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想走了

  “吃饱点,吃饱了才有力气和我对抗。”他靠在门边,眉眼间都是讥讽。

  满非晚伸出食指和中指,屈起,放在床沿边上。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她腿脚不便,用这个手势代表下跪。

  元东隅并未作声,而是走上前,伸手轻抚她柔软的发顶,“好不容易养胖点,饿两天又没了。”

  满非晚憨憨得笑,“那我努力多吃点。”

  “还想不想走?”

  “不了。”

  元东隅很满意,温暖的掌心又在她头上摩挲了一阵。

  就这样吧,等他不要自己的时候,再走吧。

  她贪恋这样的温暖缱绻,跟爱无关,因为彼此都心知肚明,他不可能爱她。

  满非晚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恢复得很好,已经可以下地走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岑芬忽然打电话来约她,说是好久不见了。

  到了那儿才发现,满屋子的人。

  满非晚看到宋一航也出现的时候,狠狠瞪了一眼岑芬。

岑芬暗中吐舌头,求饶,“小满,我觉得你们之间有很多误会。宋一航求了我很久,真的。我是觉得你们这样的青梅竹马很不容易,为什么不再给彼此一个机会呢?”

  满非晚低头喝茶,一个不注意, 岑芬就起身溜走了。身边的位置空下来,满非晚注意到宋一航的目光投向了她。他有站起来的趋势,预感到他是要走到自己身边来,满非晚先一步起身,走出包厢。

  她走的快,听见宋一航在后面叫她。她只当没有听见。躲进洗手间里之后,当即给司机打了电话,让他来接自己。

  磨蹭了五分钟之后出来,宋一航还是站在转角处等她。

  “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宋一航忽然间将一个盒子放进满非晚的怀里,“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的话,你就打开看看。”

  怀里的木头盒子有些时日了,红漆斑驳,用一把密码锁扣着。

  宋一航没有给满非晚拒绝的机会,他转身走了。

  满非晚没有再进去,而是在大堂吧里坐着。那把密码锁,她只试了一次,就打开了。密码是她的生日,再简单不过。

  满非晚忍不住苦笑。

  盒子里面装满了信封。

  让人惊奇的是,每一封的邮戳时间都不一样。她起先是漫不经心的看着,后来渐渐认真,到最后,表情呆滞。

从他出国那一年开始,每一个月一封信,如期而至,一直到 他回国前。

 为什么她会没有收到?

 细看上面的地址,写错了一个门牌号。

 满非晚心里头打翻了五味瓶。

 岑芬找了出来,在满非晚的身边坐下。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其实在国外每三个月都有给你寄钱。都打到你的账户上了。”

“账户?”

  满非晚很迷茫。

  岑芬一愣, 翻了一个白眼,“卧槽!不会吧!你叔叔婶婶一家简直极品了。”

满非晚也跟着苦笑,“是啊。”

  现在终于明白,宋一航那一句我家里管的很严其实真的是一种苦。像她遇到这样的亲戚,也挺苦的。

  

不想走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