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口味

    有生之年,元东隅还没有因为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进警局。

  “我像那种需要对女人用强的人?”元东隅冷冷勾唇,“她长得像女人?”

  做笔录的是个年轻女警,板着一张脸,“万一你口味重呢?”

  元东隅抱手,往椅背上一靠。拒绝再跟她沟通。

  “坐好!”女警瞪他。

  元东隅不耐烦得看表。

  门口终于闪进来一个人影。

  “误会,误会,都是误会……”

  原本态度不好的女警立刻站起来,“副局,你来了。”

  元东隅站起来,一把将裹着浴袍的满非晚抱起来,像是夹娃娃一样。他直接出了门,身后副局一直跟着,直到把他们送上车。

  车子刚开动,年轻女警着急得大呼,“那个人一看就不像是个好人!把女的灌酒灌到神志不清了。”

  副局一年你图样图森破的表情,“几年前,那个女的就来报过警,她被人下药害了。知道谁陪她来的吗?就是刚才的男人!他们俩的关系就不一般。”

  满非晚要是知道别人说他们关系不一般,估计得笑醒。

  小旅馆的糟糕一晚,被隔壁的小情侣折腾的睡不好,又加上一天的体力活动,她睡得跟死猪一样。

  还好意思睡得这么香。刚才闹出那么大个乌龙。

  元东隅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她却露出一个笑脸,伸出舌头舔他的手指。湿滑的感觉伴随着那一点粉嫩在眼前闪过,元东隅触电一样收回了手。

  管家已经在门口候着,看元东隅一下车就急急迎上来,“老夫人来了。”

  元东隅眉眼微沉,“怎么不提前通知我?”

  糟糕,管家心里头发怵,这要是通知了,还能见上面?

  元东隅抱着满非晚,大步走进去,先把满非晚抱回二楼。再下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全新的衣服。

  “我今天不想吵架,有事说事。”

  挑选了离着元老夫人最远的位置,他坐下来。

  这哪儿像是跟长辈说话该有的态度?

  元老夫人忍了又忍,才没有把火气发出来。

  “订婚的日子已经定了,周六。这一次,就在家里,请几个亲朋好友就行。你必须要呆在家里。”顿了顿,她又说,“你能不能长点心?那个姓阮的小野种,都快取代你的位置了!你才是元家的正主,不能便宜那个老狐狸精和小野种。只要和杜家联姻,看他还怎么折腾。”

  “那你想过我是不是愿意?”元东隅哑着嗓子问。

  “你是我的孩子,我还能害你?”

  元东隅嗤笑一声,目光直直逼视着这个满脸要强的女人,“没有吗?真的没有吗?”

  元老夫人心里一慌,顿时翻脸,“我生了你,你就必须听我的!”

  “知道了。”他笑着懒懒应了一声,满眼空洞的凄凉。

  他慢慢上楼,路过满非晚房间的时候,脚步鬼使神差得一转,走了进去。

  满非晚睡觉的时候手脚缩成一团,小脸红扑扑的。

  元东隅忽然间很羡慕她。

  第二天一大早,满非晚就被拉上了飞机。

  “去哪儿?”

  飞机起飞的时候,失重的感觉让她害怕得揪住了身边元东隅的胳膊。

  

口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