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死讯

  秋去冬来。“旅行都回来两、三个月了,怎么还无精打采的?”林雯双手忙碌着问道。

“皓阳一天没给我打电话发信息。”心羽忧怨道。

“你不会打过去呀!”林雯说道。

“皓阳说过累积了太多事情,要忙上一阵子,我不想干扰他。”

“那你发什么牢骚?”

“我就是想他了!”

“热恋中的人,不可理喻!”

“雯雯,你不想你家孙福?”心羽反问道。

“我们已经过了热恋期。”林雯答道。

“哦!采儿,你呢?”心羽向着采儿问道。

“我和康宝哪有那么快就到你们这个阶段。”采儿低头说道。

“皓阳肯定要加班,我去给他做便档,我先回家,你们多帮帮忙。”心羽心血来潮的说道。

“晕死!”林雯莫名其妙的说。

“我们有答应吗?”采儿疑问道。

“不然怎样?奇怪!孙福的电话怎么打不通?”

“还是想了吧!口是心非。”采儿打趣道。

“就打个电话而已。”林雯挂了电话应道。

文皓阳看着心羽打嗑睡,感觉像在看一幅名画,有着迷人的魅力。心羽托着侧脸的手滑了下来,皓阳立马伸出手托着她的下巴以免她撞到桌子上,心羽睁开眼,看到皓阳托着她的下巴,满脸羞涩。

“不好意思,不小心睡着了。”心羽满含谦意的说。

“看你嗑睡也是一种享受。钓到龙虾了吧?”皓阳揶揄道。

“讨厌,不许取笑我。”

“我只是问你嗑睡的感想。”

“哼!说了不许取笑我,听见没有。”心羽命令式的说道。

“你这么大声怕没人听见?”皓阳提醒道。

“文皓阳!”心羽使劲用眼睛瞪着他,皓阳笑而不语。

“两口子能不能别在单身人士面前秀恩爱!”康宝上前来插话道。

“宝儿,没事回你家去。”皓阳随之应道。

“康宝,采儿算什么?”心羽质问道。

“对不起,羽姐,我说错话了。都怪我心直口快,我该死。”

“狡猾的狐狸。”心羽直白道。

康宝僵笑着转向皓阳说:“皓阳,怎么月主子好久不来,我的胃都想她了。”

“你自己不会去问她呀!”皓阳应道。

“我哪敢呀!”

“那就没办法咯,心羽,我们走。”

“嗯,好。”

“诶!吃货也糟罪,下辈子谁还作吃货!”康宝自讨没趣的说。

郑熙月自上次病了后,就一直埋头工作,跟她的前辈在调查三方集团暗箱操作的事; 最近事情已有突破,可是前辈却不知所踪,让她多日惶恐不安。

时至今日傍晚,由路人发现,警方证实,熙月的前辈死于美江河;身体已水肿发臭且面目全非,而尸检报告是自杀。

前辈的死讯让熙月痛苦不已难于接受,她不相信是自杀,无由来的怎么会自杀?她隐隐的感觉是谋杀,心里下定决心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喂,有事吗?”皓阳拿起手机说,见没有回应继而再说。“你怎么了?又感冒了?”

“伤心!”熙月情绪低落道。

“不得了!”

“别瞎猜,打开电视。”

文皓阳打开电视正在播放本市新闻。——大概是说,今天傍晚时分,发现三方集团总裁助理孙福死于美江河,据警方证实为自杀。皓阳看着问道:“这与你何关?”

“孙福,他是我前辈,是去调查三方集团‘黑幕’的,这肯定是谋杀。”熙月痛苦着说道。

“你冷静冷静,可不能乱说。”

“我很冷静,这事只有我和前辈知道,肯定是金益强有所察觉而杀人灭口。”

“熙月,无论是自杀还是他杀,你可千万别冲动也不要做傻事,听到没有?”皓阳惊慌道。

“知道。”熙月答应道。

“那个孙福是不是清韵茶馆林雯的男朋友?”

“没听他提过。”

“哦!先这样吧!我去打听打听关于孙福的事,你要答应我一定别冲动。”皓阳要求道。

“嗯。”熙月答道。

电话挂断后,熙月便去找她父亲,她想要了解更多事情的原委,只能求助于她父亲的帮忙。而皓阳是立马给心羽打了个电话。

“喂。”皓阳电话接通后听到有哭泣声遂问道。“哭了吗?”

“我没事,是雯雯。她一向坚强,我从来没见她这么伤心过。”心羽伤感道。

“电视上播的真的是她男朋友?”

