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幻觉嘛!

  文皓阳看着她娴熟的拔动着琴弦,甜甜地对着他笑;渐渐的笑容里渗出鲜血,瞬间整张脸血肉模糊;笑容不复存在,只剩下哀怜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看。

文皓阳惊醒地喊了一声——“心羽!”,瞬间睁开了眼,混身都湿透了。耳畔却还听到有琴音,他挣扎的爬起来。繁星跌落湖底,瀑布的涌动令繁星在湖底翩翩起舞,月儿却在角落里细细地观赏。

他并不留恋繁星的漫妙舞姿,寻着幽美的琴音而去。他透过窗户看到一位女子背对着他在弹琴,背影看似很熟悉,琴音虽美却带着忧愁,散发出孤寂。

他绕到门口正要敲门却听到有人叫他!他回头看到是万仁海和万奶奶。便往里厅里迎了过去。

“是皓阳吧?!”万奶奶猜测道。

“嗯,是的。”皓阳礼貌地答道。

“长得又高又俊的,你爷爷该多欢喜呀!还认得我吗?”万奶奶兴奋地说道。

“记得,您是万奶奶,我读大学时有来这里渡过假,见过您。”他顺便礼貌的向万仁海问了好。

“仁海,他跟青河谁大?”万奶奶转而问自己的儿子。

“他们是同龄。”万仁海恭敬地答道。

“大芸芸四岁咯?”

“是的,你又想什么呢?”

“我能想什么呢!”万奶奶掩饰道。

文皓阳插上话问:“青河是谁?芸芸又是谁?”

“我孙儿、孙女,等他们回来你们可以相互认识认识。”万奶奶开心的解释道。

文皓阳追问道:“刚刚弹琴的又是谁?”

“母亲,青河是在回来的路上,可芸芸店里忙,她现在走不开的。”万仁海赶紧说明情况。

“这样嘛!哦!那是我可怜的外孙女,怎么?你认识她吗?”万奶奶听说芸芸不能回来顿了下,继而转向文皓阳反问道。

“倒没有,只是她的琴声很动人,我是寻着她的琴声来到这儿的。”文皓阳说明原由。

“是吗?我去叫她出来你们见见面,年轻人跟年轻人才聊得来。”

“不打扰了!奶奶。改天吧!我现在要去看看静雪,不知道她怎样了?”

“她没什么事了,只是累着了,还在睡觉,我刚从那边过来。”万仁海说道。

“放心吧!皓阳,你万伯伯会照应着。”万奶奶宽慰道。

“嗯,那我就先回去,明早再去看她。”文皓阳经过窗户时望了望,没见到刚才的身影就回去了;心里方才疑惑她的背影和气质跟心羽的很是相像。

“仁海,静雪喜欢皓阳?”万奶奶问道。

“是呀!喜欢到骨子里。”万仁海肯定的答道。

“可是我怎么感觉皓阳心里有着另外一个人。”

“是的。”

“唉!青儿要怎么办呢?”万奶奶感叹道。

“等他回来,母亲劝劝他,让他放手。”万仁海请求道。

“哪恁么容易?跟你一样固执。都是命呐!你回去吧,我去看看羽儿。”

“嗯。”

叶静雪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天已经亮了,身体觉着有些酸痛,看到万青河在旁边枕着手臂睡着了就轻轻地推了推问道:“青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静雪,你醒了。”万青河体贴的说道。

“嗯,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概凌晨四点,记不太清了。”

“现在几点?”

“我看看,六点半。”万青河看了看手表。

“谢谢你,快去见奶奶跟伯父吧!他们肯定惦记着你呐!”静雪提醒道。

“不着急,我回来主要是来看你的;听说你受伤了,都把我吓坏了。”

“我没事,你先回去吧!”

“行了,我知道。为什么我的热情总换来你的无情。”万青河心存不悦的说道。

“青河!!!”

