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甜蜜

  不知不觉已踏过重阳,前后几次来清韵茶馆都未见蓝心羽,让文皓阳有些疑惑,是还在伤心恐惧还是存心在躲我。

“喝什么?”林雯上前问道。

“西湖龙井。”文皓阳应道。

“要点心吗?”

“来一盘杏仁糕。”

“有什么话就说,使什么眼色。”林雯直来直去的说道。

“心羽还没恢复过来吗?”文皓阳关心的问道。

“有些。”

“她在躲我吗?”

“额,也有些。”

“不会吧!”

“我倒要问你,那晚你对她做什么了?”林雯直视着文皓阳问道。

“我没做什么呀!只是煮了姜汤,她喝了就睡了,我就回家了。”文皓阳真诚的说道。

“就这样。”

“是呀!不然呢?”

“文皓阳!唉!文皓阳!”林雯作怪道。

“怎么了?别一惊一乍的。”文皓阳担心的问道。

“你是喜欢心羽吧!”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真不靠谱!看你那傻样!到底是不是?”

“是。”皓阳肯定的应道。

“没见这么蠢的人!她要到你那边需要跨过‘重重高山’,而你到她那边却轻而易举。她虽然深爱却已经失去了信心。”林雯点明道。

“明白了,林雯你确实是极品中的极品,多谢指教。”皓阳感激道。

“我只是过来人,办法还得你自己想。”

“嗯。”

“帮忙打个电话给康宝,让他将采儿给我送回来,我都快忙晕了。”林雯瞒怨道。

“这小子,手脚挺快的。你忙,我马上就打。”皓阳有些惊讶的应道。

文皓阳较少回家吃饭,一旦他要在家吃饭,文母就会高兴的做满桌子的家常菜。文局长今晚有饭局回不来咯!错过了这一桌美味的家常菜,相比之下文局长平时哪会有这样的待遇!

“妈,我要出差半个月。”皓阳跟文妈妈说起。

“去哪里?”文妈妈问道。

“浙江,我明早就走,你跟爸说一声。”皓阳交代道。

“记得一天打一个电话回家。”文妈妈要求道。

“妈妈,我不是小孩!”

“文少爷,你也要体谅下妈妈,我得向两大家长汇报情况的。”

“说的跟真的一样,又不是封建社会!”皓阳诧异道。

“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呀!”

“吃饱了,我去收拾行旅。”

“阳阳,记住咯!”文妈妈叮嘱道。

“行了,我慈爱的妈妈,我尽量就是了。”

“这才是妈妈的好儿子嘛!”

“是,母亲大人!”

“这孩子……!”

清韵茶馆开门不到十分钟,文皓阳便来了。蓝心羽看到他就有意的往里头走,文皓阳急步赶上,拽着蓝心羽的手就往外走,诡异的向林雯笑了笑,林雯也报之一笑。

“文皓阳,干什么?”蓝心羽踉踉跄跄的说道。

“跟我走就是了。”文皓阳应道。

“现在在上班!”

“先上车。”文皓阳半推半就的将蓝心羽送上车,开车便狂奔。

“要去哪里?”气道。

“上榉。”皓阳答道。

“停车。”

“干吗?”

“我说了我还要上班。”心羽恼道。

“总想着上班,无聊不无聊?”皓阳呛道。

“我一天不上班就少了几百块的工资,比不了你文大少爷。”

文皓阳沉默不语,将车停在路旁。回头看着蓝心羽说道:“我知道你来我这里有太多的担扰和不安。”

心羽低下头。皓阳接着说道:“那么就请你坚定的待在原地不要走开。”她抬起头望着文皓阳,眼睛里噙满眼泪。“我过去就好,好吗?除非是你不喜欢我!让我走开。”

心羽低头不语,沉默良久,她脑海里一片硝烟不知要作何回答。皓阳继续说道:“不要觉着有任何负担,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我要打个电话请假。”心羽低头低语羞道。

文皓阳噗嗤一笑。“我早让林雯帮你请了。”

“哼!雯雯这叛徒!”

“那我们就出发?”

“嗯。”

上榉客家想思谷是粤闽赣边生态最好的地方。森林覆盖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五,有着中国规模最大的相思红豆林,有情人总在此采撷红豆以寄相思。还可以在此品尝这里的传统美食——豆腐、糍粑等。

此时眼前一层层金色稻浪,此起彼伏。惊扰了成群的麻雀,令它们起落不定。还有优美的山歌丝丝如耳,朴素无华,自然天成。

在远处一家老小在辛勤的收割稻谷。黄犬在田里戏耍,似乎是伴随着主人的歌声在买力的跳舞庆祝丰收。

蓝心羽看的入神,心想这里是不是就是陶渊明所谓的世外桃源呢!沿着田 埂走了一段路,来到依山而建的仓子下村,由于山似盘腿而坐的雄师在朝拜南台卧佛,故而称之为雄师拜佛。

