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佟沫之子

    六年之后

  “屎壳郎,你个臭小子,给我站住。”一声怒哄,就连周边的房屋都颤抖了一下。

  “师伯,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吃你的鹰了。”一个粉嫩的小男孩边跑边认错,精致的五官,眼睛里狡黠,跑起来一点也不含糊,像风一样,恐怕连成年男子也最不上他吧?

  “你每次都是这么说,这次我才不相信你。”男子轻身一跃,就现在了小男孩的前方,男孩看到这个场景,直接就一转身,运气轻功,马上逃离这里,谁知身后的男子紧跟着过来,不一会就把小男孩抓起来了。

  “哇,娘亲,救命啊!”小男孩被人抓着胸前的衣服提了起来,原本狡黠的双眼马上散发出光芒,脸色一边,马上鬼哭狼嚎的大哭起来,原本就长得像观音座下的童子,这么一哭不禁让人怜惜不已。

  “你,你怎么说哭就哭,我都还没有哭呢?气死我了。”男人看到这个场景不禁马上慌了手脚,马上把他放下来,被别人看见还以为是自己欺负他了呢!

  “屎壳郎你是不是又惹祸啦?”一名女子从远处缓缓走来,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此人不是佟沫又是谁呢?当年离开离开悬崖之后,竟发现自己已有身孕,顽强的小家伙在母亲受了这么多苦的情况下依然存活了下来。

  “娘亲!”屎壳郎冲过去扑入佟沫的怀里,却佟沫当时为他起名字的时候,看到刚刚出生的他,全身的皮都是皱巴巴的,第一反应就是屎壳郎,古代并不知道什么是屎壳郎,便就一直这么叫了,从此之后佟亚斯的小名就是屎壳郎了,目前为止他对自己的小名相当的满意。

  “是不是又调皮了?”佟沫宠溺的帮自己的儿子擦拭着嘴角的油。

  “没有,是师伯的火焰鹰自己飞到我的火堆里的。”屎壳郎的说着说着眼里再次闪烁着泪光。

  “臭小子,明明是你把我的火焰鹰抓去的,你虎视眈眈这么久,我一转身你就把他吃了。”那个男子就是屎壳郎的师伯,佟沫的师兄季云流,是圣地阁主的儿子,也是圣地的第一美男。

  “娘亲,有没有,真的是它自己飞到火堆里的。”屎壳郎见状马上淘淘大哭。

  “烤熟之后又自己飞到了你的嘴里,屎壳郎才吃的是吗?”佟沫满脸笑意,狡黠的眼瞳里满是调皮,不得不说屎壳郎的眼睛与佟沫一模一样。

  “嗯。”屎壳郎与佟沫对视一眼,头就像拨浪鼓一样点个不停。

  “师妹你怎么可以这样。”季云流俊美的脸上尽显无奈,这对一唱一和的母子,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

  “师兄教训的是!”佟沫站起身来,向季云流歉意的行了个理,这一幕不禁让季云流完全愣住了狭长的眼睛疑惑的看着佟沫,这样可不是一个好预兆啊!

  “屎壳郎,还不把你的小美人叫出来送给师伯?”果然如此,一听到她的话,季云流脸色一变。

  “是,娘亲,小美人,快出来”屎壳郎与佟沫相视腹黑一笑,只见季云流绝美的眉毛瞬间皱起?运起轻功,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二人眼前。

  “师兄,不要走啊,屎壳郎把他家小美人赔给你了。”佟沫对着季云流离开的方向大喊。

  “对呀!师伯,你不要走呀,我家小美人最喜欢你了。”屎壳郎让他家小美人马上追着季云流跑。

  

第八章:佟沫之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