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清歌悠扬:上门了

  隔天晚上,夏微凉拉着季槿出现在她家楼下的水果商店里,说是要给夏亦买点见面礼。本来季槿已经从家里带了他父亲珍藏多年的特级白酒,但是夏微凉非说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还是水果更健康。

于是季槿只好接受了。

挑了些新鲜的,包装好,夏微凉就带着季槿回家,推开门,便看见夏亦已备好了一桌子的饭菜,继母站在饭桌边上摆着碗筷。

“爸。”

“微凉。”夏亦轻轻唤了一声,原本紧蹙的眉头也随着舒展开来,下一秒忽然对上了季槿那明亮有神的双目,愣了会,对夏微凉说:“这位是?”

夏微凉微微一笑,柔声道:“他就是我昨晚和您说的人,季槿。”

微风从窗外吹进来,柔柔地沁着人心。季槿对夏亦轻轻笑语:“伯父好。”他本来思虑着直接叫岳父好不好更好一点,可是一对上夏微凉那双仿佛是要把他吃了的眼神,内心真是无奈。

暂且就先这么叫吧,方正迟早都是要改口的。

入席。夏亦问了季槿好多话,无非就是今年多大啦,家里有什么人,还有就是和夏微凉是怎么认识的。

说起他俩相识的这一块,夏微凉自己都有些恍恍惚惚的。在她的映象里,她和季槿相识的过程完全可以用四个字总结。

英雄救美。

然而,季槿却是这么和夏亦说的:“偶然在琴房里遇见的,她的琴声很独特。”

夏微凉茫然不已,依稀记起季槿好像和她说过他们初次相遇确实是在琴房,她也依稀记得那一天貌似就是她发现顾风和夏微妙……

诶?夏微妙?夏微凉左右看了看,却不见夏微妙的身影。她本想问夏亦的,但是看夏亦和季槿聊的开心,也就不作打扰。

“你为什么喜欢微凉呢?”这时一只沉默不语的继母突然笑着问季槿。

她这一问好像没什么,但是口吻又让人感觉有什么似的,怪变扭的。

突然变得安静下来,夏亦不经意间瞪了眼继母,闷声不语,夏微凉觉得有些尴尬,然而在她瞥见大神嘴边浅浅的笑意时,顿时安心了不少。

然后她就听见季槿这么回答继母:“因为她是夏微凉,世上独一无二的夏微凉,再没有第二个。”这样的回答听上去好像是甜言蜜语的情话一般,但是真的让人找不到一个更好反驳的理由。

夏微凉只是暖心地笑了一笑,而继母脸上原本就不怎么真实的笑却僵了起来,显得更加不真实。夏亦瞅了眼继母冷哼一声,随后夹起一块嫩肉放进季槿的碗里,并且嘱咐道:“这肉新鲜的很,你尝尝。”

季槿道了声谢,却把夏亦夹过来的菜又夹到夏微凉的碗里,对她温柔一笑,又和夏亦说:“微凉特别喜欢您烧的肉,既然新鲜,那我就更不应该和她抢了。”

闻言,夏亦的脸沉下来好一会。就在夏微凉以为夏亦可能是生气季槿没吃他夹得肉的时候,他却突然大笑起来,拍着季槿的背,又看了眼夏微凉,似欣慰地说道:“好,微凉交给你,我放心。”

两个大男人就这么聊开了。夏微凉默默地扒着碗里的饭,一时间,竟然觉得自己好像一句话都插不上,心头莫名用处一种多余感。

等到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夏亦突然说想喝酒,说着让继母去买酒。这时夏微凉才想起季槿先前就带了两瓶酒,只是她自己觉得不好就让季槿放在车里没带上来。

现在看来……男人之间的交流,还是得有酒。

清歌悠扬:上门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