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有何贵干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佟晴的声音轻柔,缓缓的道出,让人感觉身临其境,在座之人无一不说好,只是司徒枫一直冷漠的喝着就,除了是不是看一眼佟沫,其他人根本不放在眼里。

  “果然是好句子,但是小女不才,觉得既然春色反而:好雨知时节 , 当春乃发生 。 随风潜入夜 , 润物细无声 。 野径云俱黑 , 江船火独明 。 晓看红湿处 , 花重锦官城 。更为恰当”佟沫话音刚落就听见众人惊呼。

  “妙,妙,实在是妙。”宰相本就是文官,能让他连说三声妙,自然不凡。

  “好一句,随风潜入夜 , 润物细无声 。”原本一直冷漠的司徒枫脸上居然也绽放出了浅浅的笑意。

  “……”佟沫只笑不语,废话,千古流传的佳句,怎么可能不好?

  看着桌面上的食物,佟沫一点胃口也没有,屎壳郎一路上吃吃喝喝的也不饿,就带着屎壳郎走了,这么久奔波劳累,而且还跳了一舞,早已筋疲力尽,众人知道,也未曾开口挽留。

  看着屎壳郎熟睡的童颜,佟沫的脑海里想起了司徒枫那张与屎壳郎一模一样的脸,马上就陷入了迷茫当中,虽然她也想给屎壳郎只和完整的家,但是皇宫里面人心险恶,自己不想让儿子陷入这一场战争中。

  低头吻了一下屎壳郎的额头,突然之间感觉到有人靠近,她马上警惕的看着房门,拍一拍在地上的小美人,让它保护屎壳郎,自己悄悄的打开房门。

  那黑影一见到佟沫出来,转身就跑,佟沫马上追了上去,佟沫本就轻功了得,没想到那人却更甚一筹,等到佟沫追到宰相府的树林时,那人突然之间停下来看着佟沫。

  佟沫定眼一看,居然是司徒枫。

  “殿下好有雅兴,三更半夜跑到我房外,有何贵干?”佟沫站在离司徒枫一米远的地方,满脸嘲笑的看着司徒枫。

  “我说无事,你信吗?”司徒枫盯着佟沫,虽然戴着面纱,但是依然没有办法遮挡住她的绝色。

  “依然不信。”佟沫轻笑,无事不登三宝殿,说无事又有谁会相信呢?

  “你……”司徒枫看着佟沫,欲言又止。

  “殿下,何不有话直说?”

  “你就是宰相之女佟沫吧?”司徒枫看着佟沫平静如水的双眼,仿佛要从她的眼中找到什么。

  “不是。”她确实不是宰相的女儿,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安沫兮。

  “那孩子是我之子。”司徒枫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非常肯定的说了出来。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佟沫讽刺的看着司徒枫。

  “倘若真的是我皇室血脉,自然不能流露在外。”司徒枫。

  “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佟沫脸上的嘲讽更加明显,什么人啊?抢我儿子,也要先问问我同不同意啊?

  “姑娘此话怎讲?”司徒枫不悦的看着佟沫。

  “若是你要与我为敌,面对的将会是整个圣地?这个代价大明朝承受不起,你,司徒枫更加承受不起。”佟沫聊起肩上的一缕秀发,妩媚的靠在树上,剪月如秋水般的眼里闪过狡黠。

 

第二十二章:有何贵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