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谈心

  朗夜星稀,华灯初上,君府请君阁。

薛青兰急忙忙的推门而入,几乎是叫着说道:“老君,老君,我们的小君回来了,我们的小君回来了。”

君明武,白龙城三大家族之一君家的家主,同时也是薛青兰的丈夫,君邪的父亲。

“夫人,怎么回事,你看你,说话这么大声干嘛,丢脸死了,幸亏没人看到。”君明武有些不满的说道,“还有,能不能别叫我老君,难听死了。”

说完,君明武再一次低头看手上的信件。

薛青兰对于君明武的抱怨也是十分抱怨,一把抢过他手中的信件,叉着腰说道:“怎么,现在是嫌弃老娘了?我告诉你,我就叫你老君了,怎么样?人前我是给你面子,现在你还能反了不成?”

对于自己这个凶悍的老婆君明武是十分无奈,只好抱着薛青兰的娇躯好声安慰:“好好好,我错了,行不,老婆大人,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薛青兰哼一声,说:“老娘不发火,你还反了,我问你这个家谁做主?”君明武想也不想,断声说道:“当然是老婆大人你了。”薛青兰撇了他一眼,好像在说,算你识相。

“对了,你知道今天下午小君对我说了什么了吗?”薛青兰满脸欢喜的说。一说到君邪,君明武立马就变脸,骂道:“这个混账东西,是不是又做什么坏事了?整天就知道惹是生非,我们君家迟早会毁在他手上,早知道让他死了算了。”

不过话锋一转又说到:“这个臭小子没事了吧?我已经叫人去离家购买那株百年雪参了,回头你叫人熬成汤药给他喝了。”

薛青兰也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也不和他计较,说道:“以后不准你再叫他混账,他是混账那你是什么?我是什么?不过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小君今天叫我母亲了,而且还向我道歉了。”

“真的?”君明武有点不敢相信,这两年君邪的所作所为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这个混小子会变好了?薛青兰瞪着他说:“什么叫真的?小君已经变回以前的小君了,我看得出来。”

君明武略作思考,点头说:“好,明天叫他来我这一趟,我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变好。”

“半年之后,三城会武?”薛青兰看着手中从君明武那里抢来的信件,问道:“这么快又三年了?时间过得真是快啊。这一次怎么比?”

君明武拿过信件,说:“还不是那样,每个城选出二十名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一辈进行比试,分三场,第一场就是去黑崖山猎杀妖兽决出三十名,第二场混战,决出十名,第三场挑战赛,决出三甲,按照三甲的排名决定资源的分配,老套路了。”

“每一年我们白龙城都是垫底,这一次有信心吗?”薛青兰再一次问道。君明武苦笑说:“虽然这几年我们君,薛,离家都出现了几个小天才,尤其是离家的离初雪,不过,想要夺冠那就太难了,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哎,算了,不说了,记住,明天你可不能动手,好好说话了。”薛青兰叮嘱道。君明武将薛青兰紧紧搂在怀里,一只大手掌已经覆盖在薛青兰饱满的玉峰上,说:“知道了,夫人,我们已经几天没有鱼水之欢了,今晚为夫好好疼爱你。”

薛青兰一脸娇羞,啐道:“死相。”

君明武大笑一声,将薛青兰拦腰抱起,大步向大床走去。

第二天,君邪就被叫到请君阁。

“父亲,你叫孩儿来是有什么事吗?”君邪淡定自若的坐在君明武的前面。君明武打量了一下他,发现自己这个顽劣的儿子好像是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君明武将一杯茶推到君邪面前,“喝茶。昨天你母亲说你变回来了,我还不信,看来是真的了?”

君邪端起茶,淡淡一笑,说:“父亲,之前孩儿是因为一时间接受不了自己不能修炼的事实,所以才会做了那么天怒人怨的事,不过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也想明白了很多,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何必再去做哪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呢?”

听到这话,君明武点都说:“你能想通就好。”随即又是叹息道:“小君,对于你不能修炼的事为父也是无能为力了,不过你放心,只有我一天还是君家的家主,我就保证你能安享一生。”

君邪点点头,不再说话,喝了一口茶,才说道:“放心,就算我不能修炼,但是我还有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虽然我不喜欢那些尔虞我诈,阴谋诡计,但是人嘛,总要有一技旁身,只要我努力,也一定能闯出一番事业来的。”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君明武老怀安慰的感叹道。

“不过,父亲,到底是谁暗杀我?想必你也查出来了吧?”君邪看着君明武,冷声说道。君明武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不过很快就恢复,沉声说:“看来,你是真的成长了,确实,我已经查清楚了,应该是黑风城的冯家做的,虽然他们伪装成离家的人,但是这种小把戏拿去骗小孩子还可以,想要离间我们白龙城三家的关系,卑鄙无耻还真是他们一贯的作风,呵呵。”

君邪星眸微微眯起,也不说话,不过心里已经将冯家拉进了必杀的名单,有机会一定要让冯家消失。

“来来来,百年雪参药汤,小君,你快喝了。”薛青兰端着一盘热汤走了进来。。。。。。

从请君阁出来,君邪就在君家随意晃荡起来。

闲时看花,倒也是清闲自在。

第二章 谈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