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半把钥匙

  卸下了所有的伪装,霄染如同一个孩子般低声抽泣起来,晶莹的泪珠模糊了双眼。渐渐地,有声音从远处传来,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切,“烟儿,傻站在那儿干什么,快过来。”“烟儿,快过来。”

泪眼朦胧之间,霄染看到爹爹和娘亲在向自己招手,带着不可置信,她一步步地朝着朝思暮想的两个人走了过去。

“娘亲。”霄染伸出手,还没来得及碰触到白衣女子,突然,一切都消失了,白雾缭绕旋转起来,只眨眼间,她就置身于一间简单古朴的宅院里,被打碎的花瓶,被震碎的桌子,被破坏的假山,还有躺在血泊里,一袭白衣的女子!

“不!”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霄染整个人瘫倒在地,为什么?为什么又让她看到这一幕!她的娘亲就这么死了?怎么会?娘亲的武功不说是绝世,但在江湖上也是鲜少有对手,怎么会,就这么,死了?

再也止不住泪水,霄染看着眼前的场景,终是哭出声来。她曾经发誓要守护一生的人,如今,就躺在她的面前,而她却无能为力。

“烟儿,烟……儿。”微弱的声音自白衣女子的口中传出,霄染整个人愣住了,慌忙爬了过去,握住女子沾满鲜血的手,颤抖着说道:“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烟儿,不哭,娘亲……娘亲不会死的,只……只要烟儿现在将手指划破,喂一滴血给……给娘亲,娘亲就能得救。”另一只手拂过霄染银白色的面具,白衣女子柔弱得让人心疼。

“好好好,烟儿现在就喂。”霄染听着眼前女子断断续续讲完,连忙答应道。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掌心,她定住了。

“怎么了?烟儿难道不愿意?”见霄染迟迟没有行动,白衣女子开口问道。

“你觉得呢?”话音刚落,霄染对准白衣女子就是一掌,出手狠厉,毫不留情。眼中原本氤氲的雾气早已散尽,徒留冷意与杀戮。

那白衣女子受了一掌,整个身子飞出去好几米,撞在了残破不堪的石桌上,殷红的鲜血从嘴角溢出,凌乱的发丝披散着,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我娘亲,从来,不会说这种话。”看着不远处脸色惨白的女子,霄染周身泛起冷冽的气场,言语中,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杀意,“既然有勇气假扮我娘亲,就要有死的觉悟!”

“呵呵,不愧是白葵然的女儿,果真有些本事呢。”白衣女子轻笑,狼狈如她,却毫不慌乱,“罢了罢了,我在这儿待了也有几百年了,今个终于遇到对手了。不过,还有一半可不容易拿哦,他可不会像我这般手下留情呢。呵呵。”

随着几声轻笑,白衣女消失在了原地,徒留半把泛着蓝光的钥匙在地上。

霄染走近刚才女子消失的地方,捡起地上的钥匙,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化为了层层叠叠的白雾。

半把钥匙?难道说这就是最后一层?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可还有半把呢?刚才那女子说另外半把不好拿,会在哪儿呢?

霄染正疑惑间,周身厚重的白雾全部散开了,周围的一切都出现在了眼前。

偌大的房间里,空无一物,犹如一个囚室般,阴森无比,而在房间的一角,斜躺着一个人,赫然,就是水桦!

半把钥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