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是不是有了

  “不是,我觉得少爷对你很好。他对你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我就是个玩物。”   

满非晚眼里笼上一层忧愁,薄如烟雾。  

 “不,不,不是这样。”小林又结巴了。

   “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他对我,比对下人还不如。”满非晚把头埋进被单里,隔绝小林词不成句的辩解。      

逞强的后果,是半夜被饿醒。  

床头一盏小灯开着,她摸着自己干瘪瘪的肚皮,听它大唱空城计。   

满非晚决定下床,偷偷找点吃的。

  走廊尽头有个护士值班台,上晚班的人喜欢吃东西补充体力。年轻护士看她可怜,分了一条面包给她。   

护士被呼叫铃喊走,满非晚坐在值班台里吃。  

 深夜的医院里面稍微有点声音都很突兀。  

 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   

“不管怎么样,那个女人不能留了!”  

 “跟她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怎么就那么巧,在你结婚的那天给你打电话,和你一起出门,知道你行踪的不多,要说最能弄死你的,就是你身边最近的人。”  

 “车祸是有人想害我,看看我死了,对谁最有利就知道了。再说,她也是为了救我,才会受伤。”   “谁知道她是不是想要确认你必死无疑呢?”

元东隅沉默了一下,“是有这个可能。我都没有想到这一层。幸好你提醒我了。”  

  “作为好兄弟,我只是不想看你因为一个女人毁了前程。害你出车祸的那三个罪魁祸首我已经找人干掉了,死在运沙车下,就连交警都不会发现有任何异常。算是给幕后主使一个警告。”

   走廊另外一头响起脚步声,巡房的护士过来了。

对话结束,元东隅和另外一个人男人同时缄默,估计是坐电梯走了。

  “你没事吧?”   

护士忽然间对满非晚说,盯着她的脸。

“啊?没事,没事。就是刚才看这个电视剧看哭了,太感人了。”

  满非晚匆匆起身,拒绝了护士的好心帮助,拄着拐杖回去。夜很黑,她不需要再掩饰,任由着脸上的泪水肆无忌惮得横行。

 确实是她给他打了电话,她确实想要拖住他去订婚宴的脚步。  

 出车祸,也是她想不到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她害了他。

  如果她没有那么固执地非要在那一天要他送去海边,可能两个人都不会出事。  

满非晚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起来。这一次终于不是清粥,换为正常的伙食。

  她挑挑拣拣吃了几口,婶婶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说一声,你这个孩子也真是的。幸好看到报纸报道你和元先生出车祸了,我托你表哥打听了一下,特意来看你。”  

表哥两个字,让满非晚恶心了一下。

“怎么了这是?”婶婶忽然间一顿,“你是不是有了?”  

 “不,不是。”  

 婶婶不信,“我知道,你跟了元先生。这么多年,你也应该有了。有了才好,到时候有了儿子,就能嫁入元家。那可是一般人进不去的豪门大户。”   

“婶婶!你想多了。”满非晚服了长辈的脑洞,“他是不会娶我的。我也没有怀孕。”

是不是有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