对她相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