“我明白,我去就是了,我给你买了许多补品记得吃。”

“谢谢!”静雪感谢道。方见万青河转身就要走,迎面却进来了文皓阳。

“静雪,他是谁?”文皓阳一进来便问道。

“哦!我来介绍,皓阳!他是青河,万伯父的儿子。青河,他是皓阳,文爷爷的孙儿。”

“听说静雪受伤是拜你所赐?”万青河审问式的问道。

“不错,是我害的。”不料文皓阳坦然承认。

“是谁在瞎说?我受伤与皓阳一点关系都没有。”静雪急忙辩解道。

“不,是我害的。”文皓阳毫不推诿的说道。

“你倒是敢作敢当,你最好离静雪远远的,永远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万青河教训道。

“为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你在她身边,她不是受委屈就是受伤,作为一个男人怎能让一个女人活得这么悲惨?你难道不觉着是耻辱吗?”万青河鄙夷道。

文皓阳看着静雪,见静雪气恼的说道:“青河!请你自重,不要无理取闹。”

“静雪!他有什么好?就是一个不懂珍惜你的纨绔子弟。”

“够了你出去,不然以后都不想再见你了。”

“我努力千万倍似乎都胜不过他一句不冷不热的问候,真好呀!我的自欺欺人。”万青河无可奈何的生气道。

“他很喜欢你。”万青河走后文皓阳问道。

“也许吧!”静雪无奈道。

“为什么不接受,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很出众的人。”

“我现在不想谈这个。”

“伤怎么样?”文皓阳遂即转便话题。

“没什么大碍了。”静雪应道。

“你呢?”

“我没事呀!”

“心里呐?”静雪睨视着皓阳问道。

“也没事了!放心,文皓阳的雨天已经过去了,虽然我很是眷念,但是我成不了百年孤独里的人,雨也不是百年孤独里的雨。太阳带给星辰的应该是灿烂而不是阴暗。静雪,要谢谢你的信任及守护。”皓阳感激地说道。

“我是你的星辰?”静雪脸上阴霾尽扫的问道。

“是的,我们出去走走。”

“嗯,等我一下,我换一下衣服。”

深夜里就隐约听到有不间断的雨珠滴落瓦面、花丛、湖面的声音——感觉似滴落心间的馨语在细细诉说着动人的故事。

清晨,醒来才知是大雾天,他们走在白茫茫的一片大雾里,三米之外看不到彼此,每走一步都像在拨开一重缥缈的雾门。

“脚怎么了?”皓阳关心的问道。

“崴到了!”静雪应道。

“可以走吗?”

“可以的,没关系。”

路旁的野兰花青葱神气,片片叶子上都像结着霜珠,晶莹剔透,却又比霜珠更具灵气,轻轻一碰,散落不见,像精灵遁进了大自然的怀里。

“如果不行,我们就回去。”

“没事,我可以的。”

文皓阳看到她额头冒出了汗珠,就蹲下身来说道:“我背你。”

“不用!”静雪要强的应道。

“来,不然我们就回去。”

“我很重的。”

“没事,你小时候更胖我还不是一样背。”皓阳揶揄道。

“哪有?”静雪羞怯地回答道。

“就跟企鹅一样。”皓阳回头看了看静雪说:“怎么不反驳?”

“没啥好说的,反正我在你眼里就跟企鹅一样又胖又笨。”静雪自嘲道。

“真不愧是高才生,很有自知之明。”

“我要是小心眼,大概早就被你气的跳崖了。”

“我们来这里是看风景的,你可别玷污了这风水宝地。”

“文皓阳,真该让你死了算了!”静雪诅咒道。

“你说丛林深处的知了是在歌唱?还是在呼唤?或者是在庆祝?”文皓阳转而言其它。

“啊!我不知道。”静雪被问的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们不都是动物嘛!应该语言相通的呀!”

“文皓阳,你有完没完。”

“雾什么时候散?”

“哼!”

文皓阳见静雪真的有些生气也不急着再问,他看到幼嫩的茶叶在雾中格外的亮眼,勤劳的蜘蛛在它们身上织了一张张网,没有网到猎物却网到了一网精美绝伦似的珍珠。

“雾几点散?”文皓阳再一次问道。

“哼!”

“静雪?”

“哼!”静雪仍是不答。

“动物就是听不懂人话。”皓阳讥讽道。

“过来我告诉你。”皓阳靠近她身前,静雪狡黠地说道:“手给我。”

“要手干吗?”

“是男人嘛!这么胆小。”

“呐!”文皓阳将手伸了过去,紧接着嘶声裂肺的喊叫声把知了声都给震停了,额头上冒出了斗粒大的汗珠,眼里显出痛苦感。

“叶静雪,你疯了你,都渗血了。你这企鹅牙!”文皓阳仍是话里不饶人的喊道。

“就许你欺负人!企鹅可是没牙的。”静雪得意的说道。

“你这异种!君子动口不动牙你不懂吗?”

