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只狗

    她眼珠子转啊转。

  元东隅一眼就看穿这人在努力编造谎话。

  “你要是敢说谎话试试。”

  满非晚眨眨眼,大眼睛扑闪,显得特别无辜,“我要是说实话,你保证不会打死我。”

  元东隅太阳穴直抽,咬牙切齿,“我要是想打死你,你坟头的草都不知道长多高了。”

  “我……我就是想要勾……勾……”最后两个字,她的声音低到元东隅听不清。

  “大声点。”元东隅挑眉,提醒她。

  “想要勾……引……你!”

  一说完,她紧紧闭上眼,一脸的视死如归。

  结果,脑袋上结结实实得挨了一记。

  元东隅居高临下得看着她,“疼不疼?”

  “疼。”

  她捂住了额头,生怕他又要来第二下。

  “原来你还知道疼啊。我还以为你脑子里面装的都是屎。”

  元东隅斜睨着她,“就你刚才那样叫,也能勾人?跟杀猪一样,是个男人,听到都会萎了。”

  满非晚目光飞快掠过他浴袍下的某一地儿,两手一摊,很无所谓,“我那不是没经验吗?您经验丰富,教教我呗。”

  元东隅挑挑眉,义正言辞得教育她,“这些都是 讲究天赋的。有些人天生尤物,有些人,天生死鱼。我看你就是后一种,别费那个劲了。”

  “试都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满非晚仰脸看着他。

  元东隅神情不大自然,摸了摸鼻子,“你敢质疑我的话?不想吃饭了?”

  满非晚是个没出息的,立马认了怂,“不敢。”

  “换衣服,带你去吃海鲜。”

  “好!”

  满非晚差点没有飞起来。

  给了吃的,都是大爷。

  ……

  异国的海边风情餐厅,带着海洋清新气息的味道的风一阵阵吹着,一边还可以欣赏海边落日。

  满非晚眼睛笑弯成了月牙,撑着腮,看似欣赏着夕阳海景,实际却是看着对面的元东隅。

  都说上帝是公平的,给了你什么的同时,就会拿走什么。可瞧着元东隅,却觉得上帝一定也有私心。家世长相,这个人一样不缺。

  有些人,只是安静坐着,都能比夕阳斜照更加耀眼美丽。比如他。

  但,总是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跳出来打破这份美。

  “巧啊。”

  时烨带着笑,站在桌边。

  如果是以前,满非晚肯定激动得扑过去,啊,偶像。

  现在,她只有两个字:呕像!

  “地球那么大,偏偏在这遇到了,这就是缘分。”

  “你谁啊?”

  满非晚没有好脸色。

  这一招还真好用,尤其是看到时烨微愣的神情。

  “就忘记我了吗?那天当着记者的面,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时烨假模假样得叹口气,“算了,这种人,不要也算了。”

  他施施然走了。

  “他都是胡说的,你别相信他……”

  满非晚急急解释。

  元东隅却是喊来服务员,流利得用英语点餐。

  满非晚咬唇,坐立难安,椅子上跟长了刺一样。

  “刚才不过是来只狗叫了叫,你那么害怕干什么。”元东隅漫不经心。

  “可是你先前明明很生气……”

  元东隅认真得盯着她看了一阵,“这种事值得我生气?”

  他生气的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压根没有来找他。

  满非晚低下头,一瞬间明白。

  他不爱她,有什么好值得生气的。

  

一只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