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激流暗涌

  文老爷子送给文皓阳八个字:“弗躬弗亲,庶民弗信。”他是紧记在心。上任半个月以来,他从再加工、拼配、质量、包装、销售各个环节入手,从第一线开始了解学习。

因此他也是攒了不少的人品,公司各个阶层也是对他另眼相看。静雪从中的协助指导让他事半功倍,不得不佩服老爷子的用心良苦。可是利益所致难免招些许人的记恨。

“静雪,有空吗?”万青河看到静雪在公司大门口遂走近真诚的问道。

“不好意思,有约了。”静雪决绝的推却道。

“明天呢?”

“最近很忙!”

“只是吃个饭而已!何必拒我于千里之外呢?”万青河不满的说。

“青河,真的很忙,改天再约好吗?”静雪借口推辞道。

“好吧!”

“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万青河看着静雪坐上文皓阳的车子远去,他明白静雪是在躲他,千方百计的不想跟自己再有任何的纠缠。这刺痛了他的自尊心,他更加不甘心就此认输了。

“万总,值不值得?”洪飞感概道。

万青河肯定的说:“没有值不值得,只有喜欢不喜欢,走吧!”洪飞跟了上去。感情能成就一个人也能毁掉一个人,文皓阳与万青河就是鲜明的对比。可惜却只有一个叶静雪。

“怎么愁眉不展的?”文皓阳看到静雪双眉紧锁遂问道。

“嗐,我不知道要以何种方式去跟他相处了!”静雪叹惜的说。

“万青河?”

“嗯。”

文皓阳看了看静雪揶揄道:“你不会想红杏出墙吧?!”

“说什么?”静雪睨视着皓阳手迅速的扯着他的耳朵不放。

“唉哟!耳朵要掉了。开着车呢大小姐!”

“明知我心烦,还戏弄我。”

“我错了,放手吧!”皓阳讨饶道。

“就是欠教训。”静雪气气的说。

“你一直处理的挺好的。十全十美还不一定好。何必杞人忧天呢?枉你冰雪聪明!”

“可是我总是不安心,担心他会做出出格的事来。”

“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担心了,下车吧!到了。”

“嗯。”

文皓阳母亲想见见未过门的准媳妇,特地邀请静雪到家吃饭,还把大忙人文局长叫回家来作陪衬。

“妈,我们回来了。”皓阳将车停好敲门叫道。

“我等的都心焦了!”文妈妈兴高采烈的迎上来开门道。

“可不是,都成焦炭了。”文局长打趣道。

“有客人呐!瞎说什么。”文妈妈对着文局长嗔怪道。

“静雪是自家人。”文局长笑笑的说。

“叔叔好。”

“阿姨好。”

静雪遂向两位家长问好,而文妈妈只顾拉上静雪的手,从头看到脚的看个不停。皓阳哀怨道:“妈,你也帮我拿下东西呀!”

“你自己拿!多大个人了你!”文妈妈不理不采的说。

“你这是要媳妇不要儿子了!”皓阳叹气道。

“今晚,她们是主角,爸帮你拿。”文局长劝慰道。

“还是老爸靠谱。”皓阳向文局长坚了坚大拇指道。

“那当然。”文局长得意的应道。

“静雪,很久没见了!出落成大美人了。当年见你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子呐!”文妈妈看着既惊讶又夸赞个不停。

“是我不对,没有时常来拜访叔叔、阿姨。”静雪谦恭礼貌的说。

“静雪,你的东西。”皓阳将礼品放到静雪身旁。

“好的。”

“阿姨,这是给你的礼物。”静雪将礼品双手托着递个文妈妈。

“真懂事。”文妈妈兴奋不已的说。

“叔叔,这个是给你的。”静雪同样将礼品递个文局长。

“谢谢。”文局长欣然接受道。

“饿了吧?”文妈妈兴奋之余遂向静雪问道。

“还好。”静雪微笑着应道。

“我们吃饭去。”文妈妈起身牵着静雪的手就走。

“妈,我也饿了呀!”皓阳失宠的叫嚷道。

“你自己不会过来嘛!”文妈妈爱搭不理的说。

“走吧!我都没吃醋你吃什么醋!”文局长一脸同情的拍拍皓阳的肩宽慰道。

“爸,我们是不是失宠了?”皓阳一脸无辜的问道。

“看着像!”文局长微笑道。

蓝心羽在万青河那里得知蓝忠亮的近况,她很感谢万青河肯帮她这个忙。她想要要回母亲的项链,可是找了一段时间仍是找不到蓝忠亮的影踪,令她心灰意冷。

然而,蓝忠亮却根本不知道她女儿还活着而且在找他。万青河告诉蓝心羽的也只是点到为止并不祥细,他也压根不想让蓝忠亮知道蓝心羽还活着。

今日台风刚过,天朗气清。万青河去到文皓阳办公室,恰巧静雪也在。便邀请道:“文总,能否赏个脸一起去喝个下午茶。”

“当然愿意。”皓阳爽快的答应,转而看了看静雪。

万青河遂机灵的追邀道:“静雪,芸芸很是想念你,还怨你一直不去看她呢?”

