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亏得爷这么多年来一直记挂着你

  午后的御花园显得格外安静,偶尔几只彩蝶出现在姹紫嫣红的花丛中,嬉戏着午后柔软的阳光。林立的假山姿态各异,伴着缓缓流淌的溪水,灵动而秀美。

而在某一处假山的旁边,摆着两张紫衫藤椅,一方檀木茶几。茶几上,各色水果蜜饯,应有尽有。而那藤椅上,一人红衣如火,一人黄裙似蝶,赫然就是绝镜影和夜铃烟!

绝镜影在皇宫中痴傻惯了,倒是落得个随性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旁人倒也不再理会,只当他爱玩罢了。

这不,好好的一个下午,她本想在镜明殿休息一番,却被这厮拉来御花园,说是要晒太阳!想着自己原本也没什么事,也就过来了。

静谧的午后,阳光格外的细腻,散落在身上,泛起点点的金黄色,暖暖的,轻轻的。夜铃烟躺在藤椅上,阖着眼假寐,卷翘的睫毛时而轻颤,似要将上面的阳光抖落一般。她微微勾着嘴角,慵懒无比,享受着难得的安宁。

而绝镜影却是一刻也闲不下来,才刚坐下,见不远处彩蝶翻飞,就嚷着要去捉蝴蝶。在征得她的允许之后,绝镜影带着身边的一个小太监就跑去了花丛中。

这几天红妆和绯容一直在调查艺丘谱的下落,却是一点音讯都没有。玄剑琴在她手里,没有玄剑琴,水桦手中的艺丘谱犹如一卷废纸!可这么多天过去了,却不见幻宫的人打听玄剑琴的下落,水桦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夜铃烟正想着艺丘谱的事情,耳边突然想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太子妃还真是惬意得很呢!”

皱了皱眉,夜铃烟睁开眼,却见华洛站在她面前,一袭竹叶青锦袍在阳光的映衬下平添几许飘逸,白皙的脸上挂着风轻云淡的笑意,乍一眼看去,她还真以为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呢。

“你来干什么?”歪了歪脑袋,夜铃烟随口问道,拈起茶几上一颗葡萄,她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自然是和你道别来了。”见夜铃烟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华洛只是笑笑,似乎他们两个生来就不对盘。

第一次见面,他不小心撕破了她的裙摆,她不仅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还告到了他父王那里,让他罚站了一个下午。第二次见面,他重伤在身被人追杀,晕倒在她面前,她救了他,但当他醒来的时候,身体已然无碍,却是身处青**楼之中。

说真的,夜铃烟对于华洛是能避则避,每次遇到他,肯定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比如在奕王府的那一次,比如在玉竹林的那一次……

“哦,恕不远送。”淡淡的声音不带半丝情绪,夜铃烟看着华洛,一脸“要走请便,门在那里”的模样。

这几天,华洛打着采风的名号,走访了很多地方,明里暗里也打听出不少消息,穆帝对这事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还摸不透北澜的想法,华洛这个时候回去再明智不过。若是再过几日,穆帝突生些什么想法,把华洛留下来做人质,也并非不可能。

“这么多年来,你这冷情的性子倒是一点没变,亏得爷这么多年来一直记挂着你。”华洛轻笑一声,不以为意。

不料话音刚落,一个红影突然冲了出来,一把抱住藤椅上的夜铃烟,万分的执拗地说道:“谁都不准跟我抢小烟儿!”

亏得爷这么多年来一直记挂着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