在仓子下村他们尝了农户家的豆腐和糍粑,对其自然纯正的豆香和米香赞不绝口。随后穿过溪流,可见仙女回眸瀑布、相思湖——据说是牛郎织女离别之际,织女伤痛欲绝,滴泪成湖,俗称织女之泪、红豆林。

可是,现在身处红豆林中却无红豆可采,如何来寄托相思。令文皓阳无比 遗憾,只能沮丧的离开。

“左手给我。”心羽说道。

“开车呢!”皓阳答道。

“一下子就好。”文皓阳将手伸了过去。

“好了。”

“红豆手链!哪里来的?”皓阳惊喜的问道。

“在村里的工艺店买的。”心羽心情愉快道。

“我怎么没看到。”

“你走路跟螃蟹似的,怎么看的到。”

“谁螃蟹?!”皓阳内心不快道。

蓝心羽抬起右手到胸前。“我这里刻的是: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你那刻的是: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一对呀!王维太伟大了!”皓阳脸色由阴转晴的高兴道。

“看好前面,得意忘形。”

“呵呵呵……”

车在高速上奔驰,胜过脱缰的野马,他们在三明市区住了一晚,一大清早就继续往北走,在晚上十一点左右到达浙江乌镇。入住西栅内的宾馆。

秋的清晨,它像带着面纱的少女,出水芙蓉般圣洁。有着月牙儿似的微笑,秀发轻柔如流水,散发着百合花儿的香气。

心羽依着栅栏坐在竹椅上,深陷薄雾围绕的乌镇,仿佛跌入了梦镜中。店老板走过来微笑着问道:“很美是吧!”

“嗯!真想作它一世的情人。”心羽笑着答道。

老板给她送了一壶茶过来并在她的对面坐下。心羽感谢道:“谢谢。”

“下场秋雨会更美。”老板称赞道。

“可以想象!烟雨江南,她印花伞下的回眸,是多么醉人的情意绵绵。”心羽引深说道。

“可惜姑娘是女孩子,要不可以在我们这里找个美丽的媳妇。”

心羽开心的笑了笑。“确实,不过是美好的事物总是令人爱怜共鸣,我也是心生感触罢了!”

“男朋友呢?”

“在睡觉,他开车太累了。”

“姑娘如此疼惜他,我想一定是你的如意郎君吧!”店老板猜测道。

“嗯,是的。”心羽欣然应道。

“难怪姑娘如此动情!”

“老板说笑了。”

“看你幸福的样子,我都不忍心打扰了。愿你们在乌镇有个美好的回忆。”老板祝愿道。

“谢谢。”晨光洒在心羽的身上,如披着幸福的外衣,犹为迷人。

“皓阳,起床了。”心羽拉开窗帘,河水悠悠远去,阳光瞬间钻进房间里,散发着光彩。

“不要吵我好吗?”皓阳讨饶道。

“快十点了。”心羽坐在床缘说。文皓阳将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搂着,脸贴在她脸上。

“让我再睡一会儿就好。”

心羽也不挣扎,只是心跳的厉害,感觉呼吸困难,脸也在发烫。时间静静地走过,不留痕迹。“好了吗?”

“嗯。”文皓阳搂着心羽坐了起来。

“还不放手。”心羽说道。

“嘻嘻嘻……”皓阳坏笑道。

“我在楼下等你。”

“好嘞!”

“心羽,有什么好吃的嘛?”皓阳心急的问道。

“都准备好了,过来吧!”心羽应了应。

“还是我家心羽细心周到。”

“有这么好吃吗?跟饿狼似的!小心咽着。”

“没事,就是饿了。”

“男朋友,你的烧卖。”老板打趣道。

“我的?”皓阳奇怪道。

“是啊!男朋友。”店老板应道。

心羽在一旁偷笑。文皓阳却提高嗓音喊道:“我说这位阿姨,我不是你家男朋友!”逗的吃早餐的客人都笑翻了。

“没睡醒呐你!老板逗你玩的。”心羽开解道。

“不早说,丢脸死了。哦!你俩合伙的。”皓阳幡然醒悟的说。

“我们可没有商量过。”心羽否认道。

“是啊!配合默契吧?男朋友。”老板送过来一壶茶说道。

皓阳回答说:“真被你吓坏了。”此时三个人都笑了。

“我跟姑娘挺投缘的,所以来见见你这个男朋友。”店老板说道。

“谢谢,青睐。”皓阳应道。

“你们聊吧!不打扰了。”

“好。”

文皓阳买的是东西栅的联票,到处乱逛,不受限制。景点太多,文皓阳逛累了不肯动,拉也拉不走,蓝心羽也只好坐下来休息。稍后街道暗了,人影匆忙,文皓阳望望天,雨点打在脸上,顿时兴奋不已,精神百倍。

