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我似乎舍不得

  ……

  一个黑衣少年面无表情地抱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缩在他的怀里,身上盖着一件精致的外袍,一只手紧紧抓住少年胸口的衣物,脸色苍白却是一派平静,似是昏了过去。

  这便是赛场上的人最后看到的景象,若不是情况特殊,谁都要赞赏一句天作之合,翩翩少年,如花美眷。

  可他们所见到的那个翩翩少年却抱着女孩,坚定地一步步走向荠雲阁的长老,然后再用平淡的语气宣告:“对于前辈的弟子们,晚辈下手狠了,但现下他们性命无虞,一命换六命,倒是前辈赚了。”

  敬辞依旧,却全然没有一分敬意。在场之人无不震惊,就连紫云汐和素云也没有见过如此低压的夜星晨。

  至于震惊什么,他们自己都说不明白。是震惊夜星晨以一人之力打伤六人,是面对与自己差别极大的人依旧云淡风轻,还是他说出这话时略带有的一丝令人战栗的气息?

  “你……!”荠雲长老气不过,那些稳重的做派便也被夜星晨三言两语打得一点不剩。

  被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如此不放在眼里,在他大半辈子里,还是头一回,自然也是觉得颜面尽失。

  “你敢威胁我!”

  “呵,我可不只想威胁你。”夜星晨抬眸淡然一笑,语气淡漠,“我,要你治好她。”

  “治?哈哈哈……”荠雲长老似是抓住了可以反击的点,狂笑不止,嘲笑道,“我要的结果,就是无药可医……”

  夜星晨垂了眼眸,看了看怀中女孩,还未等荠雲长老再说什么话,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了。

  ——我自然知道。只不过为了她,我似乎……愿意抱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只要有那么一丝可能的话……

  走至紫云汐身边,夜星晨轻轻说了句:“我要带她走。”

  “星晨,冰泪花对没有熔魂的北冥雪氏来说,是无药可医的。”素云扶住夜星晨的肩膀,尽是担忧,“你能带她去哪……你先冷静下来。”

  “我知道,有人可以救她。”夜星晨环在雪韵身上的双臂紧了紧,眼神坚定。

  “让他去。”紫云汐看了夜星晨一眼,似乎蹙了蹙眉,眼神中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感情,“替我道歉。”

  “……明白。”

  夜星晨抱着雪韵穿过一棵玉兰树,玉兰花瓣掉落下来,洒在雪韵身上,香味袭人。

  “星晨……”雪韵迷迷糊糊中松了松手,轻轻打颤,“我好冷啊……”

  “不怕,我在呢。”夜星晨说着又将雪韵抱得更紧了些,似是想给她些许温暖。

  “嗯……”

  “抓紧我,我带你回家。”

  “已经……抓紧了……”

  感觉到怀中人的气息再次稳定下来,夜星晨这才继续迈开步子……

  ……

  雪星帝国

  “韵儿……?”雪初涵丢开手里的弓,看着雪慕晴抱着一个女孩渐走渐近,不由得心中一紧。

  “怎么回事?”雪云帆闻声,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麻烦大了。”雪慕晴将雪韵放在自己修炼的灵地上,伸手探了探雪韵的经脉,“冰泪花……压制了她所有的灵力,没有雪元素护体,怕是快要走到心脉了。”

  被至寒之物的寒气侵入心脉的后果可想而知,众人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谁干的。”雪初涵皱了皱眉头,眼神突然凌厉,没有半分平时的吊儿郎当。

  “情况有些复杂,我已经传灵给了父亲母亲,先稳住寒气要紧。”雪慕晴努力保持镇定,说道。

  说话间,雪云帆已经在雪韵身上点了几个穴道。

  “有人处理过?”雪云帆收回手,转头问道,“几个重要的穴道已经处理过了。”

