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喜欢这个绝情的女人了

  “老东西,当初劝你不要教这冷血丫头用毒你不听,现在后悔没用了。”说话的老妇除了花白的头发很显老,一张精致的娃娃脸妙龄得没法形容。

“师叔——”老翁和老妇看着眼前的景象胆战心惊单膝跪地,惊恐叫道:“她不值得师叔如此喂血解毒,若让婆婆知道会杀了我们的。”

“闭嘴。”司无期左手腕处深深的伤口没多久就愈合,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疤痕。

“早知道这个丫头会要公子的血,当初打死也不准臭老头收她做徒弟。”老妇一阵低声腹诽,这个丫头何德何能得到他们家师叔如此破费。

“在她面前唤我无期就好,师叔二字暮气沉沉不好。”司无期眼神染上俏皮之色,虽不知为何这么吩咐,却在心中抵触遥远的辈分。

幽深眼睛印入龙湘美那张面无血色的脸,司无期第一次被脆弱的生命震撼得措手不及,摇曳的死亡阴影刺痛他的心。他和她明明只有过几面之缘,有过几次小小的亲密触碰,她的绝情怎么会让他这么手足无措呢?

司无期指尖摩挲在那张苍白的脸上,缓缓叹口气无辜问道:“我是不是爱上这个绝情的女人呢?”

“额?”老翁显然被雷劈中一般傻了,傻乎乎看看床上的徒儿。

“大概是这丫头给师叔吃的独门媚药的药性还没消除。”老妇怎么也不愿承认师叔爱上一个绝情丫头。

“独门媚药?”司无期稍稍缓和的脸色再次阴云密布,握着龙湘美的手不由得加重几分力度。

“刚刚老朽又给了她一颗最独门的求子丸,上一颗求子丸该不会是给别的男人服用的吧!”老翁小心翼翼拉着老婆往后退了好几步,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找茬。

“日后若在将此类药丸给她,迷幻山庄不必存在了。”司无期话音不大,却威胁十足。温柔替龙湘美清理伤口后示意两个多余的人离开,他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师叔不可以运功替她散毒,那样很伤身。”老妇忍不住小声提醒。

“师叔你可以尝尝这个丫头的味道,还是个没有开放的花蕾,”老翁不怀好意的嘿嘿笑道:“可不能把这样的便宜让给别的男人。”

“听说婆婆最近很无聊,你们好像也很无聊,要不我书信一封让婆婆来看看你们。”司无期笑意越来越浓,手心泛起淡淡的红光。

“我们不打扰师叔好事了。”老翁拽着老婆一溜烟消失无踪。

“以后不准喊我师叔,尤其是她面前,直接唤我无期就好。”司无期黑着脸再次警告二人。

“是是——”老翁拉着老婆连连点头。

一只胖乎乎的玉白凤灵兽在司无期手心蠕动,他将它放在女人伤口上,凤灵兽慢慢爬进伤口贪婪吞噬血液里的毒药。司无期一夜大部分时间催动内力护住她的心脉,然后还要替她擦拭汗珠。

当凤灵兽缓缓爬出伤口寻找主人时,司无期视而不见,他很讨厌这个肉呼呼的家伙。

凤灵兽一跃而起径直钻进主人手心,然后在里面狠狠滚动几下,痛得司无期倒抽几口凉气。

“小东西要不是看你救了她的份上,你这么放肆会死的很惨。”

她为何会如此生无可恋呢?司无期一阵头痛,从未有女子令他如此头痛。

一切终将归于平静,夏虫时不时鸣叫几声试图打破即将到来的夜,当天边最后一抹余红也消失得无影无踪,龙家门前有一个瘦小的身影在焦急的张望着。

“小桃快准备热水,赶了几天的路脏兮兮的。”龙玉宁一下马就风尘仆仆的吩咐,她一边吩咐丫鬟一边将梅姑引进院子里。

龙老爷和龙夫人早早迎到院子里,简单寒暄几句龙玉宁便嚷着让丫鬟们伺候梅姑洗尘。

第十六章 喜欢这个绝情的女人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