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接近

  自从郑熙月从马子湖茶荘回家以来,不去上班也不出门,整天跟她母亲腻在一起,郑局长一回家又是递鞋又是接包,殷勤有佳,让人摸不着头脑。

“妈妈,要不要礼物?”熙月诚恳的问道。

“又不是过年过节,也不是我生日,干嘛要送我礼物?”郑妈妈疑惑不解的说。

“你要不要嘛?”

“不要。”

“那你要什么东西?”熙月再次寻问道。

“什么东西呀?!”郑妈妈随口应了应。

“有没有喜欢的衣服啊!鞋子啊!手饰啊!”

“没有。”

“那我请你吃大餐?”熙月毫不死心的建议道。

“家里好饭好菜的,干嘛要去吃又贵又不干净的东西。”郑妈妈点明道。

“妈,你就没什么想要的?”

“真没有,烦不烦啊!这几天一直问啊一直问。”郑妈妈不耐烦的抱怨道。

“我不是想补尝你嘛!”

“我不用你补尝。”

“怪胎!”熙月灰心丧气的说。

“我才是生了你这怪胎。熙儿,老实跟妈说,你是不是又闯祸了?”郑妈妈一本正经的问道。

“没有。”

“那是不是哪里病了?”

“没有。”

“那怎么这么反常呐!”郑妈妈惊异不已的说。

“不要算了,爸,你要什么东西?”熙月转而向郑局长问道。

“啊!你去帮我买包烟。”郑局长反应迅速的说。

“就一包?”

“那就二包。”

“太少了吧!怎么能满足我的孝心。”熙月不满意的说。

“月月,你是不是真闯祸了?”如此反常令郑局长惊愕不已的说。

“没有,你跟妈怎么就不信呐!”

“我跟你说孙福的事你不许再管,还有那林雯。别惹祸上身。”郑局长警告道。

“爸,皓阳哥的事干嘛瞒着我?”熙月反而质问道。

“皓阳又怎么了?”正好郑耀星下楼来听他们说起皓阳遂问道。

“这事没那么简单,越少人知道对他越好,你既然知道了就绝对要保密,知道吗?”郑局长强调道。

“哥,还没来及告诉你,不知你整天在忙些什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熙月回应道。

“月月,我刚跟你说的记住了没有?”郑局长叮嘱的说。

“记住了,我去买烟。”

“这丫头!耀星你也要尽量的置身事外知道吗?”

“知道了,爸。我还有工作没做完我先上楼去了。”郑耀星从厨房拿了瓶矿泉水走出来说道。

“耀星,妈妈给你拿些糕点,看你晚饭都没吃几口。”郑妈妈关心的说。

“不用了,妈,我先去忙了。”郑耀星应道。

“饿了跟妈妈说哦!”

“知道了。”

“他多大个人了,又不是小孩子,真是瞎操心。”郑局长满脸写着不认同的说。

“你才瞎操心,有一个局的人给你管还管不够!连我说话也要管。”郑妈妈反讥道。郑局长听后沉默不语继续看新闻联播。

郑耀星回国以来,一直忙着明年春夏的发布会,还有一些设计方案。一有时间便去美文居坐坐。一是因为万芸芸在那里;二是因为方便,就在公司附近。以致于他不是经常在家,对于皓阳的事,他只是听说一些,并不祥细清楚,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哥,妹子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无籽青提,已经给你洗过了。”熙月双手托着一盘子的青提走进来说。

“变温柔贴心了,哥不愁你嫁不出去了。”耀星夸赞道。

“你就是瞎操心,妹妹虽不是倾国倾城也是貌美如花,怎么会嫁不出去?好吃吧?”

“嗯,挺鲜甜爽口的。”

“嘿嘿,我让老板事先冰冻了一会儿。”

“谢谢妹子,你认识林雯?”耀星吃着青提问起。

“算见过几次,凑巧的是她居然是我前辈孙福的女朋友,也是皓阳哥公司里的员工。”熙月仍是惊奇的说。

“哥,难道你也认识?”

“没有,只是好奇问问。”

“哦!”

“你跟我讲讲皓阳的事吧!祥细的讲讲!”

“好的。”

郑耀星很喜欢看书,空闲的时候会到美文居的图书室看看书,有时看的入迷会在那里呆上一整天。最近他迷上了《春秋》,觉着那时候的人很是厉害,能看清形势利弊而预见生死。——如“吾见申叔夫子,所谓死生而肉骨也。”他很佩服北孔南札两位圣人。如今看到季札访国,更是如痴如醉,佩服的五体投地。

“羽儿,怎么伤成这样!苦命的孩子。”万红英摸着心羽的脸痛心的说。

“红姨,别伤心,我没事的。”心羽心里伤心口里却劝慰道。

“你舅舅跟我说,我还不相信,蓝忠亮真该千刀万剐。”

“我父亲虽然混蛋,但他没有要伤害我,只是意外。”

“他不管你死活,拿钱走了,半点良心都没有,你还替他说话。”万红英气愤的说。

“不然怎样呢?命里就是他的女儿,脱不了的关系。”熙月无奈的答道。

“我的傻孩子呀!你男朋友呢?”