“我又不是君子是小女子。”静雪得意洋洋的说:“现在雾不就散了。”

文皓阳见刚才的浓雾消失的无影无踪,像神仙的法术一般神奇,惊叹不已!微弱的阳光点亮了茶山,远处采茶的队伍正往这边赶来。

“万奶奶。”文皓阳热情地称呼道。

“诶,是皓阳呀!”万奶奶应道。

“是我!您这么大年纪还来采茶?!”文皓阳佩服道。

“采了一辈子了都习惯了,只是采的少了许多了,不服老是不行了。”

“奶奶哪里老了!正年轻美貌呐!”静雪打趣道。

“静丫头就会讨奶奶开心。”万奶奶边笑边说道。

“我说的都是实话。是吧!皓阳。”静雪说着便向皓阳眨了眨眼。

“嗯,对!奶奶那是您外孙女吗?”文皓阳看着那女孩的背影问道。

“是我怕她闷坏了,所以叫她出来走走。”万奶奶说道。

“我去请教一下她。”

“奶奶,您外孙女是什么时候来的?”静雪好奇道。

“前几天跟我一起回来的,是我苦命的孩子。”万奶奶伤感的说着让静雪深感疑惑。“有个不争气的父亲,我女儿又早早离她而去,好不容易有个男孩喜欢她,她也喜欢。前些日子她却遭了车祸,男孩也莫名的不知所踪,问她她也不说。”

静雪心里已感到不安,她担心万奶奶的外孙女就是那个女孩,她不相信世间会有这么巧的事,即试探着问道:“那她叫什么名字?”

“蓝心羽,我打小就叫她羽儿。”

“真的是她吗?”静雪自问道。

“什么?”

“没事,奶奶,我去叫皓阳,我们该回去了。”

“好的,下坡小心点。”万奶奶提醒道。

“您放心,我会的。”

“你好,我是文皓阳。你的琴弹的很动听,很像我一个朋友。”皓阳自我介绍道。

蓝心羽听到这些话迅速转过身来又迅速转了回去,泪已狂流不止。她想见的人奇迹般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而她却又不知怎样去面对他。——我在他心里已经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我脸上的伤疤更让我自卑的不敢多看他一眼。

文皓阳看到斗笠下的面纱在飘动却久久不见回应继续说道:“能告诉我是什么曲子吗?”

蓝心羽压着嗓子说:“客家名曲《蕉窗夜雨》。”

“你有什么忧愁吗?”文皓阳疑惑的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蓝心羽反问道。

“只知愁上眉,不知愁来路。窗外有芭蕉,阵阵黄昏雨。《蕉窗夜雨》应是取自宋词《生查子》的意境。”

“确实是。”

“皓阳背我回去!”静雪无理的要求道。

“不背,手被你咬断了。”皓阳反对的说道。

“真不背?”

“真的。”

“好,我摔死了你负责。”

静雪负气的独自下山,一瘸一拐。文皓阳看着心惊胆战,真怕她一不小心滚落山涯;只好跟蓝心羽道了声谢谢,就追静雪去了。蓝心羽跌坐在茶田里,哭成个泪人。风儿见了都怜惜,只见面纱飘动不止像是在抚慰受伤的心灵。

她的琴音确实动人!叶静雪觉着琴音能悠然入心,能让烦燥的心安宁祥和,抚去忧愁和暂时忘却痛苦。文老爷子来看皓阳,现在正跟皓阳和万伯在谈话。她才得空,却听到了琴音,就到了蓝心羽的住处。

“蓝心羽?”静雪试探着问道。

蓝心羽的手指骤然停顿,琴声嘎然而止,她心里震颤不已,看着静雪愣了愣便否认道:“是你!你认错人了。”

“我倒希望我认错了人,但看你的反应说明我并没有。我只是来提醒你,蓝心羽已经死了,希望你不要再去扰乱皓阳。”

“我知道,用不着你提醒我我也知道。”

“有什么需要我都可以帮你,我只希望你不要在皓阳的世界里多作停留。”

“放心,我会像鬼魂一样来无声息去无影踪,麻烦你现在离开我的房间,我讨厌看见你。”

第四章 幻觉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