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血煞咒

  一时无话,霄染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魔域树,眼中不见了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捉摸不透的深邃。

魔域树就在眼前,还差最后一步了!但水桦横在面前真的很棘手。浩月钥是她侥幸,这次,可没那么简单!而且,水桦的实力,绝对不会在她之下!

雪皑生死未卜,而每天就是初七了,如果不能在明晚月上树梢之前离开魔域鬼城,她很可能就会命丧于此!

两人僵持片刻,终是水桦的行动打破了僵局。他径直朝魔域树走了过去。

霄染见状,一个飞身,将水桦远远地甩在身后。但刹那间,水桦就跟了上来。

霄染皱眉,既然免不了一场恶战,倒不如爽快些!抬手间,数十根银针就直击水桦的面门而去。

水桦一个旋身,金丝软剑已然握在手中,翻手一挥,将银针悉数打落。

霄染看准时机,挥手便是一掌,朝水桦的胸口而去,与此同时,五根银针袭向水桦的手腕处,速度快得惊人!

侧身躲过致命的一掌,水桦手中的软剑灵巧地将银针聚集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反手一推,五根银针瞬间飞向了霄染,而他一个翻身,越到了霄染身后,软剑变幻莫测的招式与霄染手中的银针纠缠在一起。银针所落之处寸草不生,软剑所到之处摧枯拉朽!

那五根银针还没来得及接近霄染,就被围绕在她身边的银针打落,纷纷断成两截落在地上。

旷野之上,一红一黑两道身影打得难舍难分。原本宁静祥和的原野此时却是一片狼藉,随着二人身形的移动,所到之处绿草翻飞,青绿色的汁液弥散在空中,如同一层薄薄的绿雾般,经久不散。

渐渐的,霄染有些体力不支,侧身躲过迎面而来的掌风,却忽视了一侧锋利无比的软剑!右臂上被重重地划下一道三寸长的伤口,深可见骨!

鲜红的血液顺着手臂流下,浸湿了红色的衣袖,染红了整只右手,妖艳一如罂粟般,魅惑人心。

“你输了。”平淡的话语听不出半丝情绪,水桦收回金丝软剑,看着霄染,一脸平静。

勾了勾嘴角,霄染轻笑一声,“哦?是吗?”

抬起满是鲜血的右手,她在空中吃力地比划着一些看不懂的符号。“以天为盟,以地为鉴,以血为誓,以魂为煞,攻!”

声音不大,水桦却听得真切,这个女人疯了吧!血煞咒!

“你就不担心自己还没撑到拿到魔域果的时候,就精血流尽而亡?”水桦的语气带着些许惊讶,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可以对自己这么狠。血煞咒以血为引,不仅需要源源不断的鲜血支撑下去,下咒者在血煞咒发挥作用期间,身体要承受撕裂般的痛苦,常人只需几秒就会疼得昏厥过去,她又能撑多久?

“你觉得呢?”

霄染话音刚落,水桦周身便翻滚起层层血浪,像被关进了一间血淋淋的密闭牢房,他目所触及的都是艳丽而森然的血红色,没有任何突破口,幻境之中,再无他物。

血煞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