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清歌悠扬:我相信他

  夜晚,凉风习习,冰冷地刺骨。

不觉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双手藏进口袋里想要获取一些暖意,夏微凉呼了口气,扭头看向身旁的季槿,巧笑嫣然。

她真没想到,事情会进展的这么顺利 。本来还以为,夏亦搞不好会争对季槿的,出乎意料的,两瓶酒居然把他们之间的关系给拉近了。

不知道可不可以这样想,季槿拿两瓶酒从夏亦手里换来了和夏微凉交往的权利;再进一步说,就是男神用两瓶酒换了她。

于是她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自己就值两瓶酒。

“诶,那两瓶酒多少钱?”夏微凉突然问道,她现在可是很关心那两瓶换了她的酒的价钱啊!

“嗯?”季槿挑挑眉,对于夏微凉这个问题深感不解,不过他还是回答了她。“不贵,几千块吧。”

“有没有接近一万?”

“我爸从来不卖高于八千价的白酒。”

夏微凉:“……”原来她连八千都不值。

她突然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感慨自己如此悲催的“命运”,然而季槿却以为她有什么烦心事,停下脚步,微微颦蹙着拉着她的手,柔声问道:“怎么了?”

“没有啦,我只是在感慨,原来我连八千都不值。”季槿的表情略显严肃,搞的夏微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她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真是的,无缘无故叹什么气!

没多久,头顶就传来季槿清冷的声音。“你在我这里是无价的。”他说着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温柔地注视着夏微凉微红的脸蛋。

他的话,总能令她在不经意间一次又一次地红眼感动。心里觉得暖暖的,脸上有浮现出了笑容,“我知道,都知道。”她低声回答。

片刻的小温情过后,夏微凉站在候车站里目送季槿搭乘的公交离开,带着暖暖的笑意摸了摸自己的(月匈)口,才转身离去。

回到家,夏微凉在玄关处发现多了一双鞋,心想,许是夏微妙回来了。

果不其然,她一眼就看见夏微妙和继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话,看上去似乎不大高兴的样子。反而是夏亦,一见到夏微凉回来,紧蹙的眉颜便舒展开来。

“季槿回去了?我猜你们一定有说了许多话吧。”夏亦发现夏微凉眼角留下的笑意,便猜到了十之八九。

自夏微凉的母亲离世之后,能让她如此愉悦之人,恐怕就只有季槿了。

他顿时觉得自己这个当父亲的不够关心她,同时,心里对季槿的放心于信任又多了一分。“没说下次再来吗?”他问。

“嘿嘿,我忘记问了。”夏微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难得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对于父亲的严肃,夏微凉从小就很拘谨。再加上从小母亲就不在身边,使得夏微凉的性格越来越文静。她也只是在苏晚面前,才会难得露出活泼的一面。

看着夏微凉的傻样儿,夏亦也渐渐放下了严肃的面孔,嘴角不经意地扬起,说了句:“季槿这孩子,我觉着还不错,你怎么看?”他这话是在问继母。

面对夏亦突如其来的问话,继母有些愣住,尴尬地微笑着,看了眼夏微凉才回答夏亦“你觉得行就行,重要是微凉喜欢。”

其实她的心里有些许不平衡。夏微凉和夏微妙同样是夏亦的女儿,为什么夏微妙一点小事,夏亦就要生气,而夏微凉明明知道父亲不允许大学之前恋爱,还把男友带回家,最重要的是夏亦不但不生气,还一个劲儿地跨人家。

作为一个母亲及后妻,她深深地认为夏亦分明就是在偏袒夏微凉。

本来她听夏微妙说自己失恋就有点不高兴,现在看夏亦如此偏袒夏微凉,她的心里更是不悦,只是碍着不说。

“不过微凉啊……”继母欲言又止,好像故意吊人的胃口似的。

“阿姨,你有话就说吧。”

“那我说了,微凉你可别不高兴啊。”继母有停了下来,然后装作挺关心她的样子说道:“现在这个社会很多男的都是外表看着温文儒雅的,内里啊,不知道多怀呢,微凉你可别被人给骗了。”

她这话本来是说给夏微凉听的,但是却被夏微妙听了去。她的身体微微一怔,脸色有些不好看。

再瞅瞅夏微凉,虽然冷着脸,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怀疑季槿,反而对继母冷言道:“阿姨,谢谢你的关心,但是我相信他,就像他也相信我一样。”

清歌悠扬:我相信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