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忘记吧!

  对于蓝心羽,叶静雪并不觉着反感。反倒感觉她是个善良的好女孩, 才能弹的出优美入心的曲子。音乐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彰显内心品格的。

如果她不是蓝心羽,她会很愿意与这样一个女孩做朋友。在爱情面前没有完全的错与对,每个人都是自私的。

“万伯,事谈完了?”静雪问道。

“嗯,老爷子正要找你呢!”万仁海顺便说道。

“哦!都谈什么了?”

“是要我带皓阳熟悉茶荘的茶叶生产管理。”

“那要多劳您费心了。”静雪拜托道。

“老爷子是我们万家的恩人,这哪里算事!”万仁海客气的说道。

“还是要您多耽待些,对于皓阳。”

“静雪,放心好了,皓阳有你在身边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万伯说笑了,我先去了怕老爷子等久了。”

“好的,快去吧!”

万仁海看到静雪的好,知道她的心一直在皓阳身上从未动摇过,难免愁上眉来,叹惜青儿没这福气,得不到静雪的心。

“文爷爷,他背着我说我什么坏话呐?”静雪进来就看见皓阳与老爷子在谈话遂问道。

“我是正人君子能说你什么坏话。”皓阳自称道。

“皓阳直夸你牙好。”文老爷子不由的笑道。

“贼笑什么?”静雪看皓阳也在跟着偷笑,微恼道。

“我在想异种企鹅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文皓阳变本加厉的说道。

“文爷爷,皓阳太欺负人了。”静雪向老爷子告诉道。

“ 皓阳别闹,你得感谢静雪,往后静雪是最能帮助你的人。”

“叶静雪,谢谢。”

“假正经。”静雪嘟了嘟嘴说道。

“没听见。”文皓阳则把脸侧了过去。

“静雪,希望你陪着他协助他了解茶叶、品茶、茶艺方面的知识,以及集团公司的营销运作经营,要全力辅助他经营好公司。”文老爷子交代道。

“文爷爷,请您放心,我会全力以赴。”静雪答应道。

“很好,我替皓阳和公司先感谢你。”

“文爷爷,做这么幸苦的事,是不是该给些额外报酬给我呢?”静雪调皮道。

“我怎么幸苦你了?”文皓阳怄气道。

“没你什么事。”

“行,你说要什么额外的报酬?”文老爷子首肯道。

“全凭文爷爷心意咯。”

“鬼丫头……!我把皓阳许给你。”

“啊……也行。”静雪考虑道。

“什么跟什么,你俩的事别扯上我。”皓阳委屈道。

“你还不愿意?得了便宜还卖乖。”文老爷子训导道。

“谁能愿意?是被卖呀!又不是什么物件说许给谁就许给谁!爷爷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皓阳不满道。

“混小子,丫头先让他待嫁吧!等他嫁不出去了,你再来娶,爷爷给你百倍的嫁妆。”

“好的,谢谢爷爷。”静雪得意不已的应道。

“叶静雪,报仇是吧你!”

“怎样?爷爷我先回房间了。”静雪对皓阳不太理采。

“好,早点睡。”老爷子准许道。

“您也是。娘子你也是。”静雪回了老爷子转而向文皓阳取笑道。

“啊!可恶!”皓阳满脸屈辱的说道。

“笨蛋。”

“爷爷,这算怎么回事嘛!”文皓阳投诉道。

“臭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快睡觉去吧!”