“结束了!”

万红英迟疑了一下说:“结束了就结束了,不能共患难的也肯定是个混蛋。”

“他有权力选择的。”心羽苦笑着说。

“羽儿,如果你还不能很好的保护好自己,就不要太过于善良,只会伤到自己。”

“我心里无愧。”

“真是跟你妈妈一个样!在这里习惯吗?”

“嗯,很好。”

“如果不习惯来阿姨那里,阿姨养你。”万红英将心羽拥在怀里说。

蓝心羽眼睛瞬间红了,哽咽着说:“谢谢红姨,不用的。这里挺好的。”

“芸丫头要是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来收拾她。”

“芸芸一直对我很好,亲如亲姐妹。”

“她应该的。”

心羽拥抱着万红英感觉很是温暖,久久的不愿放开,真想一直的抱着,就这样的抱着。

郑耀星虽然不认识她们,但无意听到她们的对话,以及看到这一幕,难免有些感触。他不想打扰到她们,放下书上三楼喝茶。

“来了。”万芸芸欣喜的拉上郑耀星的手说。

“嗯。”

“一会儿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好。”郑耀星欣然的答应。

“我哥的公司要设计几款茶艺员的服装,要不要我帮你接下这个案子。”

“好,我改天请你哥吃饭洽谈。”

“你要怎么感谢我呢?”万芸芸娇声的说。

“你要我怎么感谢?”郑耀星机智的说。

“还没想好。”

“想好了,告诉我,我一定满足。”

“你说的!”

“嗯。”

万芸芸开心的向一位妇人招手,当她走近,郑耀星才发觉她就是图书室的那位妇人,她口中的芸丫头便是万芸芸。那位羽儿叫她阿姨,她跟万芸芸是什么关系?他大概能猜到一二,后来才清楚她们确是表姐妹。

“姑姑,这是耀星,我男朋友。”万芸芸兴奋的郑重介绍道。

郑耀星起身礼貌问候:“姑姑,您好。”

“你好,坐吧!”万红英不屑的应了应。

“谢谢!”

“芸丫头,什么时候弄来的男朋友?”万红英直言不讳的说。

“姑姑,怎么说话的!耀星别见怪,我姑姑说话直。”万芸芸圆场道。

“没事,姑姑真性情。”郑耀星大气的说。

“在哪里上班?”万红英接着问道。

“就在这附近。”

“他是设计总监,刚留学回来。”万芸芸忙补充道。

“不错,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万红英不依不侥的追问道。

“还没想过。”郑耀星略显尴尬的答道。

“是没想还是不想,如果只是想玩玩,你可别招惹我家芸芸,赶紧闪远些。”万红英口气强硬的说。

“姑姑,早知不让你见了,都瞎说些什么呀!”万芸芸瞒怨的说。

“我怎么了?”万红英一脸茫然不觉的样子。

“耀星,不好意思,你自己先坐会儿。”万芸芸一脸歉意的说。

“我怎么了嘛?”万红英向着芸芸重复道。

“求你了,姑姑,跟我走吧!”万芸芸拉着万红英边走边央求道。

“姑姑,我听芸芸的。”郑耀星思虑后说道。

万红英和万芸芸听郑耀星这么一说,都愣了一下。万芸芸满心的感动但仍拉着万红英往外走。万红英满意的说:“丫头,这小伙不错。”

“你饶了我吧!”万芸芸恳求的说。

“真不错!”

“知道了,您老先走,行不?”

然而,郑耀星虽是下定决心答应了万红英的要求,可是静静地看着芸芸离去,却是沉默不语,脸上显着迷茫。

二百万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足够安定的过好一辈子,也许很多人一辈子也赚不到二百万,根本不知道二百万的概念是多少。蓝忠亮却是清楚明白的,拿着二百万的感觉,失去二百万感觉,还历历在目。

蓝忠亮债台高筑,享受了几天就被哄抢一空,仍是不足于抵还债务,仍烂赌斗殴醉生梦死,仍过着流浪汉似的生活。他盯着金闪闪的项链自言自语,这是万文娟留给她女儿的唯一值点钱的遗物。却也是蓝忠亮当年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阿娟,好久不见。你过的好吗?孤独吗?心羽过去陪你了,我不是故意的,你会恨我吧!我活该变成这样对吧!没关系,你恨吧!诅咒也可以!世上有几个人能随心所欲的活一回?你还应该感谢我这个浑球!必竟心羽过去陪你了。”蓝忠亮痴痴的喃喃自言。

“老板,他在那儿!”

