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悬崖边上(补更)

    “爹爹,娘亲。”原本躺在床上的佟晴一看见宰相和许氏进来,马上委屈的扑入许氏的怀中,失声痛哭了起来。

  “晴儿乖,没事了。”许氏的眼中满是疼惜,心疼的顺着佟晴的后背,轻轻的擦拭了佟晴的眼泪。

  “这是怎么一回事?”宰相看着佟晴这样眉头不由紧皱,自己的女儿今天一早,兴高采烈的出门游湖,怎么回来的时候就成这个样子了。

  佟晴一听宰相这么说,哭泣声更加大,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许氏也是更加疼惜自己的女儿,望着宰相。

  “晴儿只是受惊了。”许氏满眼的疼惜,看着宰相,今天,她就是要让宰相知道,佟沫与屎壳郎到底有多心狠手辣。

  “无事便好。”宰相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就下了面面相觑的母女二人。

  佟晴与许氏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平日里只要佟晴受了这委屈,宰相都会疼惜的安慰,为何这次,如此反常。

  是她们错了,今日遭人行刺之事,宰相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孰轻孰重他还是分的清的,最重要的是今日倘若不是因为佟沫他们他一群人又怎么能平安归来。

  加上他们还要依靠着圣地存活,将来是福是祸,还都得依靠着圣地,怎么可能为了佟晴而得罪佟沫呢?更何况本来就是因为佟晴自己胆子小,能怪谁呢?

  星光灿烂,风儿轻轻。以天为幕,以地为席,宰相站在佟沫之前被扔下悬崖的地方,夏夜的清爽,倾听着一池蛙叫一片虫鸣,遥望那缀满星星的夜空,但是他的心却越发难受,眼眶竟有些湿润。

  佟沫现在黑夜处的小树林里,一身白纱与黑夜格格不入,但是或许是因为宰相的思念太过沉迷,完全没有了发现佟沫就站在身后的不远处。

  宰相坐下,看着夜空,嘴中喃喃自语“静儿,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最近我总是感觉到自己的女儿快要回来了,如果我当初……唉,都是我咎由自取,都怪我,都怪我啊……”

  习武之人,五官特别的灵敏,佟沫看着此刻的宰相,退下宰相的光环,他也只是孩子的父亲,夫人的丈夫,脸上满是沧桑与后悔,喃喃自语的仿佛是个孩子,那么的无助寂寞。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佟沫转身离开了这里,她不想在看这样的一幕,她知道自己此刻的多愁善感,都是属于原身佟沫的,眼角的泪水,是她现在唯一能代替真正佟沫做的事情。

  佟沫走在幽静的小路上,正要回院子,就听见了佟晴的尖叫声从远处传来,完美的唇角勾起,心中不由搞笑,肯定又是屎壳郎搞的恶作剧,自从来到这里,屎壳郎总是闲着无事就去捉弄佟晴与许氏。

  佟沫一扫刚才的不快,心情愉悦的慢悠悠的往佟晴的院子中有去,还没进门,大老远的就见到,几个丫鬟匆匆的往外跑。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佟沫抓住其中一个丫鬟,眼中仿佛满是关切。

  

第四十章:悬崖边上(补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