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做戏

   幽静的小道上,一路假山林立,幽竹丛生,时而几声清脆的鸟鸣声打碎了一地斑驳的树影。水波无痕,叶落无声,仿佛与世隔绝般,清新异常。

 “你这是要去哪儿?”安静了许久,夜铃烟终于出声道。

 停住了脚步,绝镜影低头看向怀中一脸玩味的夜铃烟,凑近道:“怎么,爱妃不喜欢?”

 邪肆魅惑的声音被刻意地压低,明明是再一次的交锋对峙,可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像是情*人间的嬉笑打闹。

 “你玩得太过火了。”淡淡的语调听不出半丝的情绪,夜铃烟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这些行为都是做给一个人看的,绝璃宇在华凤殿那般维护她,怕是谁都看出来了。

 午后的阳光分外得明媚,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漠然相对,绝镜影直接吻了上去。

 怀中的女子显然没想到他会这样,惊讶之余,慌忙偏过头去。

 温热的唇瓣轻擦过细腻柔软的肌肤,落在了乌黑顺滑的发丝上,静止了时间。

 一阵劲风吹过,青竹乱颤,散落无数的树叶,惊飞一树的鸟儿。

 “爱妃觉得这样如何?”青丝随风舞动,遮住了绝镜影嘴角那一抹得逞的笑意。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夜铃烟自然是有些恼怒,但有时候,有些事情,当断则断。

 “这样最好。”声音不大,但却让人听得真切。

 “好一个‘这样最好’,夜铃烟,本宫还真是该重新认识一下你了。你不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吗?”妖惑邪魅的声音带着嗜血的好奇,绝镜影现在越来越想知道,他的爱妃,到底还会带给他多少意想不到。

 红衣飞舞,那一抹嫩黄色沉淀了时光,静默不语。阳光下,交织在一起的两个身影渐行渐远,徒留刚才散落的的一树落寞。

 竹叶翻飞,染绿了目所触及的一切,一抹缥缈的白色隐约其间,尤为的刺眼。

 “‘这样最好’,是么?”绝璃宇轻笑,自言自语般,出尘绝世的身影此时惹人心碎。

 他怎会不知道她是说与他听的。从华凤殿出来,他便循着两人的身影跟了过来,故意没有隐藏踪迹,只是为等一个答案,现在,他知道了答案,却是如此得令人无法接受。

 十二年,一句话,就能冲散了吗?

 淼岚峰上,白衣悠悠,少年一颗不惹凡尘的心掉落在女子身上,从此再也没有收回。

 “铃烟,你这般胡闹,长大了会没人要的。”

 “没人要不是还有你嘛,不用担心。”

 儿时的玩笑话,如同一颗种子,不经意间在心中发了芽,从此,我所做的所有事情,都只是为保留那一份温存。

 “会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一定会的。”温润的声音带着捉摸不透的心思,消逝在风中。

 往事难追,你我都已不是当初那个无忧的孩子。再见时,形同陌路,只是为了不想伤你太深,那一身的负累,只一人承担便好。相忘于人间,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

做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