“抓过来。”金益强命令道。

“是。”

三、四个大汉一过去就把蓝忠亮一顿毒打。“叫你躲,躲去哪里!”“害我们好找。”“去死!”“还有金项链!”一鹰爪子就抓了过去,被蓝忠亮抓着不放。

“放手……敢不放手……还不放手。”肚子接连被狠狠地踹了几脚,忍不住疼痛才松开了手。

“还给我。”蓝忠亮倦缩成一团痛苦的低声说道。

“休想,当还债了。”

“老板,人抓来了。”

金益强走下车,靠近蓝忠亮蹲下说道:“兄弟,人活着就得尊守游戏规则,拿了钱就得办事,天经地义,别耍小聪明。”

“先还我项链。”蓝忠亮挣扎着说。

“这就没意思了,给我打。”金益强高声的命令。一阵乱打乱踢,打的蓝忠亮嗷嗷乱叫个不停。金益强用脚碰了碰蓝忠亮的头说:“说吧,包在哪里?”

“还我项链。”蓝忠亮不屈的重复道。

金益强揣了蓝忠亮一脚发狠的说:“不识相,再打。”再一次被狂奏后,蓝忠亮已瘫在地上。“快说,包在哪里?”

“我……要……项链。”蓝忠亮趴着一动不动断断续续的说。

“什么项链?什么鬼项链?快给他!给他!”金益强怒火中烧的说。

“是,老板。”一大汉将抢过来的项链扔在地上应道。

蓝忠亮捡起项链,看着笑了笑,紧紧握住,绝不允许任何人再从他手上抢走。金益强则凶神恶煞的瞪着蓝忠亮说:“可以说了吧!?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蓝忠亮咳了咳说:“我……带你去。”

“很好,拉他上车。”

“是。”

林雯一直缩在角落里观察着这所有的一切,她是跟踪金益强而来。那日她跳入美江河,被河水冲到下游的一个村镇,遇上好心人而获救。

她休养了几日就回到了城里,她不告诉任何人,就是为了跟踪金益强;她坚信孙福一定留有他们的罪证,不然他们不会如此的迫害自己。

她一定会找到罪证将他们绳之以法,还孙福一个公道,也给自己一个交代。不然这辈子是无法再安心的生活下去了。

金益强很是狡猾,她一直没有多大的收获。但最近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她意外的发现金益强跟马子湖集团有着某种交易。

她还了解到心羽的死似乎与他们也有所关联,让她不得不怀疑如今掌管马子湖集团的万青河是否与金益强相互勾结,营私舞弊,谋财害命。今天更是个大喜的日子,皇天不负有心人,她隐约觉着真相就将大白于天下。

“耀星,我就要找到证据了!”林雯喜不自禁的说。

“你在哪里?”郑耀星忙问道。

“跟着金益强往江北去。”

“太危险了!”

“机会就只有这一次。”

“再等等……不行吗?”郑耀星失落的说。

“我不能再等了,看着他们逍遥法外,我食不下咽,夜不能眠。”林雯气气的说。

“我不是在帮你嘛!”

“谢谢你的承诺,其实我一直都不曾怀疑过你的诚意。你不用再劝我了。”

“好吧!答应我到了哪儿要第一时间给我打个电话或是发个短信。”郑耀星要求道。

“好,挂了。”

郑耀星着急的不知所措,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定了定神。拿了车钥匙就往家里赶,直奔他父亲的卧室,翻出了保险柜钥匙取了他父亲的手枪揣兜里就走。

“耀儿,什么事这么么着急?”郑妈妈觉着奇怪遂问道。

“没事妈,晚上不回来吃饭了。”郑耀星忙应付着说。

“这是怎么了,匆匆忙忙的怪让人不安的。”

郑耀星开车往江北去,也不知去哪里,就在江北乱转,等着林雯的电话或短信。

林雯看着金益强他们进了一栋烂尾楼里,便让司机把车靠在路旁停下,付了钱,跟了过去,发了短信给郑耀星,告诉他大致的位置。郑耀星一收到短信也就立马赶了过来。

走过许多断坦残壁,蓝忠亮从旮旯处的杂物堆里将包找了出来。金益强的手下立马抢了下来递给他。他看了看除了两部手机,其它都是女孩子用的一些小物件,他将两部手机分别递给两个手下,让他们查看手机里的所有内容。

“一定看仔细咯,看里面有没有我们要的东西。”金益强强调道。

“是,老板。”

“这确定就是我要的包,没骗我吧!?”金益强疑惑的看着蓝忠亮问道。

“确定。”蓝忠亮低声答道。

“你要敢骗我,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希望你别自作聪明。”

“我不敢!”