“知道了,爷爷晚安。”

“晚安。”

你最爱的不一定是最爱你的,哪怕是!也可能由于各种原因而不能在一起一辈子。静雪如此喜欢皓阳,而对于皓阳,静雪恰恰是最适合他的。只要皓阳能从最爱里走出来,相信他俩会幸福一辈子。

因为文老爷子曾经也一直相信,一直等待,会有一个最爱的人与他渡过幸福的一生。可是他相信着,等待着,直到白发蔓延才知道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陪他过一辈子。只要他不那么固执,愿意将就,找一个适合的人会更幸福。

可是他的苦心,皓阳是否明白,是否愿意接受,需要些命运的牵引以及个人的悟性。他也只能尽人力而听天命。夜已深深,繁星蠕动,预示着明天的好天气。

文皓阳睁开眼,才五点多,天已微亮;山里的气候容易让人沉睡而休息充分,哪怕睡的少精神反倒充沛,醒的也早。想起城里的天空简直糟糕透顶,连星星都厌倦而移居在山里居住。

他迅速的爬起来,推开窗户,碧空如洗,太舒服了,从眼里直到心里。脑里翻起了“海浪”。他快速的来到静雪门口,怕错过了这大好的时光;叫了两声没有人应就推了下门,门没反锁就走了进去。

静雪熟睡的样子很文静,嘟了嘟嘴又萌的可爱,也许梦里有个让她生气的王子。贬低我的家伙还能安然的作美梦,可知恶魔来了。呵呵!他倒了杯凉开水泼在她脸上。只见她啊了一声,惊恐的坐了起来,迷糊看到了文皓阳便问:“怎么了?”

文皓阳着急的说:“静雪,着火了,快跟我走。”他拉上静雪的手往外跑,她也迷糊的跟着跑,跑到廊桥她才清醒过来,甩开了文皓阳的手。

“哪里着火了?”静雪质问道。

“我也是听到别人喊。”皓阳谎称道。

静雪看着他边说边偷笑,知道自己被耍了,一把掌就甩了过去,骂道:“疯子!你!”甩头便走。文皓阳捂着脸,觉着有点玩过头了,便跟了进去。

“静雪,我错了!”皓阳低声下气的求饶道。

“出去。”静雪命令道。

“你听我解释。”

“你出去。”

“我本来是想……!”

“我要换衣服。”

“哦,好,我出去。”

“把门带上。”静雪指派道。

“好的。”

静雪笑了笑,火气早没了;觉着他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怪可爱的,换好衣服准许道:“进来吧。”

“静雪你看,今天天气很好。”皓阳转移话题道。

“怎样?”

“我们去才子岩好不好?”

“不去。”

“听说那里很美。”

“不去。”

“我们骑自行车去很快的。”

“都说了不去。”

“怎样才肯去?”皓阳追问道。

“看你诚意咯。”静雪看了看皓阳说道。

她的话音刚落皓阳就走过去抱起坐在凳子上的静雪往外走,嘴里还念念有词:“对于惊吓静雪的“罪行”,我承认错误并深表歉意,如有再犯,愿意一辈子作静雪小姐的双脚,代她拔山涉水,免去她担忧因过于劳累而错过了美丽的风景。”

静雪一瞬间被感动的不知所措,脸颊绯红,害羞道:“好了,放我下来。”

“不行,还没到。”

皓阳看着她娇羞的可爱,越是想多捉弄她一会儿,看着自行车说:“喜欢哪一辆?”

“白色的。”

“那我黑色的。”

“还抱着我干吗?还不快放我下来!还没占够便宜?”

“凶什么凶,转眼间就判若两人,真是搞不懂。”皓阳无辜道。

“要你懂!”静雪呛道。

“懒得理你,出发。”

“快点。”皓阳催道。

“很快了。”

“再快点。”

“别啰嗦。”静雪不耐烦道。

万青河碰巧见到他们如此打闹斗嘴,心里隐隐作痛,痛转化为了怒,怒又转化为了恨,千回百转,呈现在他眼里的是杀气。同时呈现在蓝心羽眼里却是深深的祝福。

“青河,今天回去?”万仁海问道。

“嗯,晚上还有个会。”万青河答道。

“对于静雪希望你能放得下。”

“父亲,对于自己喜欢的未曾努力挣取过,我会后悔。我的事您就别操心了,我还会有办法的。”

“你做了什么吗?”万仁海惊悸道。

“没有,你多想了。”万青河敷衍道。

“老爷子希望你跟皓阳好好相处。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我会的。”

“还有心羽的事,你多操些心。”

