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光荣牺牲

  又没看你?

那刚才那么入神,是在看什么?

自恋?

可你的的确确在看人家啊!

不得不说,繁沙阁阁主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连说谎,都能说得这么堂而皇之!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上路?”水桦一脸平静,看不出半丝波澜。

霄染勾唇,秉承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生存法则,抬手间,三根银针就直接飞向了水桦的面门。

水桦见状,眼角闪过一丝凌厉,挥手便将银针逼退,同时,另一只手袭向霄染的脖颈处,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

霄染一个偏身,躲过被逼回的银针,不知何时,十指间又多出来数几根银针,泛着丝丝寒光。微微转动了一下手腕,银针便如同鬼魅般在空中飞舞,眼花缭乱之间,从四面八方射向近在咫尺的水桦。

迅速抽出腰间的金丝软剑,水桦一个翻身,便将周身的银针悉数打落。

散落在客栈各处的银针,一时间,惊呆了所有人,引起了整个客栈的恐慌。

只因,一切接触到银针的物体,全都化为了一滩黑紫色的脓水!几个不怎么走运的人,被银针射中后,只几秒钟的时间,就落得个连死无全尸都不如的下场。毕竟,死无全尸还能看到尸体,而他们,只剩下一滩令人作呕的液体!

逃过一劫的人在害怕之余,四处逃窜,想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然而,门口两位大神打得正欢,现在上去,让他们给自己让条道儿,无疑是脑袋被门挤了,嫌命太长。无奈之下,他们只好躲得离两人越远越好。

客栈早已乱成一片,霄染却视而不见,一个飞身,揣向水桦的腰部,同时,手中的两根银针直击向他的手腕处。

水桦手中的金丝软剑翻飞,变幻多端的剑法带着致命的杀气,将两根银针打落的同时,也迫使霄染改变了方向。

虚晃一招,避开了锋利的剑刃,霄染反手成勾直接扣向水桦的脖子,右脚则揣向了他的膝盖,身法矫捷而轻灵。

水桦眼中闪过一抹了然,手中的软剑瞬间变换了方向,刺向霄染的心脏部位,精准而狠厉,毫不留情。

一个转身,霄染险险地躲过这致命的一剑,反手便是一掌,水桦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顿时,强大的冲击力将周围残存的一切都掀翻,只听得“轰”的一声,撑了许久的屋顶,终于,光荣地“牺牲”了。

魔域客栈顷刻间,轰然倒塌,成了一片废墟,泛起数尺的灰尘。一些武功较弱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直接砸死,另外一些武功较高的人,掀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残砖断瓦,直接就逃命去了。灰头土脸的样子,与乞丐无异。

而造成这场事故的两人,似乎还没尽兴!

霄染站在废墟中一根高高矗立的半截柱子上,红衣如火,却不曾沾染半丝灰尘,此时的她,双手环胸,眼中充满着玩味与挑衅!

水桦则站在不远处的一块平地上,脸色有些阴沉,手中的软剑不知何时已经收回,一身黑色锦袍一如先前,看不出半点凌乱!

“繁沙阁阁主是么?果真有些本事呢。”水桦启唇,语气中却是嘲讽意味十足。

光荣牺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