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血债血偿

  今晚秋雨连绵,雾水弥漫,落地窗外的城市像是被化不开的黑色罩住。

  当年,爸爸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天气。

  满非晚一手揪住他的头发,“我要我爸爸活过来。”

  死了的人,怎么可能活过来?

  “晚晚……你爸爸的死……跟我没关系……”

  “你脸皮得多厚,才说得出口这种话?”眼中阴冷,手里的叉子顺着他的脸颊用力刮擦,郑默脸上瞬间多了三条血印。

   “你是逼死我爸爸的最关键因素,我爸爸对你怎么样,你自己最清楚。你却背后捅他一刀。我爸跳楼死了,你逃到国外。过个四五年,又回来了,风风光光,人模狗样。”

   满非晚恨恨得闭了闭眼,没有眼泪,因为眼里早已经荒芜干涸。

  “我给你钱……我补偿你……”

  感觉到叉子已经抵上了自己的脖子,那儿可是大动脉,是死亡的危险地带,郑默改口求饶。

  满非晚啧啧,“补偿我……你现在有的钱,都是当初坑了我家的。你也好意思拿来补偿。我不稀罕。”

  “那你要什么?”

   郑默咬紧了牙关。

   满非晚拿起了叉子,微眯双眸,“血债……当然是……血偿!”

  ××

  元东隅人脉广,很快就打通了那家店老板的电话。

  “我要找一个人。”

   老板估计是昨晚上玩的太嗨,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找什么啊?我这儿什么人都有,随便你挑。”

  这会元东隅正在火头上。

  满非晚居然跟郑默走到了一起。

  她想干什么?

  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元东隅这会特别恨自己,怎么养出来这么一个蠢东西,果然是把她保护得太好了。

  深知郑默是个什么尿性的狗东西,元东隅这才急急从元家老宅的撕逼大战现场提早熄火抽身离开。

  “我挑你二大爷,你去招来。”

  那头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笑嘻嘻的,“想不到你口味这么特别。”

  元东隅忍无可忍,直接挂了电话。

  车子直接开到了百货商店门口,有保安朝他示意,停车位已经全部都满了。

  元东隅一脚油门,车子直接堵到大门口。

  熄火,下车。

  “不准停在这!”保安在后面喊,

  元东隅充耳不闻,长腿一迈,进了电梯里。

  俊颜上布满冰霜寒雪,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息。

  “那两个人,一男一女在哪个包厢?”

  元东隅问前台。

  前台是个年轻女人,一抬头,愣了。没见过这么帅的。

  元东隅没有等到回答,不耐烦得低头一扫,捕捉到她发花痴的表情。

  “问你话呢。”低沉的男声,命令的语气,吓得前台回了神。

   她低头,急急站出来要领他过去,“就在前面直走,左转……”

   话还没有说完,元东隅大步流星,把她甩出几步远。

   元东隅直接一脚踹开门。

   “干什么?”

  “找谁啊?”

   两个男女陌生的面孔,奇怪的看着他。

   元东隅的心里头忽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童暖的名字跳跃在屏幕上。 

血债血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