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陷入

  黑鸦鸦的天,闪电带着雷声轰轰。图书馆的灯全亮了,蓝心羽专注的看着书做着笔记。桌面上的手机震动着响了起来,铃声是杨培安的励志歌曲《我相信》。

“喂,阿姨。”心羽拿起手机接道。

“心羽呀!你一定要坚强。”万红英哽咽道。

“阿姨,是不是我妈妈……”

“就在刚才你妈妈去了。”

“妈妈……”

蓝心羽的眼泪滴落在笔记本上,文字已模糊不清,只听到电话那头嗡嗡的在响,却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她站在图书馆门口,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她不知道要去哪里;无力的蹲在柱子旁哭个不停,风吹乱了头发,雨打湿了衣服,眼泪模糊了世界。

“同学,别哭了,什么都会过去的,坚强些。”蓝心羽回头看到一个男孩对自己安慰道。他帅气的脸上温和的微笑就像是妈妈的微笑,他将一件外套披在自己身上,整个身体就像处在妈妈温暖的怀里。

“文皓阳,快走呀!要迟到了。”他同学向他催促道。

“好的,走吧!”心羽见他回应道即起身而去。

她看着他们坐着车消失在大雨里,此刻她多么希望他能够多待一会儿,仅仅是一会儿就好。

又作了这个梦,心羽起来倒了杯开水,啜了一口,望着窗外的夜空。自言自语道:“文皓阳,你是否还记得我呢?那个在十八岁失去了母亲的伤心女孩。”

“吓死我了!心羽,你大半夜在干嘛呢?”林雯惊吓道。

“睡不着,口渴喝点水。”心羽答道。

“长发披肩的站在窗口,灯也不开,你是演贞子呀!”

“雯雯,恐怖片看多了吧!”

“都是你跟采儿祸害的,死拉着我看。”林雯怪罪道。

“我们是帮你练练胆量。”

“别说了好吧!过两天的发布会表演准备好了没?”林雯胆怯的忙转变话道。

“瞧你那点胆儿,没什么好准备的就跟平常一样。”

“你可要多上点心,听说总裁会去。别老想着文皓阳。”

“谁想他了?!”心羽不认道。

“谁都没想就你在想。”林雯确认道。

“采儿,你不睡觉起来干吗?”心羽见采儿走出来便问道。

“你俩大伴夜嘀嘀咕咕的,我能睡的着!”采儿瞒怨道。

“放心不会谋害你。”林雯玩笑道。

“雯雯,信不信抓你看《咒怨》。”采儿恐吓道。

“谁怕谁?”

“你俩别闹,会吵到别人的。”心羽警告道。

“你是始作俑者。”采儿指认道。

“心羽,文皓阳来了好几回,都是在我们茶馆睡觉,你总是给他弹琴,披外套。傻子都知道你喜欢他。”林雯实话实说道。

“有吗?”心羽装傻道。

“当然有,就没见你这么殷勤听话过,真是一物降一物呀!”林雯偷笑道。

“雯雯,说的蛮有道理。”采儿点头道。

“你俩上班可能太轻松了,精神蛮好的嘛!”心羽强调道。

“累,很累。”林雯道。

“对,相当累。”采儿亦道。

“那——还——不——快——睡——觉——去。”心羽一字一字字字清晰的说道。

“晚安!”

“晚安!”

“真的有喜欢吗?”蓝心羽自问道。再坐了会儿,关了灯睡觉。

“老文,去不去发布会?”郑局长问道。

“嗯,发邀请函了,于公于私都得去。”文局长答道。

“你家老爷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皓阳一定会去吧!”

“老郑,你我都是有儿女的人,都知道‘候门’险恶,对于孩子并不是个好的选择。”

“商场诡诈并不亚于‘候门’吧!”郑局长理论道。

“男儿总要有所担当,只是我希望孩子不用太累,能够平安就好。而且我父亲的位子总要有人去继承。”文局长说明道。

“你是逃兵呀!”

“而且逃的并不理想。”

“哈哈哈……!逃的好!咱俩一起去吧。”

“好。”

晨练是郑局长的习惯。晨练完,在路上吃个早餐,散步回来是很惬意的事。快到家门口了被撞了一下见是熙月就问道:“月月,一大清早的,穿的不男不女的,干什么去?”

“老郑,这叫中性魅力!我有个采访。”熙月自得道。

“疯丫头!”

