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翅膀硬了

  满非晚献宝一样拿出那张协议,“郑默答应把那块地给元氏集团了。”

 元东隅一下子定住,看了她好半晌。他眼神里复杂,唯独没有满非晚期望的愉悦。

  她害怕,不说话的元东隅比开了嘴炮技能的元东隅更可怕。

 “我早就做好准备了。酒里被我下了药,他逃不掉的。我……我知道他是什么尿性,所以老早就准备好了协议。这个协议是有法律效应的……你放心……”

  一紧张,她就说得磕磕碰碰,颠三倒四。

  “不错。”元东隅牵了牵嘴角,声音没有波澜。

  满非晚松一口气,自己做好万全准备,果然是没有错。

  下一秒,元东隅的话就像是利箭一样死死钉住了她的心脏。

  “你翅膀硬了。以后,你就搬出来,一个人住吧。”

  元东隅神情寡淡,转身就走。

  “协议……”

  满非晚追上去。

  “不需要。”

  元东隅冷冷得说,头也不回。

  满非晚一个人站在原地,拿着协议的手尴尬得悬在空中,眼睁睁得看着他颀长的背影消失在了化不开的夜色里。

  她知道自己迟早要离开,却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样早。速度之快,让她措手不及。

  元东隅一路上猛踩油门,车子越开越快,直到在加油站没油加油的时候才被迫停下来。

  心情烦闷的时候想抽烟,刚拿出来放在嘴上,就被工作人员阻止。

  “在加油站抽烟是不要命了吗?”

  元东隅一愣,狠狠将那支烟揉碎在掌心里。

  夜幕降临,路灯一盏盏亮起。最近的路灯下,站了一个女孩,一双高跟鞋拿在手上,脸上要哭不哭。

  “帅哥,能麻烦你带我一程吗?这附近,一辆回城的车都没有……”

  她向元东隅求助。

  元东隅顿了顿,摇头,“我要去机场。”

  他决定回去找满非晚。

  她娇气,要是一个人走这么远的路,恐怕是比眼前这个还要可怜。

  要断绝关系,总归是要让她回到城里再说。

  可是等车子开回去,机场里空荡荡的,他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都没有满非晚的身影。

  *

  满非晚被岑芬接回去了。

  她也是运气好,刚好碰上岑芬就在附近办事,顺带将她接走。

  岑芬最近遇上了一个帅哥,马上要迎来人生第二春。一路上都在跟满非晚说那位帅哥如何如何帅,调酒技术如何好。

  满非晚皱眉,“多大年纪?”

  “看上去才二十吧。”

  “太不靠谱了。年纪小,不懂事,变性太大。”满非晚摇头。

  岑芬却不赞同,她有自己的想法,“年纪小,我才能完全掌握住他。变性大,说明可调整的空间大。哪儿像找个同龄的,仗着年纪差不多,非要显示自己多牛逼。其实幼稚的要死。从此以后,我都不要委屈自己。”

  车子开到酒吧门口。

  满非晚不大想下车,她好累。

  岑芬却说,“你得帮我一个忙。帮我试试他。”

  “试?怎么试?”

  “帮我勾……引……他……”

   满非晚瞪大眼睛,“你疯了。”

  岑芬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你知道女人青春可贵,我只是不想再浪费时间。即使是玩,我也要找个可靠的。”

  这大概是被背叛过的女人的通病。

  满非晚点点头,表示支持,“要是找了个不靠谱的人。你去买酱油的时候,他都能和别人怒来三炮,玩完49种体位姿势。”  

翅膀硬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