  “带韵儿回来的是一个男孩,十一二岁的样子,应该是他帮韵儿处理过了。”雪莺一面回答一面抽出幻归。

  “十一二岁?这……”雪云帆不禁感到疑惑。

  ——这样的手法,这种精准程度和判断力,十一二岁便能掌握,这是怎样的奇才啊。

  雪云帆的视线落在雪韵身上,收了收念想,将自己的灵力注入雪韵体内。

  下一刻雪笛清脆如天籁的声音传了过来,雪韵的神情也随之放松了不少,但依旧是反反复复,不见好转。

  “带去正殿吧,这里环境寒冷,于她不利。”雪云帆再次展开灵力,尽可能屏去周遭的寒冷。

  “是我考虑不周。”雪慕晴经雪云帆一点才想起,自己刚刚太过于着急,一时间竟忘了这是他们修炼用的寒林,是灵地没错,却也只是对于雪元素的修炼来说。

  ……

  “冰泪花……”雪蝶轻轻抚了抚雪韵的头发,喃喃道,“这种至寒之物……只有熔魂之后的雪氏一族能承受得住。”

  雪氏天生便是玲珑心窍,经雪蝶这么一说,众人也都明白了雪蝶的意思。

  “母亲……你的意思是要韵儿这种情况下强行熔魂么?”雪莺心下一急,看了看雪韵,脱口而出。

  雪蝶伸手理了理雪韵耳边的头发,窗外的阳光撒下来,打在她的纤纤玉手上。

  雪蝶沉默了许久,最后只能说出一个字:“对。”

  坚定的,肯定的,毋庸置疑的,也是没有退路的。

  “若是她自己的劫数……便也看她自己吧。”郁零宸轻轻搂过雪蝶的肩膀,“雪家的孩子,是可以独当一面的。”

  雪蝶抬头看了看郁零宸,她当然知道,郁零宸在看到雪韵的第一刻起,就明白只有这一条路了。而若是连郁零宸都没有其余的办法,自己便更找不出其他办法了。

  “……我明白。”雪蝶收回目光,眼中不忍,“我只是……觉得她实在太辛苦了。”

  “别担心,你先用灵力带动韵儿的灵力运转起来,我给你们护法。”郁零宸抚了抚雪蝶的头发,低沉有力的声音让人心安。

  “好。”

  ……

  “您放心,我已经将她送回雪星了。”夜星晨坐在树下,与紫云汐传灵。

  “嗯,我相信她可以的。”夜星晨的声音突然放轻了一些。

  “不必了,我就在这等她。”夜星晨望了望满天繁星,轻声道,“她要是出来了,我便带她回紫幻斋。”

  ——省得那小丫头又该找不着了。

  ……

  在雪蝶的灵力带动下,雪韵渐渐可以运转自己的一些灵力,虽然只是一小部分,却也足以用来熔魂了。

  “韵儿,若能提起灵力,便开始熔魂。”雪蝶轻轻嘱咐道。

  雪韵轻轻点了点头,额头上如豆般的冷汗随之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雪韵开始运转灵力进行熔魂,却未曾想自己的灵力才刚刚与雪元素进行碰撞,寒冷的气息便铺天盖地而来,那寒气甚至比冰泪花更令人心悸。

  “唔……”

  雪韵只感觉双重的寒冰冷意直直侵入心脉,撞击她的五脏六腑,喉咙一冷,却是浓重的血腥味。

  便是连血液都开始没了温度。

  雪蝶自然能察觉到雪韵的异常,却也只能狠下心来用自己的灵力推进雪韵去开发更深层的雪元素。

  以雪蝶的能力自然可以用那将近半神的力量帮雪韵挡了雪元素的寒气,只是她帮了雪韵这一时,雪韵便无法获得最纯净最深层的雪元素,往后修炼也会举步维艰。

  雪韵周身不断冒出冷汗,浸湿了她单薄的衣服。眉头紧蹙,像是在极力忍耐着。

  ——冷,好冷……没有力气了……一定要坚持么……

  雪韵的睫毛不断抖动着,本就虚弱的身子更是开始有些无法支撑了。既要扛住双重的寒意又要运用灵力去进行熔魂,这种情况的确非常困难。

  ——可是……如果放弃的话……

  不知不觉间,雪韵又握紧了拳头,触及了自己掌心已经凝结的血液。

  ——他说,要带我回家的……

  雪慕晴拿来毛巾轻轻擦拭着雪韵的冷汗,雪莺的幻归笛声在耳边不绝如缕,所有人的心思都系在她一个人身上。

  而那个昏迷的孩子也在黑暗中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众人的心情。

  ——我似乎舍不得啊……

  雪韵咬了咬牙,她无法感觉到一丝温热,像一个已死之人,无法感知到来自这个世界的任何信息。

  喉咙间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雪韵突然发力将自己的灵力从雪蝶的带领下冲出,胡乱地撞击自己的五脏六腑。

