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玛丽苏

  “你喝醉了。”古彦持淡淡得说,一边将满非晚推开。

 “你不喜欢我?”满非晚挑眉说。

  古彦持一脸呵呵的表情。

  “为什么?为什么不喜欢我?我长得不好看?身材不好?”满非晚觉得自己为了帮岑芬也是蛮拼的。这不是玛丽苏才会问的问题吗?

  这个世界上又没有规定长得好看身材够好就一定人见人爱。焦大不就不爱林妹妹吗?

  现实中,像元东隅那样的就不喜欢她。

  古彦持皱眉,看了一眼手机,这才开口,“我有喜欢的人。我家里也有姐妹。酒吧里鱼龙混杂,我只是不希望你遇到居心不良的人。”

  “你看上去是个好人。”满非晚笑眯眯地说。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她心里头还在怀疑。

  古彦持抿了抿唇,“女孩子这么随便,很容易让人看轻。你自己不爱惜自己,也别怪自己遇人不淑。”

 “不就是不约吗?何必这么上纲上线?在酒吧里不见得多了?”满非晚故作恼怒。

  “确实见得多了。”古彦持很严肃,“见多了破罐子破摔,后悔不已的。”

  “年轻人看不出来这么保守?”满非晚反过来鄙视他。

  古彦持倒是好脾气,微微一笑,“你觉得那是保守就是保守吧。有人还说我那是洁癖。”

  满非晚心念一转,“哦,那你是有处钕情结。”

  “不知道。”他很实诚。

  回到家,满非晚评价:古彦持这人不错。

  岑芬赞同,人确实是不错。有一句话她没告诉满非晚,不打算再和古彦持发展了。

  和前男友那么多年,该发生的 ,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要是这话告诉了满非晚,估计她会一巴掌把她扇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

  满非晚接到管家电话,说是元东隅让她的东西都给拿走。

  满非晚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小小高兴了一把,管家的话却像是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来。整个人心里头哇凉哇凉的。

  “也没有什么东西了。”满非晚当初住进去是空手入住。

  “衣服鞋子包包都不要了吗?”

“那些都不是我自己买的。”

  “少爷不喜欢收藏二手货。要么扔了,要么就自己带走。”

  “我来拿吧。”满非晚没有钱,没有底气在这上面清高。她要重新工作,能省下多少是多少。

  *

   五年的生活,最后只说两个大箱子装满。

   满非晚上车的时候,管家给她打包了一盒子点心。

  管家问她,“有什么想对少爷说的吗?”

  满非晚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微笑着摇头。

  元东隅的真爱回来了,人生圆满,不需要她的祝福。

  后视镜里映出的管家越来越小,最后再也看不见。

  满非晚咬了一口点心,眼泪唰地一下掉下来。

  司机惊恐地问她怎么哭了。

  “太甜了……”满非晚哭着说。

  “……”

  岑芬在家楼下等着她,看到眼睛哭肿成桃子的满非晚很奇怪。

  “去公司宿舍取东西怎么哭成这个德行了?离开恶魔老板太高兴了?”

  “不是。是想到以后再也吃不到大厨的手艺 我就忍不住哭了……”

   岑芬捂脸,好想说不认识这个吃货。

玛丽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