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恭喜

  回去的路上,忽然间下起了大雨。

满非晚站在路边的便利店门口,一脸无奈。岑芬的电话打不通,所有的店子都关门了。唯独这家开着的店里有伞,可是那个价格,贵的简直离谱。

  店主是穷疯了吧?

满非晚舍不得花那个冤枉钱。

  可是雨下个不停,地铁又快到停运的时候,她只好一路小跑。

  路边传来汽车的喇叭声。

  一束强光照过来。

  她迟疑得望过去,从车上下来一个熟人。

  高大的身形,打着一把伞,穿过黑幕,快步走到她面前。

  元东隅有一阵没有看到满非晚了。

  她的头发湿了,可怜巴巴地贴在脑门儿上。那双娇滴滴、滴滴娇的眸子显得更大,一转不转得盯着自己,映出面无表情的自己。

  元东隅的伞不自觉地罩在了她的头顶,开口,声音没有情感。  

  “你怎么成这副样子了?”

  元东隅见着她,就忍不住挑剔她,“你看看你这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大街上讨饭刚收摊。”

  她穿了黑色大衣,紧紧裹在身上。因为冷,两只手都抱在胸前。唇线乌白,脆弱如纸的苍白。

  元东隅觉得满非晚瘦了。

  才离开多久,居然就瘦了?

  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肉,居然就这样没了?

  他心里头不悦,语气也带了火气,“不是给过你卡吗?都花哪儿去了?”

  元东隅给过满非晚一张信用卡,是元东隅卡下的副卡。限额是十万,随便她花。

  满非晚咬了咬唇,那张卡……她没有打算动。要真是随便动了,那他和她的关系不就真的十分不堪了?

  虽然在外人看来已经是肮脏无比。可是她坚持认为,自己不随便花他钱,就和别人不一样。

  “说话!”元东隅看她这副心虚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吃了……”

  不能说自己没有花,元东隅恐怕会生气。她只好撒个谎。

  元东隅冷冷一笑,太过拙劣的谎话,一戳就破。她居然还好意思拿出污染他耳朵?“你继续编。都吃了还能把自己吃成难民的样子?说出去都丢人,别说你跟过我。”

  “好呀。”满非晚莞尔一笑,“我不会说的。恭喜元先生,新婚快乐。”

  元东隅又觉得她这样更奇怪。

  满非晚转身就走。

  没有想到有一天还能笑着说恭喜。

  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凋零,悲伤从眼里溢出来。

  她要走,以后再也不在这个城市了。免得看到元东隅和他真爱秀恩爱亮瞎眼。

  胳膊上忽然间一疼。

  一股力量将她拽了回去。

  元东隅看她想走,几乎是想都不想就把她抓回来。

  满非晚脸上的泪水直接撞入他的眼里。

  他一愣。

  “你哭了?”

  很少见到满非晚流泪。她在他面前就像是一个女金刚。就连上次动完手术麻醉醒了,她都是笑呵呵的。一点儿都不像是病人的样子。

  “你哭什么?”

  元东隅不明白,满非晚有什么好哭的。

  满非晚哪儿想到会被撞见,连忙将哀伤掩盖,换做傻乎乎缺心眼女神经的招牌笑,“哈!哈!哈!我那是激动得哭了!终于自由了!”

  元东隅脸色瞬间沉下来,“你再说一遍。”

  乌沉沉的眼里锐利狂冲。

  他!一!点!都!不!乐!意!听!这!种!话!

  满非晚深吸一口,竭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冷静,“离开你,我很开心。我们都开心,不是吗?”

  满非晚那一张小脸别提有多冷酷。至少在元东隅眼里是的。

恭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