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敬王(二)

  单丹还是皇子的时候已在京都城内外设有大小不一的暗庄,各暗庄处用于培育暗卫。这些暗卫个个身怀绝技,武功高强,杀人不眨眼,忠心护主。跟随在单丹身边的亲卫是从这些暗卫中十里挑一出来的。

在铲除其他皇子势力时,暗中收购不少酒楼、茶馆和青楼,并经营得有声有色。而明面上这些物业的老板是另有其人,他只在幕后操纵。这些地方一是用于增加收入,二是用于搜集情报,隐藏踪迹。

安庆皇虽相信单丹,但国丈和国舅等人却对单丹相当顾忌,经常在安庆皇的耳边暗示。安庆帝见此借个原由赏赐单丹十多个各地进贡的当地绝色美姬来试探,还着手安排单丹的亲事。

单丹顺水推舟,传闻敬王从此沉迷美色,经常出入青楼,尝遍各大花槐。在安庆帝为敬王亲选王妃的事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又传出敬王身染花柳之症,使得有意之大臣们纷纷打退堂鼓,此事只能暂且搁置。

安庆帝劝国丈不要再已人忧天,如单丹真的凯愈帝位,那会这样尽心帮他,事后又让出重权。国丈嘴上不说,心里却下定决心一定要找机会除掉单丹。因为他觉得单丹太危险,如梗在喉,不除不快。

今此,单丹本借口出外寻医治病,调养身体,实则想偷偷地去大武国和大千国游历。

国丈收到此消息后,觉得机会千载难逢,不惜代价特精挑细选一批死士在途中刺杀单丹。国丈没有向安庆帝禀告此行动,怕安庆帝一时心软阻止。

国丈的一举一动,安庆帝岂会不知,只当作不知罢了,算是默许此次行动。

单丹与千慕雪分道后,来到附近的暗庄养伤。单丹很愤怒,心想自己已交出所有权力,处处表明心迹,事事忍让。安庆帝竟然仍不信他,枉他为其出生入死,夺下江山,现在居然御磨杀驴。

好,好,好,你不仁,不要怪我不义。这个帝位也应该轮到本王坐坐了。

这时,赵贵妃在安庆帝登基后不久就病逝了,不怕她看到兄弟相残而伤心。

单丹与张天赐在暗庄密议了很久,制定了一套详细的反击计划。

张天赐先回京都城按计划行事,并散布敬王寻医途中遭遇暗杀,掉落悬崖,生死不明的消息。

随后,潜伏在皇宫的暗子伺机而动,在安庆帝的饮食中投放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中毒后,安庆帝的身体易疲倦,心悸,气喘,头昏,食欲不振。

多名太医诊断也无法诊断出病因,只能开些调养身体的药物,劝安庆帝不要操劳过度。

与此同时,安庆帝的御前待卫和御林军在张天赐的秘密安排渗透下,不知不觉间重要位置上的人员已基本换上单丹的人。

当安庆帝身体日差,不能上朝时,单丹回归,入宫探望安庆帝。出宫时,安庆帝下了一道圣旨,加封敬王为摄政王,协助安庆帝处理朝中事务。

朝堂上,单丹在朝中暗子的配合下,逐渐排除国丈和国舅等人的势力,巩固自己的地位。

如果马上要安庆帝的命,取而代之,怕朝中大臣和天下百姓不服,说他谋朝篹位,落人口实。

单丹计划等安庆帝生病一年半载,然后病发身亡,再传位于他。这样才明正言顺,堵人口舌。(安庆帝子嗣单薄,只有公主,没有皇子。)

【二十】敬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