“我赶时间不跟你说了。”

熙月急急的走到交叉路口与一个小男生会合后坐车走了。车一直开到机场,俩人在下机口观望,郑熙月看了看手表八点差一刻,还得再等等。

“月姐,这次又是什么人物?”小陈问道。

“马子湖集团总裁和花坊集团总裁。”熙月对自己的师弟小陈答道。

“茶叶大亨?鲜花大亨?”

“嗯,一会儿你拍照要拍好咯,特别是正面知道不?”

“没问题,看,来了是吧?”

“快去。”

叶静雪走在两个老爷子的中间,穿着一身素洁的白衣像朵美丽的百合。两个老人则像是衬托着百合的绿叶,对比之下显得有些暗淡无光。

熙月看着这位宠儿,妒嫉了!能让她妒嫉的人真是太少了,好奇的盯着静雪,像蜜蜂盯上了远方靓丽的花朵,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在她的眼里诠释着她的优越。

“静雪,我跟你爷爷先去酒店,你通知青河来见我,皓阳你亲自去带他到会场。”文老爷子对静雪交代道。

“他不肯来呢?”静雪问道。

“你只说我要见他,其它什么都别说。”文老爷子想了想说道。

“好的。”

“丫头,告诉他还有我这个爷爷在。”叶老爷子吩咐道。

“爷爷,别开玩笑了。”静雪尴尬道。

“怎么了!?我愿意你倒不愿意了,让他带礼物来见我。”

“你要什么?我给你买。”

“不行,非要他的。”

“叶老头,你是明摆着要欺负我孙儿呀!”文老爷子插话道。

“我欺负我未来孙女婿,你有什么意见?”叶老爷子强势道。

“行吧!随你便。”

“两位爷爷,放心,我一定办的让你们都满意,快上车吧!”静雪承诺道。

“你不上来?”文老爷子疑问道。

“我得替你们办事去呀!”静雪应道。

“哦!对,老糊涂了我,走吧!老林。”

“好的,老爷。”林师傅应道。

静雪挥手作别,坐了另外一辆车去找文皓阳,中途给万青河打了个电话,让他去见文老爷子,顺便问了问会场的准备情况。

郑熙月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她已经是蜜蜂盯上了花儿,不采采是不甘心。她让小陈跟着俩老爷子去他们住的地方,自己就跟着叶静雪。 不料来到文皓阳上班的地方停了下来,让她惊呀不小,不会这么巧吧?可叶静雪就是上七楼,文皓阳!!!她立马打了个电话回公司。

“主编,重大消息,马子湖集团的接班人将会出席今天的发布会。”熙月高兴的道。

“谁?”

“是财政局长文剑明的儿子——文皓阳。”熙月说道。

“有照片吗?”主编问道。

“有。”熙月答道。

“快发过来。”

“一会儿就发过去。”

“你赶去现场,一定要在发布会之前报导出去。”

“好的。”

皓阳哥,对不住你了,也许你还得感谢我,我让你更出名了。叶静雪留在皓阳哥身边是不是太不安全了,真是讨厌。不过也没关系,我报导完就去找他,邪恶的笑了笑。打完小主意就乘车赶去了发布会现场。

十点,发布会准时开始。静雪看了看时间是八点三十五分。

“皓阳,有人找。”康宝向文皓阳传达道。

“谁?要是疯丫头不用理她,我正忙着呐!”皓阳应道。

“是个仙女!”康宝诡异的称道。

“真的假的?!”皓阳半信半疑道。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康宝,帮我把图片发给总监,一会儿她要用。”

“没问题,快去吧!一会儿仙女飞走了。”

文皓阳看到客厅靠窗坐着一位一身素白的女孩,像幽谷中的白兰花,尽显静雅的气质,走上前去问道:“你好,是你找我?”

她回过头笑了笑说:“是我。”

“我们认识?!”皓阳搜寻着记忆道。

“呆货!”

“怎么骂人呢?呆货!哦!静雪!”皓阳遂想起开心的将静雪抱了起来。

“动不动就抱着人,真是一点没变。”静雪指责道。

“我是激动,静雪,真是好久不见了!”

“可以了,还不放手。”

“害羞了?”皓阳打趣道。

“没有。”静雪娇羞道。

“脸都红了还不承认。”

“就你脸皮厚,这么多人看着也不怕人笑话,你以为还是小时候呐?”

