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年关

  看着眼前两个无助而胆怯的女子龙湘美内心泛起难得的涟漪,她很讨厌女子的眼泪和无助的神情。

“你们要是觉得是时候准备晚膳的话就请准备吧!”龙湘美一脸平静的说着。

两个丫鬟迅速起身慌慌张张的开始张罗晚膳,慢慢的她们发现眼前这个脱俗的姑娘性情很冷漠却不会对她们残酷歹毒,渐渐的开始不那么害怕与姑娘相处。

龙湘美的食欲不是很好,稍稍吃过一些饭菜便不再动筷子。两个丫鬟很懂得察言观色,一个伺候着龙湘美漱洗一个安排小丫鬟们将一切打点干净。

“明天就是年关你们不回家看看吗?”龙湘美随口问问,只是没想到这随口问问惹来两个女子溃堤一般的泪水。两个女子哽噎不语,一时间整个房间蒙上忧郁伤感的色彩。

良久两个女子才缓缓的走出悲伤,发现怠慢了姑娘又是一通自责的话语。龙湘美也不细问便打发她俩去休息,两个女子走后龙湘美暗暗叹了口气:果然是人人有本难念的经啊!这红尘中有人笑有人哭有人痴有人痛!

“我的家人还在吗?他们还记得我吗?要是我只是个可怜的孤儿怎么办呢?”龙湘美心绪烦乱,到底是谁害她失忆的,一连串的疑问让她狂躁不安,一掌劈在窗外的树上,满是积雪的大树应声倒地。轰的一声半边墙垣坍塌,不过外面的喧哗声,酒令声,歌舞声掩盖了这院子里的声音。

龙湘美飞身坐于屋顶上,环视四周家家户户都挂上大红灯笼,春联早已贴在大门两边的石墙上。祈求来年有个好兆头,好气象。冷风习习吹乱发丝,龙湘美迷茫的仰望头顶上漆黑的苍穹,凝结在眼角的一滴泪滑落到嘴角,唇线分明的丹唇问问抿起,是委屈还是坚定呢?

“你们没有发现她的行踪?”一个黑衣男子挑眉笑道,嘴角的弧线异常诡异。在场的四个人绷紧神经,一脸茫然的谨慎揣测那个‘她或他’是谁。

黑衣男子看着四人脸上的表情缓缓起身,不想解释什么,负手走到窗前温雅笑道:“你们就近很忙呀!”

“公子恕罪,属下该死竟无法参透公子的意思。”四人单膝跪地,诚惶诚恐的等候公子的处置。要是往年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到‘那个地方’迎接新的一年到来,然后接受新的安排。可是今年公子一反常态取消相聚,还出现在京城这个厌倦之地。

“布舍——”黑衣男子拉长语调说道:“你是不是还在追踪!”

“属下办事不力请公子惩罚。”布舍歉疚万分,追踪这么久居然连一点消息都未打听到,真是没颜面见公子了。

“她还活着。”黑衣男子脸上终于缓和,语气软下几分。

“公子已经收到消息呢?”布舍不知谁会比他还先打探到龙三小姐的消息,登时脸色黯淡,看来自己对公子的用处受到威胁了。布舍心中不是滋味,他讨厌自己的无能,要是对公子没用处的话他宁可一死。

“消息?这件事不是一直交由你负责吗?我不喜欢一件事有两个主事人,这是规矩难道你在怀疑?”黑衣男子不怒反笑,越是笑越是让人琢磨不透。这种外表的温柔其实比狰狞的外表更让人害怕。

“属下该死。”布舍双手抱拳,该死他怎么可以质疑公子的处事规则呢,他是不是疯了,布舍懊恼自己的愚蠢。

“她在京城,你们四个知道该怎么办吧!”黑衣男子话完人也消失无影无踪。

四个人盯着窗外漆黑一片的寒冷夜晚,看来现在对公子最重要的是龙家三小姐不是如何处置南宫印,也不是如何安排来年的事情。

深夜寒雪依旧无情的侵袭,漠北的干冷不是龙玉宁习惯的。琅邪国冬季干燥的寒冷让她的肌肤很不适应,为此她平日很少出门,琅邪莫无视国主的反对将‘寒润温阙’摆设在玉宁房中,这样可以增加房中的水汽,不会让玉宁那么难受。

“‘寒润温阙’?他将它送给那个该死的女人呢?”列黛丝怒不可遏的掀翻桌上的器物,眼神中充满浓烈恨意和醋意,嘴角流露厚重的阴谋,她不会把自己的心上人拱手相让的,总有一天他会明白她的苦心,他会回到自己身边的。列黛丝无力的瘫坐在地毯上,妖媚的眼中滴下晶莹的泪,爱恨交织的苦泪。

龙玉宁对龙湘美的思念随着时日的流逝慢慢的扎根在心底,每日晨起都会亲自去湘美的房间打扫一番,这些事情从不假他人之手。小鬼也会很乖的陪着娘亲来看看美丽的小姨,虽说只是看看画像不过在他的脑子里龙湘美的影子已经铭刻,他很喜欢像小姨这样世外女子。

天越来越寒冷,世人并没有因为这寒冷而减少漫天的喜庆。天明后就是这一年最热闹的日子,新的一年的开始。

第五十三章 年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