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丹师挨打

  天已大亮,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卖着包子、馒头等早食的商贩早已满大街的吆喝着……

  韩家府院,一间很是豪华的院落,走出了一位青年人,一身绿袍,个子不算很高,约一米六多,尖嘴圆脸,背着手嘴里哼哼着在韩家府内的街道上漫步行走!

  一身着淡黄纱衣二九年华的少女走来,看到了那绿袍青年,便很是客气的说道:“丹师早上好啊!”

  这绿袍青年则是韩家唯一一个重要人物客卿三品丹师范银建,听到了有人向自己打着招呼,便朝着声源处看去!

  不看还好,一看立马愣住,这眼前少女,可谓是漂亮清纯无比,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长长的乌黑头发披落在肩后,苗条而不失肉感,该凸的凸该翘的翘……

  范银建看到被已经盯得发慌的少女,赶紧的整理了一下衣衫,吞了吞口水,并开口询问道:“这位漂亮的小姐,以前怎么没有见过呢?不知小姐芳名呢?”

  身着淡黄纱衣的少女,脸红的低着头,双手捏着衣角,并开口说道:“回丹师,我名叫韩莺,以前丹师可能太忙,所以没有注意到我而已!”

  听到这犹如天籁之音的回答,范银建继续问道:“不知莺儿妹妹,可有婚约!”

  韩莺也不知道这丹师为何问及此事,抬起头顿时发现这眼前的丹师竟然色迷迷的盯着自己,脸色更红的韩莺低声道:“回丹师,我没什么婚约!”

  一听没有,范银建顿时激动不已,一时间精虫上脑,看着一脸羞涩的韩莺,也没在意她姓什么,便立马走上前去,抱住了韩莺软软的娇躯,嘴里并喘着粗气说道:“莺儿妹妹,既然没有,那么就嫁与本丹师如何,以后丹药随妳使用!”

  被抱住的一刹那,韩莺满脸通红羞愧,便开始挣扎,嘴里喊道:“丹师,求你了,放过我!我有喜欢的人!”

  这一挣扎不要紧,范银建感受到随着韩莺的动弹,顿时浑身发热,抱的更紧,而且还凑着嘴巴向韩莺的脸颊亲去……

  感觉到一股让人呕吐的气味,韩莺定眼一看,是这个眼前的丹师要亲自己,看着愈来愈近的臭嘴,韩莺低下头朝着抱着自己的胳膊咬去……

  啊…啪…

  一声痛苦犹如猪嚎的生意响起,并伴随着一个响亮的扇嘴巴子的声音……

  一瞬间,范银建一边右手揉着被咬出血的左胳膊,一边怒气冲冲的说道:“好你个不识抬举的臭娘们儿,赶紧的同意做本丹师的禁宵,若不然饶不了你!”

  地上被一巴掌扇倒在地的韩莺,此时手摸着疼痛的脸颊,眼泪含在眼里没有滴下,眼圈通红的对着这个丹师怒声道:“你这个无耻之人,你休想!我要告诉族长大伯来收拾你!”

  听着韩莺的话,范银建哈哈大笑道:“就是那个无能的家主吗?告诉你,他也不敢在本丹师面前放肆!”

  ……

  韩磊起床后,经过一晚的休息,精神之抖擞,出了院门便听见了一声犹如猪一般的嚎叫声,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便向那里走去!

  当看着倒在地上的韩莺,眼圈透红,嘴角还流着血,而且还听到了背对自己的这个人所说的话,便怒不可揭的走了过去!

  二话不说,飞起一脚踹向这人后腰……

  范银建此时此刻正是等待那眼前的美丽少女的妥协,可谁知等来的确是后腰一痛,自己向前飞去,并来个狗呛屎!

  从地上向前出溜十多米才停下的范银建,双手撑地,咬着牙站起身来,揉着后腰看向来人,一看才是一米二左右,而且才是八九岁的孩子而已!

  顿时怒喝道:“好啊,先是这个不识抬举的马蚤货,这又出来个多管闲事的小孩牙子,真不把我这个韩家唯一的三品灵丹师放在眼里了啊?还敢踹我!”

  倒在地上眼圈通红的韩莺,看见了来人是自己的大哥韩磊,并把这个色浪一脚踢飞,顿时站了起来,并跑向韩磊身前,并抱住了比自己低半米的韩磊,顿时眼圈里的眼泪哗哗流下,痛哭不已……

  韩磊感觉脸前柔软而又香喷喷的娇躯,顿时伸出手拍了一下,并开口安慰道:“不哭,莺儿妹妹!”可是感觉随手一拍,感觉甚是美妙,手便停在了上边……

  韩莺感觉到臀部被一只小手拍了一下,而且还放在了上边,顿时浑身微颤,顿时脸红耳赤的松开了抱住韩磊的手,向一旁退去!

  看着妹妹韩莺羞愧的站到了一边,感觉刚才手中的感觉很是奇特!

  韩磊看向站起来的范银建,冷哼一声道:“我当是谁如此胆大包天、光天化日竟然欺负我韩家之人,原来是供奉丹师啊!”