“确实有段时间没去见她了!”静雪有着些许遗憾的说。

“所以一起去吧!人多热闹。”万青河趁机邀请道。

“好吧。”静雪勉强答应道。

万芸芸得知他们要来,早做了准备,选了个好位置,摆上茶具、糕点,就等着他们的到来。片刻,看他们进了大门,就迎了上去。万青河见妹妹迎了出来就问道:“准备好了吗?”

“嗯,跟我来。”万芸芸对答道。

万青河他们来到坐位相继坐下。万芸芸亲自泡茶招待,熟练有余,不愧是万伯父的女儿,文皓阳称赞不已。万芸芸则谦虚的说:“见笑了。”

“比我强好几倍!”皓阳惭愧的说。

“不知羞,芸芸可是国家一级茶艺师。”静雪揶揄道。

“静雪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万芸芸微笑着向静雪恭维道。

“芸芸,文总,文爷爷的孙儿。”万青河借机介绍道。

“文总,我妹妹。”

“听万奶奶常提起你,夸你聪明能干。”皓阳经万青河介绍遂接话道。

“是嘛!我可是常听静雪姐常提到你的。”万芸芸则看着静雪怪声怪气的说。

“芸芸,别乱说。”静雪忙打岔道。

“我可没乱说哦!”万芸芸不理会静雪继续说道。

“她呀不贬低我就算好的了。”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俩今天算是正式见面了,以茶代酒也碰个杯吧!”万青河建议道。

“好,一起来。”皓阳附应道。

“以后的工作还望文总多支持多包容。”万青河客气的说道。

“我有不对的地方,也请万总多体谅多指教。”皓阳也谦恭的说道。

“一定。”万青河豪气的答应道。

“静雪姐,今天不许走了,留下来陪我几天吧。”万芸芸向静雪肯求道。

“恐怕不行,最近忙得很。”静雪捥拒道。

“让他俩去忙,你操什么心嘛!”

“他俩也忙得晕头转向了。”

万芸芸再次央求道:“我心里闷,真想跟你说说心里话。”

她们自顾自的在聊,完全把文、万两个男人撇开了。万青河趁机道:“有什么想说的就现在说吧!我正想去找本书。文总,一起吧!”

“好的。”

万青河他俩下到二楼图书室,人还真是不少。万青河立马找借口说:“文总,我找本书,你随意。”

“好的。”皓阳随口应道。

万青河并不是真心找书的,他打了个电话,随便拿了本书就走了。此刻,蓝心羽正在专心的整理图书。文皓阳四处看看,正好远远地看到了她;虽然只是侧脸,却足于让他震惊、疑惑、犹豫。

在这世上真有这么多相像的人吗?心羽、万奶奶的外孙女、这个女孩子,还是她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怎么可能!心羽已经死了。难道父亲骗我?怎么会呢?!蓝忠亮是收了二百万才肯罢休的。莫非真就有这么相像的人?

文皓阳看了许久,不自觉的渐渐地靠近,没来由的紧张,想看个清楚;却被对方发现了,蓝心羽匆匆忙忙的躲开,不让他找到。他四处张望寻找,终不见她的踪影,却见到了静雪急急忙忙的朝他走来。

“找什么吗?”静雪看到皓阳这样自然而然的问道。

“好像看到一个很熟悉的人,现在不见了。”皓阳答道。

“公司出事了!”

“怎么了?”

“销售部全体员工罢工了!”

“为什么?”皓阳惊讶不解的问道。

“要求加薪。”静雪不安的应道。

“我们回公司。”

“嗯。”

“销售部谁负责?”皓阳边走边问道。

“青河。”

“他人呢?”

“已经先回去了。”静雪心里已是七上八下了,开始渐斩的清楚幕后的操纵者是谁了。

“我们去找他。”

“好的。”

“万总,怎么回事?”皓阳推门而进静雪紧随其后。

“员工嫌工资低,要求加薪。”万青河淡淡的说道。

“你要怎么处理?”