“小时候你可是天天追着我要抱抱,不抱你可哭个没完没了!”皓阳笑道。

“有吗?”静雪表现的略有所思的样子。

“别装傻。”

“现在长大了,没我允许不准乱抱人家。”

“静儿,漂亮了,真变漂亮了,象我同事说的似个仙女一样。”

“好意思说,几年不回老家看看。”静雪责怪道。

“抱歉,仙女!再抱一抱!”皓阳得意忘形的说道。

“不要!”

“必须要。”

“可以了,我要喘不过气了。”

“真心对不起呀静雪,我爷爷还好吗?”皓阳放下静雪问道。

“很好,他要见你。”静雪答道。

“他也来了?”

“嗯。”

“什么时候?”

“现在。”

“你等我一会儿。”

“好。”

“宝儿,过来一下。”皓阳向不远处的康宝叫道。

“怎么了?”康宝走了过来问道。

“这是我发小加同学加好朋友加半个家人。”皓阳介绍道。

“这么复杂!”

“帮我招待一下,我去请个假。”

“好的,仙女喝茶还是咖啡?”康宝媚笑道。

“茶就好,谢谢。”静雪应道。

“稍等,我去去就来。”

“好。”

“来,你的茶,来这里是旅行吗?”康宝问道。

“算是个短暂的旅行吧。”静雪微笑道。

“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嗯,暂时还没定。”

“有需要的话可以帮你介绍几个地方!”康宝热情道。

“不用了,谢谢。”

“静雪,我们走吧!宝儿麻烦你了。”皓阳请完假走过来说道。

“嗯。”

“客气什么!玩得开心。”康宝祝愿道。

“他是你好朋友?”静雪随意问了问。

“嗯,铁哥们,爷爷在哪里?”

“湾畔大酒店。”静雪答道。

湾畔大酒店座立于江水之湾故而得名。楼高三十层,可俯瞰全市风光,特别是晚上,一江两岸之美景格外靓丽。——江水悠悠,月湾银银,天地柔柔,客乡浓浓。如此美景令人梦醉客家之都。

从酒店到月湾桥足足堵了二公里的车,酒店门口的记者媒体越来越多,不停的在议论纷纷。郑熙月已经作完报导,正得意洋洋的在汽车里喝饮料刷微博等待主角的到来。

文皓阳已是成了名人自己却还浑然不知的往这边赶。郑熙月想了想,要进酒店却被保卫拦了下来,说是会义没开始除了工作人员不得进入。

她正郁闷之际见文皓阳与叶静雪被记者围着拥着堵着跟着艰难的往这边来,便抢上前去撞了个出口硬是把文皓阳拉了出来,文皓阳顺势把静雪带了出来。众保卫便上前把记者挡在门口,静雪领着他俩进了大堂。

“没事吧!?静雪。”皓阳关心道。

“嗯,没事,她是谁?”静雪回应道。

“我是皓阳哥的护法。”熙月自称道。

“别听她胡说,她是我同学的妹妹也是郑局长的女儿,叫熙月。”

“谢谢你,熙月。”静雪感谢道。

“不用谢,我只是皓阳哥的护法。”

“她疯惯了的,不用理她。”皓阳解说道。

“我帮了你还这么说我,良心都被狗吃了。”熙月心感不值道。

“不好意思。我错了,改天请你吃饭当赔礼道歉。”皓阳理亏道。

“不用了,虚情假意,在你眼里我怎么总是疯子?”

“是我疯了,理解不了你正常人的世界。”

“狡辩!”熙月负气而去。

“她没事吧?”静雪问道。

“熙月很天真也很善良,可我很多时候理解不了她。我去看看她,静雪,你跟爷爷说我一会儿就过去。”皓阳对静雪说道。

“嗯,要快点噢!”

“我会的。”

俩老爷子一身的黑色西服显得神采奕奕,正在跟旁边的万青河、万芸芸兄妹喝茶聊天,甚是开心。看着静雪走了进来,文老爷子便问:“皓阳呢?”

“遇见个熟人,一会儿就来。”静雪答道。

文老爷子放下茶杯说:“好,我们先去吧!别让嘉宾、记者们等太久了,这样不礼貌。”

叶老爷子笑了笑说:“主随客便,你说的算。”

“静雪,你再等等皓阳,我怕他耽误了。”文老爷子交代道。

“嗯,好的。”此刻万青河兄妹向静雪微笑点头以示问候。

文局长与郑局长早已坐在嘉宾席上与周围的来宾侃侃而谈。文局长锁着眉说:“老郑,熙月这丫头又闯祸了!”