“是的。”

“心羽,不要慌不要难过也不要哭,你要比她冷静,要安慰照顾好她,知道吗?”皓阳安慰道。

“我知道,好了,不说了。”心羽看着林雯毫无心思的说。

“好。”

羽心看着雯雯哭个不停,采儿也哭成个泪人。林雯还边哭边自言自语。“怎么会自杀呢?前几天还好好的,他还买了部手机送给我。”

“雯雯,别伤心了,也许是意外。”心羽劝说道。

“心羽,他怎么可能自杀呢?!我不相信,都是骗人的。”

“我也不相信,多好的一个人,是不可能自杀的。”采儿也跟着哭泣道。

“采儿,你就别添乱了好不好?”心羽无奈的瞒怨道。

“采儿……”林雯紧抱着采儿。

“雯雯……”采儿也抱着林雯。

“你们别哭了,好不好!!!”心羽的眼泪在眼窝里打转。

心羽人没劝住,自己也不知不觉地哭了起来,结果三个人抱成团哭个没完没了。文皓阳的话早被抛到天边去了。都说女人是感性的动物,谁又能否认呢?!只是未到伤心处而已。

三方集团一直以来都是马子湖集团的竞争对手,文老爷子也一直都在关注和留意三方集团的信息。如今总裁助理无端自杀,心感蹊跷,相信一定会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内幕,也许是一次击败对方的好机会也说不定。

“静雪,认识这个孙福吗?”文老爷子问道。

“不认识,他去三方集团不足三个月。”静雪认真的答道。

“你联系下青河,让他了解下情况。”

“好。”

“老林,三方集团是自食其果,正好借此为皓阳清除障碍。”文老爷子转向林师傅说道。

“老爷,您吩咐。”林师傅恭敬的应道。

“雇人去调查,一定要找到线索。这事绝对保密,包括静雪在内。”

“明白。”

“静雪,你应该知道,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可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万青河诚恳道。

“我已经跟你说过,我心里早已经有个人了。”静雪答道。

“就是那个文皓阳文大少爷。”

“我希望你俩能和睦相处。”

“这不是要灭绝人性吗!我们是情敌,怎能相处和睦?”万青河生气道。

“你心里若容得下世界,你便是世界的宠儿。”静雪劝解道。

“别跟我讲什么大道理,当初为什么一直要激励我发奋图强?”

“只是觉着男子汉大丈夫应当有所作为。再说文爷爷跟万伯父皆是对你寄以厚望。”

“借口,我不信一点情意都没有?”万青河质问道。

“有,也绝不是男女之情。”静雪决绝的答道。

“不相信,我会一直等你,直到你答应为止。”

“青河,你何苦如此固执!”

“因为我爱你爱到骨子里。而文皓阳跟本不爱你,他对你只是青梅竹马的情意罢了。”万青河恨恨的说道。

“没关系,我的爱就是为了让他能够幸福。”静雪大义凛然的应道。

“静雪!!!”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希望你能尽早想通。”

“你真狠心!”

“清河,我真的希望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静雪真心诚意的说。

“不可能,我累了,挂了。”电话嘟嘟的声音听的静雪忧心忡忡。

万青河想老爷子让我去了解三方集团的情况就是还信任我,所以老爷子这方面可以不用太过担心。“阿洪,去联系下金总,我需要跟他见个面。”

“好的,什么时间?”洪飞应道。

“今天晚上。”

“我就去。”

“等一下,让他注意尾巴。”万青河提醒道。

“是。”

时间稍纵既逝,不是珍惜就能挽回的。万青河望着窗外飘动的云彩说:“金总,有必要非要弄出人命吗?”

“我也不想,没想到他是记者!只要文件曝出去,你我都要完蛋。”金益强解释道。

“什么文件?”

“我公司重要的保密文件及你我私下交易的录音。”

“什么?录音!你还背着我录音!金总啊金总!你这么不相信我真要被你害死不可,现在怎样?找到没有?”万青河瞬间惊恐不安又气又恨的说。

“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就是没找到!没想到他孙福还是条硬汉子,死活也不肯松口,没办法就灭口了。”比起万青河,金益强倒是淡定许多。

“真是一群饭桶,文件有没有到媒体手里?”

“没有,万总放心啦!我会处理好的。”金益强劝慰道。

“放心?!我现在随时都可能进监狱,叫我怎么放心?!”万青河暗讽道。

“据我调查很可能在她女朋友林雯手上,我正在派人监视。”

“金总,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我可不想在监狱里跟你见面。”万青河强调道。

“一定解决。”金益强首肯道。

“但愿如此。”

万青河从金益强那里回来,满脸的担忧,他知道一旦这事败露,自己的一生就彻底完了,金益强办事太不让他放心了,他必须另做打算。“阿洪,去调查一下孙福的女朋友林雯,尽量避开金总的人。”

“是。”

“等一等,问问那个人录音有没有可能在林雯那里?以及调查一下她周围的人,她与谁最亲近。”万青河仔细吩咐道。

“是。”

郑熙月去孙福家看望他的父母,看到老俩口坐在门口,孙母一直在哭,孙父则坐在旁边抽烟,一根接一根。赶忙跑上前去问道:“伯父伯母,我是孙哥的同事,出什么事了?”

“我老俩口出去买菜家里就糟了小偷,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孙母哭诉道。

“报警没有?”熙月关切的问道。

“报了。”孙父应道。

“丢东西没有?”

“东西倒没丢。”孙父青着脸说。

“是冲着福儿来的,我福儿都被他们害死了,还不罢休!”孙母哭喊道。

熙月看着老俩口不知说什么好,她内心愧疚、心酸。孙福是独子,又尚未成婚,以后谁来照顾他们呐!金益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必遭报应。

令熙月奇怪的是谁会来乱翻东西呢?又有什么目的呢?金益强!——难道前辈手里还有他的罪证!不在家里那么会在哪里呢?——熙月的脑袋瓜子飞速运转着——难道是在他的那个女朋友林雯那里!对了,就是林雯。

第十一章 死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