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十五】吃醋

  千慕雪也是你来我往,一会儿向薛光宗夹菜,一会儿为薛耀祖剥果皮。她知道自己在吃某人的醋,用行动用气某人。

单丹一直默默地关注着千慕雪这边的动静,看到她和薛家兄弟的互动,脸色虽如常,幽深的眸子却一点点地变冷,周边的气温逐渐下降。

薛耀祖突然打了一个喷涕,缩了一下脖子,抬头望天,拉紧衣领道“要变天了吗?怎么突然觉得有点冷。”

薛光宗附和道“是呀,我也觉得背后有点凉嗖嗖的。”

千慕雪侧着身,似乎在欣赏着舞姬的舞姿,眼角却偷瞄某人。某人的眼刀子正不断飞过来,如果眼刀子能杀人,他们只怕给杀了百遍。

千慕雪没有心情再坐下去,向他们道“我有点累了,先行回帐休息,你们玩得开心点。”

薛夫人关心道“雪儿,不舒服吗?要请御医看一下吗?”

千慕雪淡笑道:只是有点累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义母不必担心。”

薛静宜道“雪姐姐,要我陪你回去吗?”

“不必了,你们继续玩。”

单丹见到千慕雪离开宴席,情绪更加低落,起身向众人歉意道“本王有点累了,先行回去休息,各位爱卿继续喝酒玩乐,尽兴而归。”

他回到帐篷后,示意飞鹰打探一下千慕雪的情况。

不久后,飞鹰回报“千慕雪回帐后,薛家兄妹就来了。他们现在一齐下着一种名叫:飞行棋的棋子,可四人同玩,正玩得不亦乐乎。”

“嗯,下去吧。”

单丹语气平淡,但飞鹰却觉得气压下降,压抑得很,赶快退出。

秋猎之后,千慕雪一连几日都对单丹避而不见。

单丹每日都派人送来各种礼物来讨她欢心,她看也不看就让人把那些礼物统统收入仓库里。

甚至,千慕雪躲到将军府里小住几日。她才得知,薛光宗被封为英勇将军,带领千人四处去剿灭匪徒,还百姓一个和谐的家园。

薛耀祖封为钦差,被派去巡视全国的官员执政情况,抓贪官污吏。

千慕雪脑海里闪过一念头,拼命地摇摇头,不可能的。

“只凭风力继,假羽毛丰。红线凌空去,青云有路通。

纸花如雪满天飞,娇女秋千打四围。五色罗裙风摆动,好将蝴蝶斗春归。”

这些都是古人描写人们放纸鸢的诗句,放纸鸢是上至大人下至孩童都热爱的活动。

秋天是放纸鸢的好季节,纸鸢乘着秋风在空中飞舞,左摇右摆,虽然不一定能够到达那高旷至极的天际,却能终日飞翔久久不落。

千慕雪和薛静宜在庭园中各自放飞着手中的纸鸢,千慕雪放的是一只彩色的燕子,薛静宜放的是一只花斑蝴蝶。

她们随着风力的大小,或狂奔,或放线,或拉紧,两只纸鸢在空中似互相追逐,似互相比美。

她们正玩得不亦乐乎,兴致最浓时,将军夫人派人来请她们去前厅。

“拜见母亲”

“拜见义母”

两人恭敬问候。

【六十五】吃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