“鬼丫头,难怪一大清早就往外跑!”郑局长醒悟道。

“现在各大媒体网络、新闻微博都是我们文家的事,皓阳更是成了焦点。”

“那不挺好,你们家股票肯定猛涨,你的知名度也提高了,皓阳也可以顺势而为,都是托我们家熙月的福。”郑局长玩笑道。

“人怕出名猪怕壮!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文局长无奈道。

“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静观其变。”

“伺机而为?!”说毕俩人相视笑了笑。

“没去见你家老爷子?”郑局长问道。

“还没来得及,也要抽个时间去见见他。”文局长答道。

“应该的,看,开始了。”

一男一女主持走上礼台,一番礼貌的说辞后请上市领导致辞。之后请上销售总经理万总对产品做一个全面的介绍。万青河一身灰色西服走上礼台,自信满满,高下在心。

“很高兴站在这里能为大家介绍本公司的最新产品。——有机茶类。这是个速食的时代,同行都觉着速溶茶的时代来了。我们公司并不这么认为。咖啡也许是速溶的好而速溶茶并不令人满意。”

此时只见万青河停了停,稍后继续说道:“茶精华已完全丧失了茶叶的滋味。茶文化的悠久历史又怎能速溶得了呢?我们公司的目的是还原茶叶最最原始的味道,提供天然无污染的产品,给消费者一个最健康放心的产品。”

“我想说的是,现在是一个速食时代没错但更是一个追寻健康的时代,只要我们拥有了健康何愁没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们公司的有机茶类包含了六大茶类,会在发布会后陆续上市,请大家多多观注指教。谢谢大家。”万青河总结道。

“让我用热烈的掌声感谢万总精彩的介绍。”男主持人说道。

“人们常说健康才是财富,有了健康就会有美满的生活。”万青河走下台随后女主持人接道。

“没错,喝茶能喝出健康何乐而不为!另外提醒各位来宾如有需要品尝有机茶类的可到我们茶叶品尝区品鉴,谢谢支持。”

“嗯,还是要请大家多多提出宝贵意见来帮助我们成长。”

“接下来请我们集团总裁文总作总结与展望。”

“热烈欢迎。”

文老爷子从坐椅上站了起来,招手让老林过去跟他嘀咕了几句,就慢慢地步履稳健地走上礼台。

老林急步来到静雪处说:“小姐,老爷让你们赶快过去,少爷呢?”

“正在换衣服。”静雪应道。

“好的,要快些,老爷已经在台上了。”老林着急道。

“嗯,马上,你先去吧!”

“好。”

“皓阳,好了吗?”静雪在房门口问道。

“好了,穿西服太不舒服了!”皓阳扯了扯领子说道。

文皓阳是一身白色西服,玉树临风、光彩照人、气质不凡,看得静雪傻眼了,原来人间真有白马王子,看得反倒让皓阳觉着是自己没穿好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行吗?”

“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很帅!”静雪夸赞道。

“那当然,本人就帅比宋玉、潘安。”皓阳自信澎涨道。

“好了,比宋玉还潘安,快走,快来不及了。”

“什么?……你。诶!就见个面有必要火急火燎的吗?”

“走了,啰嗦!”

静雪拉上他的手就急步快走。当老林回到会场,老爷子已讲完感谢词,接下来是总结及对未来的展望。

“告诉大家,我明年就八十岁了,我想我还能活二十年,为什么呢?因为我爱喝茶,喝茶能带给我健康。健康对于一个老人愈加的重要。茶伴随了我一辈子,绿茶像我的少年;白茶如我的青少年;青茶则像青年;黄茶似中青年;红茶似中年;黑茶就宛如老年。——就是我现在这个年纪,‘温润醇厚’的年纪。茶道最深的意义是蕴含了健康的魅力。”文老爷子缓缓道来。

