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主仆有别

  “坐下陪我用早膳!”司公子儒雅笑道,一双极具诱惑的桃花眼让人看不出真正的意图。

“这样不合规矩,奴婢是下人主仆有别,要是让管事妈妈知道小香会被责罚。”龙湘美谦卑的俯首拒绝。其实她发现公子只是嘴皮子很坏,私下并没毛手毛脚的举动。

司公子微微挑眉眼光掠过龙湘美,虽然谦卑的低着头,他依旧可以感觉到她言语中的生疏和防备,既然丫头不愿意与他同食也不便勉强。

湘美发现公子性情极度扭曲难以琢磨:用过早膳后就再没开口说一句话。机敏的龙湘美自然不会不识时务的找死,明哲保身是她现阶段最看好的招数,静静的跟在公子身后保持三米距离。黄昏时分得到公子许可,龙湘美半点留在北苑的冲动也没,一经许可立刻毫不犹豫转身飞走离开北苑。

看着一阵风离开的身影,司公子心里似乎有了缺口,一抹诡异的浅笑掠过依旧妖媚的桃花眼。

“唉!怎么才能接近十九王爷呢?难道只能通过司公子吗?他那个人真是邪门得让人害怕。”龙湘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闭上眼满脑子都是疑问。湘美起身径自向北院走去,三天之内一定要见上十九王爷一面。

“师傅要是知道十九王爷身缠恶疾会不会伤心呢?那日分明感觉到十九王爷在师傅心中异样的地位。好烦好烦,师傅到底和十九王爷有什么关系呢?”龙湘美一路自言自语,全然没发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府中暗卫眼中。

十九王府是整个京城的禁忌,恶名远播的沧云夜被天下百姓嫌恶,却又偏偏不被人嫉恨。终究只是少年风流,并未危害四方百姓。比之十九王爷天下百姓似乎更加憎恨南宫印,一个冷血暴力的男人。

十九王府地处京城最偏远最阴森的地方,方圆百里没人敢落户附近。十九王爷自幼不得宠,更被当今太后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加之身染恶疾常年避居王府,普天下见过沧云夜的人极少。

月夜下微风阵阵,时有时无的荷香,夏虫不知倦的鸣叫让十九王府显得很温馨,凉亭里两位管家五位管事闲聊着。谁都不愿破坏这夜的静谧,他们已经跟着王爷十多年,自从王爷五岁搬出皇宫掐指一算已有十四个春秋。众人相识一笑,一切尽在无言中。他们的心中只有沧云夜这个宠辱不惊,坐看风起云涌闲谈生死变数的儒雅稳重的主子。

夏姨是府中最谨慎的管事,料理府中食材药材。西院的管事妈妈是文妈妈,每次都充当坏人的妈妈,她执法严厉对王爷绝对忠诚,每次处理犯事丫鬟毫不不心软,处理西院杂务是她的职责。

至于那位曾经见过湘美的狄管家平日很少待在王府。府中处理大小事务的管家是司空管家,为人城府极深老狐狸一般的人物,世上没几个能琢磨他想什么。没人知道他的底细,就算那些盯着王爷不放的人也找不到蛛丝马迹。

其他三位管事负责府中帐房,府中人员招纳遣出,府中安全的防范。这三位管事府上人很少见到,三人行踪很神秘,却又极其平常,没有丝毫引起怀疑的地方。

六人相聚的时日不定,每每在暗细的眼皮底下交换消息是他们平淡生活中难得的乐趣。六人聚聚闲聊一会就各司其职,在六人的浅笑中外界对王爷的传言便是:荒淫无度连府中丫鬟也不放过,恶疾缠身药石无灵,昏庸无能骄奢淫逸。

第二十九章 主仆有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