  “噗……”

  雪韵吐出一口鲜血,那久违的温热感终于袭来,也终于让雪韵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血液顺着雪韵的嘴角滴下,落在雪白的丝布上,像极了开放的朵朵梅花。

  “韵儿!”雪蝶在雪韵脱离牵引时便暗喊不好,以为是灵力出现了意外,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雪韵是在用自损八千的方式来对抗双重的寒冰。

  雪蝶这时脱不开手,只能尽力护住雪韵的心脉。

  感受到了那一丝珍贵难得的温热后,雪韵也立刻调整了力量,继续全力熔魂。

  雪韵的情况及其不稳定,三天两夜间反反复复。而这三天每个人都没有合眼,总是害怕自己一时不察,雪韵便会就此逝去。

  “唔……”雪韵沉吟一声,终于在第四天的清晨睁开了眼睛。

  “韵儿……”雪蝶扶着雪韵,刚要说什么,便被眼前的情况给惊住了。

  雪韵双眼无神地看了看周围,在那一双澄澈干净的紫瞳中出现了一对透明精致的五瓣花朵。

  “这是……”雪蝶看得真切,那便是北冥雪氏最高级最圣洁的雪元素的象征——雪霖花。上一次雪霖花的出现还是在初代家主雪舞的灵力魂印中,往后再无后继者,因而北冥雪氏的族徽中便刻有雪霖花。

  雪韵眼眸中的雪霖花转动了一圈,尔后雪韵闭上了眼睛,左眼眼角处也印上了雪霖花。环着雪韵的左眼眼角,那朵雪霖花开放得美丽高贵而精致动人。

  等雪韵再次睁开眼睛,左眼眼角的雪霖花慢慢收缩成一瓣,最后消失在她的紫瞳中。而眼眸中的那对雪霖花也同时消失不见,刚才出现的那美得令人窒息的花朵就像是幻像一般。

  雪韵眸中慢慢有了意识,眼神也如往日灵动可爱,那双紫瞳甚至比以前更加澄澈美丽。雪韵原本瘫软虚弱的身体更是在刚才雪霖花出现的那段时间里极速地恢复了。

  每个人在熔魂后的的确确会出现一些身体上的强化,可雪韵的恢复速度也的的确确让雪蝶惊讶。

  “韵儿,你可有感觉哪里不适么?”雪蝶警觉地问。

  雪霖花在雪舞之后便后继无人了,所以有关雪霖花的所有情况只有雪舞这个孤本可以参照。可据雪蝶所知,这名初代家主的实力毋庸置疑,但最后的结局……

  “嗯……”雪韵歪了歪头,尔后犹犹豫豫地摸了摸肚子,小小声、弱弱地说了一句,“母亲,我饿了……”

  “你这孩子。”雪蝶被雪韵这么一说,担心的心情也瞬间减少了大半,不由地笑了出来。

  “韵儿这下便算熔魂完成了。”郁零宸一把抱起自家小女儿,赞叹道,“果然是我的女儿,意志力坚定不说,定力也是极好的。”

  “你少臭美。”雪蝶站起来舒了舒筋骨,“你的定力那是最差的了。”

  众人心中悬挂的事情都落了下来,气氛明显轻松了不少。

  “小丫头,你倒是越来越厉害了……”雪初涵心中一喜便急着站起来,哪想因为坐的太久,腿有些麻,一个踉跄……

  站在一旁的雪莺像是看惯了一般,适时地伸手扶了一下:“你倒是越来越笨了。”

  “哪有……”雪韵环住郁零宸的脖子,小声而又认真地嘀咕,“二哥哥一直都很笨的。”

  而在这间房间里的人哪一个不是五识过人,自然都听得真真切切,不由一笑。

  “你这个小丫头。”

  雪初涵装出一副穷凶恶极的样子,吓得雪韵抱得更紧了。

  ——是的,我舍不得。舍不得爱我的家人们,舍不得师父,也舍不得……那个只见了一面的少年……

第7章 我似乎舍不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