此时静雪向他招了招手,他看到皓阳也在她的身旁就继续讲话,文皓阳则不自在不自然起来,静雪感觉到了,越是抓紧了他的手说:“没事的,一会儿微笑就好。”他点了点头。

“未来马子湖集团旗下的茶馆将会在全国连锁,给大家提供一个安静休闲的健康场所。我筹备已久的计划就要实现了,我很开心。另外还有个开心的事,是我孙儿皓阳特地来看我,请允许我请他上台。”文老爷子向皓阳招了招手。

礼台下掌声一片,静雪推文皓阳上台,他有些拘束不安的来到老爷子身边,文老爷子紧紧的拥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嗫嚅了几句。

“大家好,我是文皓阳,很荣幸能与大家见面。”皓阳礼貌的说道。

台下又是掌声一片,万青河看着不舒服,更令他不舒服的是他跟静雪走的太近太熟悉,便对身边的人说道:“阿洪,从今以后我需要了解文皓阳的一举一动。”

“可他是总裁的孙儿!?”阿洪担心道。

“我难道不知道?照办就是。”

“是。”

文老爷子继续说道:“他有些害羞,望大家见谅,人不服老不行啊!他是我的希望,望大家往后多多关照。”台下再次一片掌声。“接下来请大家观看节目表演。”

在掌声下文皓阳扶着老爷子走下了台,静雪迎了上来,一同扶他走到坐椅上,象他说的不服老是不行了,年纪大了站没多久就备加感觉累。

蓝心羽、林雯、欧阳采儿构成一个倒三角形,蓝心羽在中间弹奏古筝,林雯和欧阳采儿则在两旁表演茶艺——仿佛坐在乡村的庭院里。

晚霞鲜红如少女娇羞的脸颊,沏上一壶茗茶,方听溪水叮咚作响,草丛中昆虫尽情欢唱;晚霞逐渐褪去,星儿露出笑容,夜莺啼叫于千里之外,叶落于庭院则轻微可闻。微风拂云月儿初现,月色微淡不现物影,嫦娥轻舞独醉月宫,婉尔一笑众生迷离。

茶能让我远离尘世喧嚣觅得一寓宁静之所,筝曲则让我抛开世间纷扰锁事,在幻境中重修希望与勇气。文皓阳理解的或许对或许不对,有些东西本就见仁见智无需过于计较。

文皓阳看着蓝心羽她们走下台预示着发布会接近尾声,他莫名的想去见她们,也许她们那里就是一个安静的寓所,令人趋之若鹜。可是静雪拉住了他说道:“去哪里?等一会儿还有个饭局。”

“不想去!”皓阳推拖道。

“还没准备好?”

“嗯。”

文皓阳惊讶静雪读懂了他的想法。“皓阳,只是吃个饭,别多想,爷爷会尊重你的选择的。”静雪劝解道。

文皓阳是不喜欢那样的场合觉着太束缚了,无奈道:“是吗?”

皓阳看了看静雪,沉默不语,被人猜中心思并不是令人愉快的事。

“就当陪一下爷爷咯,行吧?”

“好吧!”

饭局后文皓阳跟静雪在湾畔酒店附近转了转,买了个檀木制的烟斗当礼物送给叶老爷子。老爷子爱不释手, 开心的像个小孩子,准孙女婿左准孙女婿右的叫个不停,把文皓阳搞得怪不好意思,只能借口公司有事就走开了。 感觉心里闷闷的就到清韵茶馆喝下午茶。

“文皓阳,今天想要喝什么茶?”采儿照旧问道。

“嗯,这个‘东方美人’吧!”

“采儿,怎么说话的?”林雯批评道。

“怎么了?”采儿不解的问道。

“你真傻还是装傻,他是总裁的孙儿!”

“我知道呀!是他要求叫他姓名的,我可不想挨骂。”

“被你气死了!”

“没事,她说的没错,就当是你们的朋友一样就好。”文皓阳表明道。

“你看,雯雯,就你多心。”采儿好胜道。

“文少爷,你是要把社会搞乱呐!”林雯指责道。

“我没那能耐!”皓阳谦虚道。

“文皓阳,你真是极品呀!”

“林雯,你是极品中的极品呀!”

“握个手吧!”

“好。”

“可以让蓝心羽为我弹个曲子吗?”文皓阳问道。

“我想她会愿意的,我去叫她过来。”林雯答道。

“您好,想听什么曲子?”蓝心羽走过来问道。

“这么拘束做什么!怪生份的,跟平时一样就好。”皓阳要求道。

“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呢?”皓阳反问道。

“感觉差距好远!”蓝心羽低声道。

“我现在不是在拉近它吗!只要你愿意相信就不会远只会更近。”

“好吧!相信你一次。”

“很好,弹一首现代的吧!”

