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7何以委屈

  只可惜,这位大少没说具体的时间,陆念知等了好几个小时也没有等到。实在快要爆发的时候陆念知才随便找了本书看。

这是陆念知刚买回来还没来得及看的小说,小说里讲述的是一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陆念知是个泪深的人,深到曾有人怀疑她泪腺没发育好。

这本书陆念知一看就是几个小时,最多会感触下。可是当她看到最后一部分的时候眼泪却突然像是断了线一样,那部分只有几句话,是一首古词: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陆念知的视线再也移不开了,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在这行字上面,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首词陆念知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泥巴教她的,这词还配了乐曲,那时候他们还很小,都不知道这词的意思。但是陆念知却特别喜欢,她学会之后每天都会唱给他听。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陆念知最喜欢这句。

那还是懵懵懂懂的童年,后来泥巴走了,陆念知还是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再后来,她终于知道了这句话的意思,可是她找不到泥巴了,最后来,她想总有一天她会告诉他,心悦君兮君不知……

往事就像是有了一个突破口一样,汹涌地袭击她的心脏,每一次的撞击都会生疼生疼的。

陆念知不轻易哭,因为一旦哭起来就会是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就像是要把眼泪一次性哭完一样。

如果她还清醒的话,一定会克制自己的情绪的,可是世上的事哪能说控制就控制的。声音越来越大,大到淹没了开门的声音……

言晋站在她后面好一阵子,直到他走到陆念知背后才皱着眉问:这么委屈?”

声音不大,可以称得上是平静的,但硬是吓坏了陆念知。她慌慌张张地抹干泪水,甚至不到一秒的时间就露出了一个笑脸:呵呵,看小说,入迷了……”

言晋盯着她那红肿的眼睛,半响,他不着边际地拿过陆念知手中的书。陆念知快速地夺过那本书,两人都愣在那里对峙着。

言晋对这本书没多大的兴趣,但是陆念知却不该有如此紧张的神态。他的视线慢慢地下移到她的手上,本来没有波澜的视线突然变的尖锐起来,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手上戴的那条手链!

这条镶钻手链是十多年前在南非拍卖会场的一条手链,以天价卖出,得主是顾华森。

“你怎么会有这条手链?你跟那糟老头是什么关系?”他钳着她的手,青筋突显,急促的质问着。

钻心的痛从骨间传来,陆念知扭曲着脸挣扎着:痛死了,你放开。”

言晋拧着着的眉一直没有松开,他是不会看错的,那天言天威带他去了拍卖会场,他记得清清楚楚,言天威跟顾森华两个人为这条手链争得你死我活。

57何以委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