此刻,林雯已躲在隐蔽处窥视。她认出那包包是心羽最喜爱的,两部手机分别是她和心羽的,他们在找什么呢?据她所知她俩的手机里根本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值得他们如此大费周章。

“老板,没有。”

“老板,这个也没有。”

“看仔细了吗?”金益强寻问道。

“是的。”两大汉同声答道。

“再看一遍,免得万总又埋怨我办事不仔细。”金益强命令式的说。

“是。”

“包里的东西全在这里吗?”金益强试探式的问蓝忠亮。

“全在。”蓝忠亮肯定道。

“你不会私藏了什么吧?”

“我没有。”

“搜他的身。”金益强指了指蓝忠亮面向一个大汉说道。

“是。”

片刻就将蓝忠亮全身翻了个遍,什么也没找到。“老板,什么也没有。”

“那就奇了!你俩看的怎样了?”金益强转向在查阅手机的两个大汉问道。

“老板,还是没有。”

“我这个也是。”

“兄弟,你最好没骗我,不然我一会儿就让你横尸荒野。看好他,我打个电话。”金益强向蓝忠亮威协说,转而向手下下达命令。

“是。”

“万总,你给的信息有误吧,这两部手机里都没有我们要的东西。”金益强鄙夷道。

“不可能!”万青河惊异道。

“确实是,都看了几遍了!”

“肯定还有一部手机。”

“难道真是蓝忠亮那混蛋藏了起来?!”金益强怀疑的说。

“不可能,他只是我的棋子而已。”万青河肯定的说。

金益强突然压低了嗓音说:“万总,处理点事,挂了。”

金益强向手下示意围了过去。原来是林雯为了听的更清楚靠的太近被金益强无意间看到了。林雯看到他们围了过来,起身拔腿就跑。

“快追,必须抓住她。”金益强情急的喊道。

此时,蓝忠亮趁机撞倒了一个人,便拼命的逃跑,他其实撒了个小小的慌,项链也是包里的,也是为什么蓝心羽拼死要护着包的原因。

金益强看到追过去的手下,冲他们喊道:“别管他,抓那个女的要紧,绝对不能让她跑了。”不一会儿林雯就被抓了回来。“是你,没死呀你!”金益强羞辱道。

“你不死我怎能死。”林雯咒骂道。

“臭丫头。”

金益强一巴掌搧了过去,林雯嘴角立马渗出了鲜血。“金益强,你不得好死。”

“也轮不到你说。”又是一巴掌搧了过去。“身上有东西吗?”金益强问了问手下说。

“就一部手机。”

“查看了没?”金益强追问道。

“也没有我们要的东西。”

“说吧,孙福送你的手机在哪里?”金益强拍了拍林雯的脸说道。

“别说我不知道,就是知道,死也不会告诉你。”林雯强硬的说。

“你这是自找苦吃。我待孙福不薄,可他却背叛我,不知好歹!”

“你伤天害理,凡是有良知的人也不会跟你同流合污。”

“哼!天真。这社会上还有干净的人吗?真是笑话。”金益强耻笑道。

“都比你干净。”林雯驳斥道。

“是呀!没能力的人都很干净!你虽然不说我也迟早能找到。你已然失踪了,我会永远让你失踪下去。对我而言你现在太危险了,只能让你去陪孙福了,是不是还得感谢我呢?”

“混蛋,杀人犯!”

“做了吧!”金益强吩咐手下道。

“真杀?!”

“废话,快点。”金益强命令道。

“姑娘,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不识时务。”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林雯本能的往后退不慎摔倒在地。

“别挣扎了,安心上路吧!”一大汉猛扑了上去。

一刀子捅了过去,正中心脏部位,鲜血瞬间染红了衣裳,拔出刀子,血流不止。“住手!”喊声突然而至既高又大成撕裂状,接着一声枪响,金益强他们见情形不对仓惶而逃。——是郑耀星,他找来了却来迟了。

只因位置不明确,他又出国多年,找了许久才找到这里。却看着初恋情人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当警察将要赶到的时候,有个高大的寸发男人拉着他走,他死活不肯走,只是死死的搂着林雯,泪流满面。伤痛欲绝!结果他被刑拘,理由是杀人嫌疑及私藏枪支。

郑耀星回国大部份是因为对林雯的承诺。林雯是他的美好的初恋,只因一次误会,他伤害了她且伤害的极深。他承诺过林雯,他会补尝她,只要她要求的都会尽力去做,让她满意。

他有一次去美文居,偶然看到万青河与金益强在一起,于是他热烈的追求万芸芸是为了能有更多的机会接近万青河。对于万芸芸他不无愧疚。相处一段时间才知道万芸芸并不参与万青河的事,反而是一个好姑娘。他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帮到林雯。不曾想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痛恨自己的过错,责怪自己的无能,痴痴呆呆好几天,谁见皆忧怜!

第十四章 接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