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针锋相对

  今天醒来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世事总是难以预料,有偶然的也有必然,皆因我们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早上,文皓阳接了万青河的一个电话,一些他难以料想、不愿接受的现实,皆浮出水面。而他却还要经受牢狱之灾。

“文总,近几日过得很幸福嘛!夫唱妇随,恩恩爱爱的,羡煞死人了!”万青河鄙夷的说。

“有什么指教?”文皓阳不客气的应道。

“我就是嫉妒了,想告诉你个秘密。”

“有事快说。”

“别急嘛!蓝心羽还记得吧?”万青河得意的挑衅道。

“你怎么知道她!?”文皓阳惊心不已,恐惧随之而来。

“惊讶吧!我可比你跟她熟多了,她可是我表妹,如假包换的。”

“她是你表妹?!”

“不错,该想到什么了吧!你这么迟钝!怎么能是我的对手呢?”

“心羽,她……她还活着!”

“没人肯跟你说嘛?连静雪也瞒着你,她可比你聪明多了。”万青河添油加醋的说道。

“静雪也知道!我不信你的鬼话,我凭什么相信你!”文皓阳失控的生气道。

“你不得不信,接一下视频吧!看清楚没有?把她的头抬起来。”万青河将手机对着蓝心羽兴致勃勃的说道。

“是,老板。”看守应道。

文皓阳看着绑在柱子上晕迷中的女孩,跌坐在椅子上,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却又不得不相信,她确实是心羽,只是瘦了、憔悴了、破了相。

“看清了吧!她是蓝心羽——是马子湖茶荘弹琴的女孩——是美文居图书室的那个女孩,你怎么就不认她呢?真够负心的!我可怜的表妹呀!”万青河不怕厌烦的细细解释道。

“你疯了吗?你想怎样?”文皓阳恼怒的喊道。

“我不想怎样,只是让你知道事实真相。”

“你混蛋!她是你表妹,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这怎么能怨我呢?都是你把她害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呀!”万青河咄咄逼人的呛道。

“我没有,心羽,我不是故意的。”皓阳瞬间被击中要害,心里的防堤被洪流冲破,一发不可收拾。

“好了,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安心的等着坐大牢吧!”

“求求你,放了她吧!”

“你求我?我可承受不起!我想这是你最后一次见她了吧!你就当她早死在你的手上不就行了。”万青河慢条斯理的建议道。

“万青河,你这没人性的畜牲。”文皓阳怒吼道。

“骂的好,我还想告诉你,刹车时刹车器是不是失灵了呢?哈哈哈……!”

“我要杀了你!”

“可惜你没机会了,再见,我们的文总。”

电话挂断,文皓阳失魂落魄,手机跌落在桌底却毫不察觉。不久,警察就将文皓阳带走了,他不问也不反抗任由他们架着走。

此时,万青河却在得意洋洋。——相对于受害者,施害者有时候不是更加悲惨吗?一生都要背负着愧疚、遣责、罪行去生活,这将是多么有趣的人生啊!

他看着绑在柱子上的蓝心羽和蓝忠亮对洪飞说:“阿洪,让他们一定看好咯!只要不出意外,我们就要大功告成了。”

“是。”洪飞迅速的应道。

叶静雪刚出门办事回来,才知道文皓阳被带走,却没有人知道原因。公司人心惶惶,她去找万青河,万青河并不在办公室,她赶紧打电话给郑熙月让她向他父亲了解下情况,却久久不见回复。静雪心急却没有好的办法,只好去电话告知了文老爷子。

岂料皓阳被拘的消息传得飞快,中午时分已被电视台报导出来:主要是讲马子湖集团现任常务副总裁文皓阳,肇事车祸致人死亡且逃逸,现被刑拘调查。受害人家属蓝忠亮提供了大量车祸现场照片,同时他还指控市公安局局长及市财政局长隐瞒包庇,两大局长现已被停职调查。

此新闻一出便传的沸沸扬扬,静雪看的更是心惊胆战,她猜想这一切定是万青河的图谋,没想到他如此可怕。郑耀星兄妹也是万万没想到,父亲与文叔叔也被牵扯其中。而两大局长夫人皆哭成个泪人。

文老爷子关了电视,径直往叶老爷子处走去遂问道:“看了吧?”

“嗯,他在向你宣战呢?”叶老爷子忧心的应道。

“是我小看他了。”

“有办法吗?”

“找到那女孩一切就将不攻自破。”

“怕是早被他害了。”

“正是我担心的。”

“车祸本就是阴谋,只因证据不足,没想到还是个计中计,真是后生可畏呀!”叶老爷语气沉重的感叹道。

“先断他左膀右臂,让他自乱阵脚,才有破绽可寻。”文老爷深思熟虑后果断的说道。

“金益强?”