  听到眼前踹自己的小孩子竟然对自己丝毫没有敬意,范银建嘿嘿笑了笑说道:“既然知道本丹师,那么趁早向我认罪,叫我三声爷爷,如果这样,我便饶了你这条小命!”

  韩磊哈哈大笑三声,然后走到了范银建面前,并开口说道:“尊贵的丹师,让本少爷认罪还要叫你三声爷爷吗?”

  范银建以为眼前的韩磊要低声认错呢,便开口说道:“对,你小子很识相啊,赶快,别耽误本丹师的宝贵时间,我还要好好的惩罚这个不听话的马蚤货呢!”

  但范银建等来的不是道歉也不是那三声爷爷,而是一顿狂风暴雨般的拳打脚踢……

  咔嚓咔嚓两三声……

  瞬间,还是很自傲的三等灵丹师范银建,此时面目全非,头部犹如猪头一般无二,肩膀、胳膊、胸骨都已骨折,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迹……

  一声响彻云霄的惨叫声响起,很多韩家上上下下都以为这是要杀猪了呢!

  范银建忍着疼痛,浑身颤抖的看着韩磊说道:“小子,你有种,以后你可以不用在韩家出现了!哎哟,竟敢打本丹师,我这就去韩随风那里讨回公道!”

  说完,便一瘸一拐的朝着韩家议事厅走去!

  韩莺看到远去的范银建,一脸自责担忧的说道:“大哥,都怨我!如果因为我,韩家唯一的三等灵丹师离开韩家该如何是好,早知道我就答应他!”说完伤心的捂着嘴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韩磊伸手抱住比自己还高的韩莺,安慰的说道:“莺儿妹妹,不用自责和冤自己,以后有大哥保护你,管他是什么灵丹师还是什么牛鬼蛇神,我都会让他死去……”

  韩莺停止了哭声,浑身颤抖着抽搐着说道:“妹妹相信大哥!”心里却暗道,如果自己不是韩家的人该多好,那样就会无所顾忌的去喜欢眼前的大哥了!

  韩磊并不知道此时韩莺的心里所想,松开抱住的韩莺,便开口说道:“走,妹妹,我们也去议事厅!”

  ……

  韩家写有'议事厅'的大厅里,主座上坐着的赫然是韩家家主韩随风,两侧则是韩家的长老与主要人物!

  此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坐在离家主身旁的韩家唯一三等灵丹师范银建,都是暗自想着,究竟是谁如此胆大包天的把这唯一的灵丹师打成这样?

  韩家家主韩随风,看着犹如猪头似的丹师范银建,开口询问道:“范丹师,您这是怎么弄得啊?告诉为兄,我韩家好为你出气!”

  范银建给脸不要脸,蹬鼻子上脸,一脸委屈的说道:“随风大哥,你可为我做主啊!今早起来后,在府内散心,与韩家一位女子只是说了不到三句话,一个小孩子就把我打成这样了!”

  随后范银建哭喊着:“随风大哥,和在坐的都知道我范银建如何的为韩家没日没夜的炼丹,可谓是一直为韩家做贡献呢!”

  韩随风沉思片刻后,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吹了吹后喝了一小口,然后开口说道:“既然范老弟受如此的委屈,但你可以说说打你的人姓什么名什么,长的什么模样?为兄好处理这个人!”

  向韩家议事厅走来的韩磊和韩莺,已经到了门口,韩磊便高声说道:“不用这个垃圾去说了,打他的人是孩儿韩磊!”

  议事厅中众人望向了走进来的韩磊,顿时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范银建看着若无其事般走进来的韩磊,便忍着痛指着韩磊怒气的说道:“随风大哥,就是这个小子,快给我教训他!”

  韩随风生气的说道:“臭小子,说说看,为何要打范丹师?”

  韩磊抱了抱拳开口说道:“为何,孩儿打这个欺辱我韩家族人的畜生,还需要理由吗?”

  范银建则是怒吼道:“随风大哥,这个小子竟然骂我是畜生,我我就是与他身边的马蚤货说说话而已,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了我!”

  说完一脸被冤枉的表情,哭泣的说道:“随风大哥,请为我做主啊!”

  韩磊哈哈笑了笑,并摇了摇头说道:“这个畜生还如此的狡辩,还说我不分青红皂白?莺儿妹妹你说说看!”

  韩莺嗯了一声,走了出来,并开口说道:“莺儿见过大伯和各位叔叔与各位爷爷,这个卑鄙无耻之人,早晨………”

  随着韩莺诉说完,在座的都是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韩随风满脸怒色的看着范银建,冷冷的说道:“韩莺所说可是事实?”

  范银建冷哼一声说道:“是,又如何,难道韩随风你还敢对我怎么样吗?告诉你,我可是你韩家乃至整个凤阳城的唯一一个丹师,本丹师就是看上了这个****,又能如何!”

  韩随风手握着茶杯,满脸怒色,随着手一用力,咔嚓一声,茶杯被捏的粉碎……

第二十三章 丹师挨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