“我跟妹妹说了,随时都可以过去。”万青河回答道。

“那就好。”万仁海心稍安的说道。

“我现在去看看表妹。”

“嗯,应该的。”

“您要多注意身体。”

“青河,万事把握好尺度,老爷子不会平白无故说那些话的。”

“知道了。”

可他心里却在想难道老爷子知道了什么吗?心里不免有些担忧,暗暗提醒自己以后要愈加的小心行事。

“心羽,哭了吗?”万青河看到蓝心羽眼睛红红的就问道。

“是眼睛好痒,适才揉了揉。”心羽掩饰道。

“两只眼都是。”

“嗯,是的,现在还痒呐。”

万青河见她用手揉了揉眼睛。他猜她是看到了文皓阳,因此伤心才想要离开这里,故意问道:“心羽,在我面前不用这样,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人?”

“没有,只想到一些伤心往事,有我父亲的消息吗?”心羽转而言其他。

“这样的父亲有什么好记挂的。”

“始终是我父亲!”

“我回去再帮你查查。你过来时再告诉你。”

“嗯。”

“不说他了,别又惹你伤心。你好好休息,工作我让芸芸替你安排好了,你直接过去就行了。”万青河告知道。

“谢谢你,表哥。”心羽感激道。

“自家人,客气什么。”

“要的。”

心羽感激的笑了笑,万青河也笑了笑。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

万青河回到房间,收拾了下行旅。心里想——文皓阳,你可知道你深爱的人并没有因你而死;我很是期待,哪一天她突然出现在你眼前,你会是怎样的反应?那时静雪怎么可能再爱你呢!

“想什么这么入神?”静雪走进房间问道。

“一些锁事。”万青河应道。

“万伯说你今天要走?”

“嗯。”

“一路顺风。”

“算你还有些良心,你也要好好养伤,别到处乱跑。”万青河关心道。

“没那么娇贵。”静雪笑道。

“自己都不知道疼惜自己,指望谁来疼惜你。”

“你不是一直都很照顾我嘛!”

“可惜你不领情!”万青河侧击道。

“我领情,只是希望你不要误会了我的心意。”静雪真心道。

“我也希望你知道这颗心永远不会变。”

万青河的痴心令静雪怜惜更令她害怕,她不知道如何来疏导这份痴心才不至于伤害到他。还是放任不管,让时间去消磨它呢!文皓阳看出了她的苦恼,他也是来跟万青河道别的,必竟以后在工作中会常常相见。

“静雪,我对你的这颗心也永远不会改变!”皓阳高声的说道。

“你凑什么热闹?”静雪责怪道。

“真的,我们真挚的友情在我的心里永远不会变的,跟万青河的一样炽热。”

“知道了。”

“有你什么事?!”万青河不悦道。

“万青河,一路顺风,以后在工作中请多多指教。”

“我会的,你可要多多保重。”万青河话里有话的说道。

“没问题。”

“静雪,我还要赶车,希望你快点回来,我等你。”万青河转向静雪说道。

“再见。”静雪应道。

“谢谢你替我解围。”静雪向皓阳道谢道。

“不客气,万青河对我似乎很不友善!”

“你才知道啊!”

“我还知道是因为你。”皓阳假装严肃的说道。

“请你别在我面前炫耀你的愚蠢好不好?”静雪毫不领情的说道。

“还不是为了你!”

“你装得也太假了。”

“当然要假,不然怎么能让你看出来,你看不出来又怎能显示出你的聪明。”皓阳自辩道。

“你现在是在显摆你比我聪明咯?”静雪反问道。

“没有的事。”

“无聊。”

静雪说完,顿觉无聊的人挺搞笑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皓阳见状便问道:“你现在是在耻笑我吗?”

“别闹了你。”静雪笑道。

“谁爱跟你闹,该吃饭了。”

“……!”

有时候做笨蛋也是能令人开心的事。我们是不是这样认为的无关紧要,只要文皓阳是这样认为的,而静雪很是喜欢就足够了,不是吗?

第五章 忘记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