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耳边狗吠

  “是个聪明的女人,虽然长相不是倾国倾城,胜在聪慧机敏。”声音中的嘲讽之意那么明显,甚至带上鄙夷的轻蔑。

“与你何干!”龙湘美冷哼一声,拖着虚弱身体决绝离开。

虽然伤口愈合了,但失血过多的她现在虚弱的腿脚发软,若不是强行动用内力支撑,恐怕早就倒下。

“你和公子生死相随。”说话的人难得好心情耐心解释,平日他可是惜字如金。

龙湘美不理会一句接一句的疯言疯语,不过是一死,她早已看得淡薄。

“你怎么来了?”老翁很不友善的瞪了某个奸商一眼。

陶古瞬间脸上绽放无比灿烂的笑容:“看她。”

“师——无期吩咐的?”迷幻童姥终是忍不住内心的疑惑,这丫头竟让公子牺牲到如此地步。

“任务。”陶古笑得更加灿烂,置身事外一般傲然。

“你可以倚门卖笑了,老朽相信很多大富大贵的夫人小姐愿意冒死和你鹣鲽情深。”老翁横竖看某人不顺眼,奸商就是奸商。

“不缺钱。”陶古很歉意的耸耸肩,很天真很无辜。

“我后院的火是你放的吧。”老翁恨不得捅死眼前恶心的奸商,那些毒草可是他研究三年多的成果啊!一想到毒草烧成灰烬心里淌血。

“一堆赔钱货。”陶古的眼神瞬间暗沉。

“我哪知道丫头会将那些毒草炼制的毒药用来伤害公子,更没想到公子能容忍那丫头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老翁一阵愤愤不平,他也不希望事情弄成这样。

要是让师祖知道自己犯的蠢事,不知道有怎样的责罚,一阵惆怅啊!一阵头疼啊!最近真是流年不利啊!

“公子交代隐瞒此事。”陶古将司无期的话带到后一闪朝着龙湘美离去的方向飞去。

“老头你可不要再收徒弟!不然我保证让你不得安生。”老妇恶狠狠警告。

龙湘美一路狼狈前行,伤口愈合的速度远超出她的估计,但伴随的致命代价就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刺骨疼痛。净白额上的汗珠豆大冒出,苍白的嘴唇涩涩的颤抖着。

“连这点痛都受不了如何站在公子身边。”陶古很是嫌弃的上扬薄薄的嘴皮子,生得剑眉朗目的他被脸上不搭调的表情毁去几分帅气,多出几分邪气。

“一路鬼鬼祟祟跟着想看我怎么死?”龙湘美强撑着最后一丝清醒,她还不想这么早死,心愿未了之前她就算出卖灵魂也要好好活着。

“不是。”陶古撇去几分轻视从身上掏出一个黑色瓷瓶迅速往龙湘美嘴里强灌。

一股难闻的褐色不明液体残液顺着龙湘美嘴角流下,惹得龙湘美一阵干呕,强行运功要将其逼出。

“减轻痛苦的药,姑娘何必浪费内力。”陶古倚在树干上,一双俊美玄月眼显得极为慈善。

“你对陌生人都这么大方?”龙湘美坐在地上调理内息。

“只是不让你死。”男人依旧不冷不热的回答,看不出热心帮助的迹象,也看不出冷冽的杀气。

“我若死了呢?”

“龙家陪葬。”男人说得风轻云淡,这样的可憎的面目绝对是龙湘美不能忍受的。

“卑鄙。”龙湘美捂着心口喘着粗气。

“多谢姑娘夸赞,但姑娘吸引男人的魅力更让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不管姑娘有什么阴谋,在下都会一一查清楚。”

“公子高抬小女子。”龙湘美冷笑爬起身继续艰辛前行,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愿再说。

一路上龙湘美跌倒好几次,身后不远不近跟着的男人没有丝毫关心,二人一前一后走着。

偶尔几个江湖渣渣不怀好意走来,可惜十丈之外便被陶古的杀气震慑。

“他到底看中你什么?”陶古一阵腹诽,横竖看龙湘美不顺眼。

龙湘美已经虚弱得懒得去计较,直接把某人的不屑当成狗吠。

第二十章 耳边狗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