“心羽,我们去骑车吧!”皓阳兴奋不已的说道。

“傻呀!下雨呐!又哪里来车呢?”心羽看了看天说道。

“下雨!路上才没人才有意思,看!对面店里有车。”

“真要骑呀!?”文皓阳抓起心羽的手就往对面的店里奔去。

“心动就对了!不要被生活磨灭了激情,时不时打破生活常规,才会觉着人生是如此的美好。”皓阳兴奋的越发不可收拾的说。

“该发疯的年纪就应该发疯!?”心羽心动的问道。

“完全正确。”

街道上阒无一人,俩人在青石路上急驰,大声欢笑,高声呐喊,上演着雨中之恋,几乎所有的游客都成了观众,见证着他们的爱情。

“我们去哪里?”心羽问道。

“想去哪里去哪里。”皓阳高声的答道。

“到了哪里算哪里。”

“对了,go!go!go!”

“冲啊,我是雨中的公主。” 心羽高声喊道,话语冲不破雨帘被淹没不见。

“我是雨中的王子。”皓阳跟着喊道,然而在雨中却没激起半点的声响。

“我们就是雨中的公主、王子。”他们异口同声的喊道,可仍旧在雨中无声无息的消失殆尽。

“皓阳,雨太大了,我看不清楚。”

“放慢速度,跟着我。”

大雨仍旧毫不停歇,迫使我们的‘公主’、‘王子’不得不停下车来躲在屋檐下。正如有首歌所唱的:“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和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

他们俩人相视而笑,雨水在脸上划落带着诱人的光彩,相互吸引,相吻相拥,瞬间忘了全世界。

“刚刚还在传一对热恋情侣的浪漫爱情,合着是你俩呐!?”老板看着俩人全身湿透仍笑眯眯幸福的样子知道是所料不错。“快来喝姜汤。”

“谢谢。”心羽感激道。

“女朋友,真贴心!男朋友,你能不能不闹心?”店老板玩笑道。

“恐怕不行。好了,我不说了!我的腰肉要被你捏胖了。”皓阳苦笑着说道。

“心羽姑娘,吃醋了!别介意。”店老板意会的说。

“不会,就看不惯他得意忘形的样子。谢谢你的姜汤。”心羽爽快的答道。

“也是凑巧,有一位寸发客人也淋了一身雨,就让煮了一锅的姜汤,说还会有人需要,这不便宜了你们。”

“还是得谢谢你,我们先去换衣服。”心羽再次感谢道。

“去吧!别感冒了。”店老板关照道。

“嗯。”

据传西栅的夜晚很是迷人,老板也是极力推荐。雨后的夜晚添了一丝的清凉。文皓阳租了一艘船,说是要夜游整个乌镇,还在乐器店租了把古筝给心羽。

文皓阳躺在船头上,看着月华初上,灯火阑珊,清风佛面,江水悠悠,心绪宁宁。片刻,佳人雅奏,琴声入耳,余音袅袅,天上人间。

“姑娘,好技艺。”船家老伯称赞说。

“让老伯见笑了。”心羽谦虚道。

“邓丽君是我们这一辈人的梦中情人,你用古筝弹她的《我只在乎你》还是那样娓娓动听。”船家老伯欣然道。

“她也是我的梦中情人。”皓阳看着心羽欣慰道。

“有你什么事!”心羽娇羞训斥说。

“小伙,有眼光。”船家老赞扬道。

“老伯有听过《春江花月夜》吗?”心羽问道。

“没有。”

“我弹给你听。”

“好,老头子我也附属文雅一回。”文皓阳仍旧躺在船头,此时闭上眼睛,静心聆听。

他们游完乌镇,蓝心羽已生眷恋之情,依依不舍。还跟老板合影,邀她有空到广东来玩,并留了电话地址。

文皓阳则是玩心已起收不回来,上北国下沙漠皆因《红豆》而起,心羽悔恨当初不应送他红豆手链。他们在北国只待了一天,就为了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我们一起颤抖,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然后直奔沙漠地带,结果车子抛锚了,俩人差点没渴死,文皓阳却还豪气干云的说:“我拔山涉水只为一睹荒凉,如今得偿所愿,死而无憾。”好在遇到驴友团而得于脱险。

令心羽无语的是他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牵她的手走过荒芜的沙丘,可能从此以后学会珍惜天长和地久。

文皓阳的疯狂她有些不能理解如文皓阳不能理解郑熙月,倒记恨林夕怎么写出这样的歌词来!真是害人不浅,偏又遇上文皓阳这样的脑残粉,让她无可奈何。

原本半个月的旅程,却用了二十五天,文皓阳还自鸣得意,悠哉游哉快哉爽哉!心羽却难免失落,一是一个月工资没了,二是要回到现实。

第十章 甜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