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思念相见

  年关越来越近,家家户户都忙着办年货。清扫房屋,焚香净身,请神入宅,贴桃符。大街小巷四处洋溢喜庆吉祥,龙家清清冷冷没有什么生气。小诺和小珑神色凄清的在院子里忙着给少夫人煎药,眼看着少夫人日渐消瘦她们心中不是滋味。龙家的寂寞是深入骨髓的,笼罩着死亡的阴影。

“小诺——”龙夫人难得清醒,这会正在红袖房中闲话家常。看红袖乏了,龙夫人起身唤来小诺伺候红袖睡下。

天越来越寒冷了,寒风中时不时夹杂冰雪。街上行人穿得厚实,棉花包似的笨拙而畏畏缩缩的走在寒风中。寥寥数人街角一转弯便各自归家不出来了,偶尔酒肆茶楼饭馆的小二们会探出头看看,掌柜们搓手跺脚的耷拉着脑袋躲在火炉旁。

冬天来临,沉寂的恨会慢慢潜伏在心头随着冬天的脚步渐渐的寒透心扉。冬去春来这份积缵的恨会长出新的枝丫,愈发不可收拾。

龙玉宁远在琅邪国府中思念自己的亲人,琅邪莫看在眼里疼在心中。琅邪莫轻轻拨开门帘,玉宁没精打采的坐在火炉旁发着呆。

“又在想家人呢?”琅邪莫极为轻柔说道,话语间将玉宁抱起放在自己腿上。

“嗯!不知他们可好?”玉宁温顺的靠在丈夫怀中,鼻尖突然酸涩,惹不住要落泪。

“爹娘说等过了年关就过来,要是你想家了,我们明日启程回家看看!”琅邪莫爱怜的抱紧怀中娇妻,原本打算给玉宁一个惊喜,唉!算了。玉宁是个情绪直接的人,虽然尽量掩饰可是能瞒得住精明的琅邪莫吗。

“等等吧!不想你太过劳累!”玉宁知道相公疼爱自己,心中更是体贴相公,不忍相公来回奔波。

“傻瓜,为了你什么事情都不累。”琅邪莫轻轻吻上玉宁光洁额头。

玉宁闭眼靠在相公胸前,享受相公带来的安全感和柔情。记忆中很多事情是删除不了的,明明已经尘封可当四下无人时,那份不堪回首的往事再次伴随巨痛在脑海中翻滚。

“你还记得湘美吗?”玉宁眼睛顿时蒙上阴影。

“记得!”琅邪莫心中一顿,那个狡黠的女子已经深深可在他的脑海中。

“我想给湘美一间房间。”玉宁小声说道,她想留意见房间按湘美生前房间摆设布置。

“嗯!我命下人准备。”琅邪莫神色冷硬,想到湘美死在南宫印手上他的心就不能平静,南宫印对玉宁不敬已经让他杀气横扫了居然对湘美狠下杀手,注定日后相见琅邪莫不会轻易放过南宫印。

“你可不可以不要对靖儿那么苛刻,我不喜欢小小年纪的他那么老成,活脱脱一个小老头似的。”龙玉宁不满的发表自己的情绪,每次看到靖儿中规中矩的出现在相公面前,玉宁觉得老别扭。

“靖儿将来要承袭这个王位,怎可以随便放纵?”琅邪莫严正却又不乏温柔说道。

“我不喜欢这样的孩子,要是你喜欢这么教育孩子,我是不打算生孩子了。我不想我的孩子生下来没有童真!”龙玉宁推开相公,不悦说道。

“那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要孩子!我改还不行吗?”琅邪莫没想到玉宁会有这一招,要是玉宁较真自己岂不是做不了爹了。

“你说的喔!以后靖儿归我管教了,你不准插手,不准在旁边恐吓!”玉宁一脸甜蜜笑容,今生有这样一个疼自己爱自己的相公足矣!

“一切王妃说了算!”琅邪莫抱起玉宁走向内室,天已经不早了该休息了。琅邪莫很努力的奋斗,不知何时送子娘娘才肯将小娃娃放进玉宁平静的肚皮下。

窗外寒风肆掠,屋内春情暗生。

龙啸虎连夜赶路,冒着风雪拼命赶往家中。路经酒馆时眼前一片狼藉废墟,啸虎心中冰凉不禁害怕起来。疯狂跑到布店,紧闭的店门让啸虎脸色苍白:莫非家人惨遭不测?龙啸虎冲回家,对着紧闭的家门一阵猛拍,他害怕开门的人变成陌生人。

“谁呀?这大冬天的!”管家气呼呼的走向门口,少夫人还在休息,这一阵猛敲真是不合时宜。管家刚想训斥来人,定眼顿时老泪纵横,哽噎不语。双手掩面哭泣,不知该如何发泄自己的惊喜。

“谁啊!”李妈妈掀开门帘探出身张望,看清来人呆在原地,泪水溃堤一般顺流而下。努着嘴不自觉默念:“回来了,回来了——回来就好!小姐也回来了吧!”李妈妈突然扑过去拉住龙啸虎左看右看,泪水奔腾:“少爷消瘦了!”

“爹娘可好?”龙啸虎此刻已经泪流满面。

“信差吗?”龙老爷轻咳道,这几个月龙老爷的眼力坏了很多,慢慢走近心中越来越紧张,终于忍不住叫出声:“啸虎是吗?”

“爹——”龙啸虎扑倒在龙老爷身前,失声痛哭。

“是谁这么吵?”龙夫人掀开门帘。

“娘——我听到啸虎的声音了,是不是啸虎回来了!”红袖慌忙走出,凸翘的大肚让她行动很不便。

第四十七章 思念相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