“好。”

蓝心羽坐好,试拨了几下,觉着音不够准,便调了调;然后便舞动了手指弹了起来,弹的是周传雄的《寂寞沙洲冷》,听着耳目一新,别有一番味道。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又睡着了。书上说宝瓶座的人总是用睡眠来逃避烦扰,文皓阳在此作了一回证明。

“欧巴……欧巴……欧巴……。”熙月在电话里大喊大叫。

“喝酒了你?”皓阳问道。

“我遇到坏人了啦!”

“怎么回事?你在哪里?”

“他们把我关在笼子里……出不来了啦!”熙月不清不楚的说道。

稍后文皓阳听到一阵子的哭声、喊叫声:“我又没错。”又是一阵哭闹。

“你是郑小姐的男朋友吗?”一个男人的声音问道。

“我是他朋友。”皓阳答道。

“麻烦来一下派出所,他非要找你。”

“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一会儿就来。”

原来郑熙月跟同事今晚在云上酒吧庆功,喝高了,又被一个人撞倒了;对方也是烂醉,俩人就打成了一片,谁也劝不住,瞬间俩人成了酒吧的主角。老板报了警要他们赔偿损失,俩人就被带回派出所。

“阳阳,这么晚还出去?”文妈妈问道。

“妈,我有点事,一会儿就回来。”文皓阳应道。

“当心点。”

“嗯。”

文皓阳走进派出所便看见蓝心羽在哭。眼里噙满泪水,一片汪洋,似乎有太多的委屈。

“不是烂赌就是烂醉,现在还打架,派出所是我们家吗?”然而对方已烂醉,捶他也没任何反应。“蓝忠亮,你是我父亲吗?总让我这么悲惨这么狼狈。”

“好了,别打了!打死他也感觉不到,还是先带他回去,罚款改天再交。”

“王叔,谢谢。”蓝心羽感激道。

“罚款我来交,熙月向来爱惹祸。”文皓阳上前承担道。

“文皓阳!”蓝心羽惊讶道。

“你是郑小姐的男朋友?”王民警问道。

“是朋友。”文皓阳明确道。

“麻烦你了,她在隔壁。”

文皓阳看她鼻青脸肿,衣服也撕成了几块,却睡得跟猪一样,还梦呓不断。“请不要跟我们郑局长说,不然郑小姐扬言会收拾我们。”王民警请求道。

“好的,这疯丫头!搭把手帮我扶她到我背上。”文皓阳要求道。

“没问题。”

文皓阳背起熙月放到车上,再打了个电话给的士公司叫了一辆的士就开车往湾畔大酒店去了。等蓝心羽出来的士已经在等了。

“是蓝小姐吧!文先生帮你叫的车。”的士司机道。

“哦!好,谢谢。”

“王叔,每次都麻烦你。”蓝心羽表示歉意道。

“没事,回去吧!”

“再见!”

“嗯。”

文皓阳将熙月放到床上,累的在地板上坐了一会儿,看了看她,就起来给她拉上被子盖在胸口。“疯丫头,睡的真幸福。”接着他打了个电话给静雪。

“静雪,下午不好意思。”皓阳道歉道。

“没事,我懂的。”静雪理解道。

“我想请你帮个忙,你到1206房来一下。”

“好。”

“来了,这么快。”

“嗯,怎么了?”

“帮我给熙月换一下睡衣。”皓阳指了指床上酣睡的熙月道。

“她怎么了?”静雪疑问道。

“喝醉了,刚从派出所领出来。”

“我去帮你沏茶。”

“谢谢。”

“明天回去吗?”

“是的,你一定要多回来看看我们!”静雪强调道。

“我尽量。”

“文爷爷总念叨你,我也时常想见你,就不能跟我们在一起生活吗?”

“对不起!静雪,我会认真考虑的。”皓阳有意回避道。

“换好了。”

“你的茶。”

静雪接过来喝了一口便放在茶几上。“我还有行旅要整理就先回去了。”

“好,晚安。”

“晚安。”

文皓阳给郑局长打了个电话,说熙月因同事聚会喝醉了,在同事米雪家睡,不回家了。然后给熙月留了个纸条便回家了。

第八章 陷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