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 闹事

  ……

  凌霄阁

  “嗯,我知道。”徐楚枫面无表情,一张出尘卓绝的脸没有一丝慌张之色,“让他闹。”

  “让外面的弟子都回去休息吧,不必跟他打。”徐楚枫挥了挥手,继续道。

  “是。”那名弟子听得徐楚枫吩咐,什么也没多问,行了礼便退下了。

  凌霄阁上下都对徐楚枫信心满满,也对他深信不疑,自然是什么都不用问,百分百相信自家阁主的安排。

  “如何?和你刚刚卜算的一样吧?”蓝愿零问道。

  “没错,就是刚刚差点输给你的那一下。”徐楚枫伸手拿过弦离,摸了摸手柄上的纹路,不满道。

  “那一下还早着呢。”蓝愿零道,“你可别夸大事实啊。”

  原初听得两人谈话,不禁再次崇拜自家阁主——边占卜边和蓝愿零对弈还能不被占了上风,这得有多强的精神力啊。

  ——果然,什么事都在阁主的掌控之中。

  原初暗暗想着,突然听见外面嘈杂的谈话声,谈话声中还夹杂着摔东西的声音。

  “还不出去么?”蓝愿零看了看徐楚枫,笑道,“当心凌霄阁被拆了。”

  “就凭他?”徐楚枫语调平平,但就是这平平的语调和微微上扬的尾音,也足以让人听得心神一荡,“还早着呢。”

  蓝愿零并未再劝,只是拿了一颗棋子握在手中,似乎在思考下一步怎么走。

  “你去。”徐楚枫见这盘棋已经下得差不多了,闲闲地打了个哈欠,“我懒得去。”

  “这可是给你铺路的机会,你让我去?”蓝愿零往外瞟了一眼,反问。

  “先下完吧。”蓝愿零见徐楚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又看了眼棋局。

  棋局上的形势有些不妙,以蓝愿零对徐楚枫的了解,要不了多久,徐楚枫便能赢了这局。

  饶是棋局不妙,蓝愿零脸上也没有什么忧虑之色,依旧云淡风轻。

  “行,三回。”徐楚枫挑眉,淡淡地说出三个字,尔后又补充道,“免得他把我凌霄阁拆了,多不划算。”

  三回过后,蓝愿零果然输了棋局。徐楚枫的棋下得变幻莫测,三回便将蓝愿零的路数尽数截断,必输无疑。

  蓝愿零站了起来,无奈道:“你倒是玩得开心。”

  徐楚枫自然知道蓝愿零说的是他开局到之前都没有认真下过,否则只需要十几回就可以赢下棋局。

  蓝愿零倒也没有因为徐楚枫的不认真而有一丝不悦,只是听着外面的喧闹声,步履优雅地走了出去。

  “这都不生气。”徐楚枫托着下巴,百无聊赖,“这家伙还真是没脾气。”

  “阁主,蓝宗主一个人真的没问题么?”原初看着蓝愿零的背影,又想了想外面那群凶神恶煞的汉子模样,不禁担忧道。

  “原初,愿零他只是脾气好而已。若论灵力和计谋,他不会比我差多少。”徐楚枫继续道,“否则你以为他是如何在十七岁时便一人创出柒音宗,直至现在还依旧屹立不倒的?”

  门外凌霄阁弟子早已撤去,只剩下一个身形强壮的年轻人,身后跟着一群家丁。各个长得粗枝大叶,凶神恶煞。蓝愿零走出去时那些家丁正在到处搞破坏,其中一个拿了放在一旁的琉璃瓶往地上砸,碎片从蓝愿零的衣摆旁边掠过。

  “这位……公子?”蓝愿零走至领头的那人面前,负手而立,风度翩翩,“凌霄阁实在不是阁下能乱闯的地方,请回吧。”

  “你……是徐楚枫?”赵白看了看蓝愿零,不禁怀疑凌霄阁阁主竟是这么好说话的一个斯文人?

  “不是。”

  蓝愿零答得干脆,看着一旁一个家丁把凌霄阁门前的一棵玉桂给砍了,不禁替他默哀。

  蓝愿零默默回想了一下,那是几年前种下的金桂,长势算好,品质也上乘,徐楚枫前次酿的桂花酒味道还不错来着。

  “不是你他妈出来干什么!”赵白骂道,“我让徐楚枫那个畜生给我滚出来!你丫的听不懂吗?”

  蓝愿零面不改色,继续好言相劝:“阁下若无什么大事……还是请回吧。”

  “他妈的!孬种!”赵白继续骂骂咧咧,“徐楚枫上回砍了我哥一条胳膊,这算不上大事?我家可是练武世家!”

  蓝愿零微微颔首:“应该是令兄和楚枫达成了协议,否则楚枫不会那么做的。”

  “怎么不可能,他定是妒忌我的兄长!”

  蓝愿零听得这话,心下觉得好笑,忍不住扬起嘴角。

  ——怎么可能,嫉妒的话……也总得有些让人羡慕的东西啊。

  赵白看着蓝愿零云淡风轻的样子不禁来气:“你这个小白脸,挡在这里算什么!”

  赵白说着向前走了几步:“你又是徐楚枫座下哪条狗啊!怎么?刚找到主人,急着要抱他的大腿求功劳,求怜悯么?”

