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想念你的笑

  满非晚喝了一口就发现了,这个粥不是元东隅专用的广东厨师熬得老火粥。  

隔壁的病房里面,元东隅夹了一筷子葱烧海参,忽然间想起某个人最喜欢吃这个。  

 “她怎么样?”   

“满小姐看上去心情不好,只喝了一小碗粥,就躺下了。嘴里一直念叨着要反省,要反省。”

  元东隅眉头微舒。  

 满非晚是个二货,作为他的人,跟了他这么久,连狮子大开口都没有学会。

怎么说也是跟着他的人,一张嘴一要价就要吓退别人,怎么能容得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讨价还价?   元东隅觉得,自己肯定是因为这一点才生气的,绝对不是因为满非晚没有说出死活不离开的话而生气。   他和她,没有未来。   

家族不允许,他娶这样的女人。

如果是以前的满非晚还好,现在的她,恐怕不行。

  元东隅眉头一皱,自己在想什么?脑子里面怎么会蹦出这些东西?

  他吩咐管家把那盘诱发他产生乱七八糟想法的葱烧海参拿走,交给隔壁的吃货。  

 “不要浪费粮食,交给她。”

  管家看他一眼,接下来。少爷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知道节约的人了?以前挑剔到只吃蛋,浪费粮食到令人发指程度的人难道是他的幻觉?  

 管家正要离开,元东隅又叫住他,“我正好吃饱了,让我走一走。”  

 明明餐盒里的菜基本上还没有动过好吗?

  病房的门刚刚推开,就听见是满非晚轻轻唱歌的声音。   

“想念你的笑。”  

 “想念你的外套。”  

  她的声音很好听,轻灵悠远,这首歌被她唱出了绵绵悠扬的意境,五分哀怨,五分愁思。

   元东隅反省自己是不是对她太苛刻了。毕竟她救了他,腿还伤着。她能反省到这个地步,他知足了。至少知道想念他。   

“想念火烧鸡块干煸鱿鱼葱烧海参的味道。”

元东隅额头青筋暴起,转身就走。   

满非晚根本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晚饭,又是一碗粥。   

满非晚愁眉苦脸。   

忽然间病房里飘来一股香气,小林端着自己的餐盒进来了。  

  满非晚眼睛一亮,“别告诉我,让我闻一闻。火烧鸡块,干煸鱿鱼,葱烧海参,对不对?”   “哇,你好厉害。全都猜对了。”  

 她想了一个下午,连做梦都是这些,能不猜对吗?  

 “分我一点,分我一点。”满非晚双手合十,乞求。  

 小林坐得远远的,“元先生吃不完,分给我们的。老师傅做的菜,我这辈子可能只吃这一次。真好吃。”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爱你,你却不知道。

而是你吃着山珍海味,我却只能喝粥。

满非晚边喝粥,边小声得骂,“这么对救命恩人,一点人性都没有。”  

 小林看她喝粥跟喝药一样痛苦的表情,大发慈悲给她粥里放了点橄榄菜。  

 “满小姐,我觉得吧,你去哄一哄少爷,他高兴了,你也有好日子过了是不是?”

   “谁知道他是不是大姨夫来了?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莫名其妙发脾气?”满非晚不忿,“我才不去哄他,他对我一点都不好。”   

想念你的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