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零五】避雨荒庙

  人自飘零月自弯,

  小楼独倚玉阑杆。

  落花雨燕双飞去,

  一川秋絮半城烟。

  女子清越的歌声传送在秋风里,含着一缕凄然和孤楚。

  一辆行驶的马车里,一女子清脆响起‘阿池妹妹,这歌有点凄凉,不喜欢,唱就唱些开心的。“便悠然吟道: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

  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

  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车外一骑着神骏白马,风姿卓越的男子念着,放眼望向远处山脉,轻不可闻地叹息一声”想时容易,做时难。“

  ”姐姐,你也唱一首。“

  ”我也会的不多,就来一首吧。“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观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女子引颈高歌,淡雅脱俗,有若空谷清音。车内掌声响起”好好听。’

  正在驾车的段荷也赞道“歌好,妹妹唱得更好。”

  段吟风赞赏道“姑娘嗓间清润,歌之有情,怕是思念亲人了。”

  他们正是向南前进的千慕雪与段吟风等人,赶路虽然辛苦,偶而要风餐露宿,但几人说说笑笑,唱唱歌日子也过得很快。

  此日午后,他们正在山路中行进,天色渐阴,继而风起,乌云密布,大雨即将来临。

  段吟风催促道”快走,前面有一破庙,可避雨。“抬头看天”只怕要在庙中过夜了。“

  他们刚安置好马车和马匹,大雨就哗哗地落下,他们立即冲入庙内避雨。

  庙宇因年久失修,破败不堪,木梁上,墙上,柱上结满蛛网,四处满布厚厚的灰尘。不知名的菩萨倒卧在神台上,半边脸已损毁,身上的油漆脱落。屋顶上有几处漏水,雨水从屋顶上哒哒地落下与外面的雨声合奏--雨夜曲。

  幸好神台前的空地十分干爽,还有一堆曾经留宿的路人留下的干草和木柴。

  千慕雪和段氏姐妹分工合作,一个生火烧水,另一个和她把肉干、玉米、士豆、地瓜用竹签穿好放在火上烤。

  段吟风则安静地坐在一旁,休闲地看着手中的书。此情此景,千慕雪早已习以为常了,心中叹道富二代就是骄气。

  本来她也可就手旁观,什么也不做,但看到段氏姐妹俩忙出忙进的,又不是残疾人在怎能坐着等吃?

  饱餐后,各自围着火堆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睡觉。

  野外的黑夜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风吹树动如鬼魅,雨声和风声就像它们在咆哮。唯有庙内柴堆上的火光为这黑夜点亮一丝光明,带来一份温暖。

  因庙门损坏,不能关闭,段吟风就坐在正对门口的位置为她们守夜,守护着这份安宁。

【一百零五】避雨荒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