“是的,老林让‘寸发’去办吧!将金益强送进监狱。”文老爷子向林师傅交代道。

“是,老爷。”林师傅答应后转身就走。

一天后,静雪去见了皓阳,看到他悲痛落魄的样子,很是伤心,关切的问道:“皓阳,你好吗?”

“你明知心羽还活着却瞒着不告诉我,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多么的痛苦吗?!”皓阳瞒怨道。

“我知道,就是知道才不愿再让你背负着痛苦与愧疚。”

“谎言,全是谎言!”

“我只是深爱着你,就如你深爱着她一样,有什么错呢?如果我是错的,你难道就是对的吗?我的深爱怎么就成了谎言呢?”静雪泪落于脸像粉色的玫瑰蒙上了雨露,惹人怜爱。

文皓阳看着她,眼泪不知不觉从她眼眶里落了下来。悲切的说:“是我蠢!我无能!对吧!”

“不是,是万青河太可怕了!”

“万青河,我要杀了他,这畜牲不如的东西。”

“你要冷静下来,你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我们都会帮你的。”

“帮我把心羽救回来,我想见她。她被万青河抓去了。”

“好。”

静雪走出警察局,抹去眼角的泪痕。给万青河打了个电话,就往他家赶去。直截了当的说:“蓝心羽,是你抓走的?”

“是。”

“你害她还不够吗?何况她还是你表妹!”

“可不是我,是文皓阳将她害成现在这样的。”万青河仍不承认答道。

“这不都是你设计好的阴谋诡计吗?”静雪讽刺道。

“谁有证据?如果你只是过来诽谤我的,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

静雪压了压怨气怒火说:“你要怎样才肯放过他们?”

“我要你现在就做我的女人。”万青河将静雪强行搂在怀里说道。

“你最好别动,扰的我心情不好,我可没心思去放过他们!”万青河将脸贴在静雪的脸上威协道。

“你无耻!”静雪挣扎着挣扎不动遂骂道。

“随你怎么想,我只要知道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我……!”

“看来文皓阳在你心里也没那么重要,那就算了。”万青河狡黠的说道。

“好,我答应。”静雪两眼无神的答应道,文皓阳的影子在她眼前来来回回的晃个不停,不自觉的眼泪夺眶而出。

万青河窃喜,得意忘形的将静雪抱进房间放到床上,正在解开她的衣服。他的电话却响个不停,他气愤地停了下来,过去接了电话。气恼的说:“什么事?”

“万总,金总被拘捕了。”洪飞焦急的说道。

“什么?!”万青河惊愕不已,他转了几圈遂问道:“你在哪里?”

“公司。”

“等我。”

万青河挂了电话,面向静雪,强装镇定的说:“我有点小事,要先去处理。”

“什么时候能放了他们。”静雪没好气的问道。

“交易没完成,这事以后再说。”

“你混蛋!”

万青河不理会静雪的辱骂却假装镇定的说:“记得走时帮我关下门。”

静雪看着他匆匆的离去,想必是出什么大事了,心里诅咒他不得好死。后来她才知道是三方集团的金益强被抓了,他与万青河有着相互勾结的利害关系。他被抓,万青河才会如此的恐慌。

三方集团总裁金益强与黑帮勾结洗黑钱、贩卖毒品,其公司产品均添加有微量可卡因。证据确凿,现已被拘捕。郑耀星看到这条新闻,顿时眼睛发亮,进而兴高采烈的喊道:“警官,警官,警官,我要见我妹妹,帮我打个电话让她来见我。”

郑熙月接到电话立即赶了过来遂问道:“哥,什么事?”

“林雯将死时跟我说了五个字:手机、家、孙福。起初我不懂什么意思,之后才慢慢明白,她是在告诉我证据的线索。——手机在孙福家!手机里肯定有相关证据。我一直不说,是怕害了你们,也怕他们毁了证据。金益强一直都在监视着孙福家。”

“现在金益强已经被抓了,想必这些证据也没什么用了!”

“有用,如果我猜的不差,这些证据跟马子湖集团的万青河有关,他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这些证据或许能帮到皓阳他们。”郑耀星耐心的解释道。

“我懂了,我这就去取回来交给警方。”熙月果决的说道。

“熙月,还是要当心一点。”

“知道,哥!”

“这几天是凶煞日吗?大老板接连入狱,这世道真是够乱的。”一位医生看着电视调侃道。

新城医院,此刻,康宝正在医院里守着受伤的欧阳采儿。看了这几天的新闻,他难免愧疚,他知道文皓阳是被陷害的,他是个间接的的陷害者。他本想翻过这一页,将它永远埋藏掉。哪知他们不依不挠,还打伤了采儿。

采儿只是陪蓝心羽去散散心,他们要抓蓝心羽,她拼命的护着,却被打的到处是伤。他怨恨他们,金益强的入狱,让他增加了勇气和信心。他决定去投案自首,同时举报了洪飞。

第十七章 针锋相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