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极品腹黑

    “你这不是来了吗?还需要叫吗?”季天行每次一到季云流这边马上就会瞬间化身严父,但是眼里对季云流的宠爱比对佟沫的更深一些。

  “……”季云流不语,只是在季天行旁边的位置坐下。

  “师兄。”佟沫对着季云流狡黠一笑,眨了眨剪月如秋水般的眼睛。

  “又打什么坏主意?”季云流挑眉看着佟沫,相处这么多年她又怎么会不了解佟沫呢?佟沫的一笑一颦早已深深的印在了季云流的心里。

  “屎壳郎,你师伯想你家小美人了……”佟沫扭头冲着蹲在门口喂小美人吃东西的屎壳郎说。

  “别,师妹不带这么玩的。”季云流现在的内心都是崩溃的,什么小美人啊,明明就是一条大蛇,每次看到他都觉得头皮发麻?但是又不能宰了它,要是把它宰了,屎壳郎能够哭个三天三夜,两个极品腹黑,这日子就不用过了。

  “是,娘亲,小美人,乖乖哈,师伯请你吃鸡。”屎壳郎两眼泛光,马上放下手上的生牛肉,然后摸了摸小美人的头,表示安慰。

  小美人闻言,马上扭头,虎视眈眈的看着季云流,寒冷的目光,仿佛季云流就是一直特大的鸡,吐了吐蛇信子,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只要主人一声令下。

  “臭小子,烤了我的火焰鹰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季云流被气得跳起来,完全没有了他平日里的翩翩公子的模样,若是被外人见到估计会大跌眼镜。

  “爷爷,屎壳郎没有,是他的鹰自己飞到火堆里的,还自己跑到我的嘴里,宝宝心里苦,宝宝心里委屈。”屎壳郎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扑入季天行的怀里。

  “云流,你的鹰自己飞过去的,怎么能怪屎壳郎呢?”季天行宠溺的帮屎壳郎顺着背,伪装嫌弃的看着季云流。

  “爹,这日子没法过了……”季云流的心都在流血了,被这对母子欺负,老爹不疼,还要被传说中的小美人恶狠狠的盯着。

  “屎壳郎我们走吧,师伯找你爷爷还有事呢!”佟沫终于吃饱了,放下碗筷,她知道,一般季云流只会在有要事的情况下才会在这个时间找季天行,玩够了,就当然要闪人啦。

  “是,娘亲。”屎壳郎不舍的从季天行的怀里出来,乖乖的牵上佟沫的手。

  季天行看着自己的儿子,看着佟沫他们离去的背影发呆,无奈的摇了摇头,问世间情为何物啊!

  “安排的如何”季天行唤醒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季云流。

  “爹爹放心,一切已经安排妥当。”季云流尊敬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自己又怎么可能不好好安排,早已佟沫受委屈怎么办,当然目前想不出有谁可以欺负到佟沫。

  “嗯,这就好。”

  “……”

  突然之间变得异常的安静,两人也只是一直低头吃东西。

  “云流,倘若这次沫沫出去……”季天行欲言又止试探性的看着季云流,若是找到心爱之人,你该怎么办?

  “爹爹放心,孩儿不会让爹爹担忧的。”季云流当然知道季天行此言何意,他有何尝不想放下?

第十二章:极品腹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