“加薪的事,我不能擅自做决定,所以等你们回来。”

“就没有其它办法?”皓阳追问道。

“暂时没有。”万青河立马答道好像知道文皓阳要问什么似的。

“谁带的头?”

“不清楚。”

“万总,销售部是你在管,你不清楚谁清楚!”皓阳指责道。

“可我真是不清楚。”万青河慢慢地不急不躁的答道。

此刻,文皓阳才想到耀星对他的提醒,才明白万青河的心机有多深,不仅仅是因静雪而敌视他。皓阳看到他如此怠慢的样子气恼的说:“那我是不是该怀疑是你带的头?”

“你可以这么想,清者自清。”万青河不温不火的辩解道。

“万青河!!!”文皓阳怒吼后甩门离去。

“太让人失望了,不是吗?!”万青河看看静雪得意的说。

“是你做的?”静雪质问道。

“是。”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你不知道吗?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公司,文皓阳他担不起这一家之主的重任。”万青河有模有样的狡辩道。

“借口,是为了满足你的私欲吧!”静雪毫不留情的擢破他的谎言。

“静雪,你怎么就不相信我?他哪里好了?”

“我今天还相信你们会成为好朋友,没想全是你的诡计。”

“我早说了,我跟他绝不可能是朋友,只能是敌人。”万青河高声强调道。

“好吧!我俩也没有必要再做朋友了!”静雪决绝的说完就走了出去。

“为什么总是向着他。真是绝情呀静雪!叶静雪!”万青河看着静雪的背影是真情是失落是无奈是气恼。

文皓阳在办公室坐立不安,来回跺步。静雪推门走了进去。遂问道:“怎么样了?”

“更糟了,有人向电视台提供消息,好在熙月接到了电话,能来电话向我问明情况,说要尽快解决,不然是捂不住的。”皓阳如热锅上蚂蚁焦躁不安。

“有什么对策吗?”

“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公司声誉会受很大影响,万不得已只能先满足他们的要求。”

“可是,其它部门为此事也闹起来又该怎么办?”静雪忧虑的提道。

“我也是有此顾虑才下不定决心。”皓阳叹气道。

“文总,可以进来吗?”财务部经理敲门叫道。

“什么事?罗经理。”文皓阳请进罗经理问道。

“总裁适才让我准备的文件让我转交给你。”

“好的,谢谢。”

“我先去忙了。”

“好。”

文皓阳看了看文件面露喜色,然后拿给静雪。“是销售部业绩统计表和销售部薪资统计表。”静雪看了看诧异的说。

“还是近三年的。”皓阳指明道。

“很明显公司是在亏本养着他们。”

“解铃还需系铃人,我去找万青河。”

万青河看着桌面上的文件咬牙切齿的说:“文皓阳,别得意的太早,好戏还在后头呐!阿洪,让他们都散了吧!”

“是。”

“金总那边有消息吗?”

“金总说,林雯死了别人也不会知道文件的下落,再找也不会有结果。”洪飞恭恭敬敬的答道。

“你转告他,该监视的继续监视,该找的还得继续找,别松懈。”万青河吩咐道。

“是。”

“蓝忠亮呢?”

“找到了,在金总的控制之中。”

“好。”

“你先去吧!”

“是。”

文皓阳打了通电话给文老爷子道谢,然后便与静雪一同去看望熙月。在马子湖茶荘相见后,一直忙于公司的事,没来得及去见她。趁今天的事,她全力帮忙没让事态进一步恶化,去向她道个谢。

“有去看过你哥吗?”皓阳关心的问道。

“去了几次。”熙月静静地答道。

“他现在好不好?”

“挺好的,就是不太说话。”

“熙月,别伤心,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的。”静雪握着她的手安慰道。

“谢谢,静姐,只是难免会想到前辈和林雯,心里就难免有些难受。”熙月伤感的说。

“恶有恶报,只是时间未到。”

“我总觉着他有话要跟我说,可是最终还是没说。”熙月深深的吸了吸气收起了失落、伤感。

“耀星是很慎重的人,可能是有什么顾忌吧?!”皓阳猜测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有时间不妨多去看看他。”

“这个我知道。”

“咱们不说这不开心的事了,走,我请你们去吃饕餮大餐。”皓阳赶走阴云大方的说。

“没心情!”熙月没精没采的应道。

“心情是吃出来的。难得文总这么大方,熙月,怎么能放过!”静雪一旁激励道。

“好,听静姐的。”

“这就对了,出发!”

第十六章 激流暗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