  蓝愿零听了这话,只是伸手握住了追念,上前一步阻止他进入,而面色依旧是平和的,斯文秀质,没什么变化。

  “呵,这么护着徐楚枫啊。”赵白看向蓝愿零,冷冷嘲笑,“这个样子倒不像是徐楚枫养的新狗,大概是徐楚枫养着的那个小白脸吧?”

  周围的家丁听见自家老大这么说,也开始起哄嘲笑。

  “都说徐楚枫不近女色,原来喜欢这样的小白脸啊。”

  “可不嘛,这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定是顶会讨人怜爱的,真真是让人我见犹怜的小白脸。”

  蓝愿零听着赵白和家丁互相搭腔,一唱一和,话也说得越来越难听,越来越没下限。尽管如此,蓝愿零也丝毫没有要发怒的意思,平淡和煦的面容上捕捉不到一丝不悦之色。只是将追念拿在手中挡着前路,不让赵白前进半步,而追念还收在鞘中,也没有要对赵白动手的意思。

  “哟,长的倒是好看啊,反正跟谁不是跟呢,你不如跟了我……”赵白笑得恶心猖狂,但那令人作呕的笑容在还没说完话前就突然凝在了脸上,周身突然不得动弹。

  再下来,便是赵白的那些家丁骨骼压缩的“咯咯”的碎裂声。

  蓝愿零微微偏头,收了追念:“楚枫?”

  “愿零,你还真是没脾气。”徐楚枫应声而出,每走出一步,伴随脚步声而至的便是一声压缩骨骼的声音。

  可周围却没有一点尖叫声。

  这便是徐楚枫的先天能力,空间操纵。凡是在徐楚枫灵力所到的范围内,或是在他能力掌控之内,便可对空间进行任意压缩,这只是能力其一。而徐楚枫对于这一门能力掌握得十分精准可怕,早已超出了一般认知的空间操纵。

  压缩骨骼,封闭灵力,抽离空气,不过是弹指间简单快速的事情。但若换做别人,要一下子控制住这么多人,便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待徐楚枫站定,周围的人都被空间重力压的无法起身,那些家丁身上的骨头已经断的差不多了,剧痛让那些家丁昏死过去,徐楚枫也懒得理他们,便让人把他们丢回山脚。

  而赵白除了被重力压的无法动弹,并没有什么其他损伤,这自然是徐楚枫故意留下的。

  徐楚枫居高临下,冷冷撇了一眼周围乱七八糟的场地,最后视线放在了眼前这个赵白身上。

  徐楚枫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周围的空间重压瞬间消失。

  赵白发现周身的压迫消失了,以为徐楚枫也不过如此,站起来骂道:“徐楚枫,你这个小人!畜生!孬种!我的兄长被你砍了一只胳膊,你作何解释!”

  徐楚枫望天,一副十分不爽的样子,恨不得现在立刻毙了赵白。但是徐楚枫不太愿意,这样死的太容易了。

  “他是谁?”徐楚枫不耐烦,问身后的原初。

  “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连我都不认识!”

  “啧……”徐楚枫这回倒是连响指都懒得打了,直接让赵白闭了嘴,“不懂礼教没关系,我教你。”

  徐楚枫看见门前的玉桂被砍的乱七八糟,突然心情就不爽了。

  “我真怕什么时候就把他给毙了。”徐楚枫眯了眯眼睛,一副隐忍的样子。尔后喊来凌霄阁弟子,让他们把周围收拾收拾,顺便等着原初给他找资料。

  “呃……”原初歪了歪头,实在不想在脑子里调动此人的资料。

  最后原初还是不情不愿地展开灵力,查找记忆,然后用嫌弃的语气介绍:“应该是赵明的四弟,赵白,家中排行第四,又称此人为赵四。”

  “找死……?你们家取名真有意思。”徐楚枫微微勾了勾嘴角,却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那我跟他家大哥又有什么莫名其妙的过节?”徐楚枫继续问。

  “就是上回要求强娶自己二哥的妻子,然后让二哥无端暴毙的……那个人。”原初觉得这些话经自己复述,简直脏了自己,嫌弃至极。

  “哦……我砍了他?只砍了他一条胳膊么?”徐楚枫越想越嫌弃,“用弦离?”

  “那条胳膊不是阁主你砍的,是他自己。”原初继续说,“您让他自废武功,再废掉双臂,便答应他。”

  “我就说我怎么会砍他,不嫌脏么。”徐楚枫摸了摸自己的弦离,回想自己似乎甚少出手,能不出就不出,脏了弦离他可舍不得。

  “但是由于他并没有做到,所以阁主没帮他实现。”原初睨了赵白一眼,“可阁主您也没有按凌霄阁条律杀了那个破坏规矩的人,丢回山脚,留他活路。”

  “嗯……我真是好心。”徐楚枫摸了摸下巴,感慨自己真是心善。尔后左手一抬,赵白就自行浮了起来。

  “你还想说什么?”徐楚枫看着赵白,“你哥留下了一条胳膊,你想如何?骨灰么?”

  赵白被徐楚枫身上迸发的越来越强大的可怕气场给震慑到了,突然晃了神。

  “不过放心,我会给你寄回去的,免得脏了我的地方。”徐楚枫拍了拍手,继续说。

  “你……你说我兄长坏了你凌霄阁的规矩,你呢!你上回帮了一个女的,不也什么条件都没有提吗!”因为害怕,赵白不自觉提高了音量,歇斯底里地吼着。

第24章 闹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