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良知

  蓝忠亮捡了块较锋利的石块,费了几天的时间,今天终于把绳子磨断了。他发现门口的守卫已是心不在焉,无心再看守他们父女俩,无疑是受新闻报导内容的影响。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闪躲在蓝心羽处,帮她解开绳子,拉着她的手,躲到靠近门口的墙角处。他观望了一会儿,捡了快石块扔到草丛里,看守的人没在意,他接连扔了几次,两个看守商量着走了过去。

蓝忠亮趁此时机,左手拉着蓝心羽,右手拿了块大石头冲出去,连砸了两、三个看守,拉着蓝心羽的手拼命的跑,看守们在后面猛追。一个不小心蓝心羽碰到了一块突出的石头,摔了一跤,她看着蓝忠亮着急的样子说:“你走吧!别管我了。”

“说的什么话!”蓝忠亮看着看守渐渐逼近,心里甚是焦急,他干脆把心一横将蓝心羽拉了起来。“父亲我欠你的太多,就让我这一次都还清了吧!如果还是不够!我下辈子再还你。这个给你,快跑。”

他把项链塞到蓝心羽手心里便向看守门冲了过去,和他们缠斗在一起。蓝心羽看了看手中的项链,难掩伤痛之情。“心羽,你倒是快跑呀!快跑呀!”她看到父亲口吐鲜血的在冲她喊。

心羽哭喊道:“爸!”

“你快跑!跑!”蓝忠亮听她喊了一声爸已是心满意足,死死的抱着两个看守的腿不放。蓝心羽边跑边哭,两、三个看守还在后面狂追。一时她不知要跑去哪里,随后她想到了阿姨,她的万红英阿姨。

“阿姨,救我!”心羽跌入万红英的怀里哭求道。

“怎么了?羽儿。”万红英关爱的摸着心羽的脸莫名的问道。

“有几个坏蛋要抓我,他们打死了我父亲。”

“别哭,羽儿!阿姨不会让他们再伤到你的。”

万红英拥着蓝心羽,将她藏到阁楼里。片刻后,几个看守上门要找人,万红英不肯。吵吵嚷嚷的正僵持不下。随后她丈夫双手举着两口锅走了出来,锅里的菜还在噼噼啪啪的响。呵斥道:“你们想干什么?”

“找个人!”其中一个看守软软的道。

“我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赶快走,别妨碍我做生意。”

“你找死是吧!”另一个看守蛮横道。

“想打架?那就来吧!别光站着呀!”

“识趣的!你们最好赶快走,我已经报警了。”万红英警告道。

“哼!咱们走着瞧!”

果然是识时务的人,一溜烟似的都跑了。万红英向她丈夫竖了竖大拇指说道:“算我没嫁错你!”她丈夫举着锅憨傻的笑了一会儿便去了厨房。

万青河与金益强相互勾结洗钱、出卖马子湖集团产品技术、谋财害命,已被相关部门拘捕。洪飞被抓,万青河便已知大势已去,他没有逃,他静静地坐在办公室等着,等着他将要面对的现实。他只给静雪去了通电话,过了一阵子静雪才接。

“青河?!”静雪接起电话问道。

“静雪,我输了便是输了,无愧于心。请你相信我是真的爱你,也请你谅解我的不择手段。”万青河听是静雪就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一直都信,只不过……”

“不用再解释,谢谢你还能接我的电话,祝你幸福。”说完电话便挂断了,静雪难免感伤。

郑耀星去美文居看万芸芸,俩人见面什么话也没说。万芸芸情绪低落的靠在郑耀星的肩膀上,一动不动,累了就趴在他怀里,犹如一个受了伤的孩子。

“蓝心羽,为什么总是躲着我?你是在惩罚我吗?”文皓阳抓着心羽的手久久不放。

“我没有。”心羽倔强的回答道。

“可你这样,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那你要我怎样呢?我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还能喜欢我、爱我吗?”心羽指了指脸上的伤疤哀伤道。

“你为什么就不信任我!不告诉我呢!难道我们的感情还抵不过一道伤疤吗?”

“我是害怕了——你知道吗?我想我赌上了毕生所有的勇气和运气,就为了能跟你相爱,可是依旧没有一个好的结果。我……我已经经受不起命运的再一次捉弄了。”

“可我怎么能放心的下,不管你呢?”皓阳看着心羽伤心自责不已。

“你要管我! 只会让我余生都不得安宁快活。”心羽硬着心肠恶狠狠的说。

“好!好!好!既成陌路便不相欠!”

文皓阳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用军用小刀在右脸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瞬间渗了出来,在右脸上画了几道血红的线,在向颈部蔓延。蓝心羽吓的花容失色,立马打了120报警。

蓝心羽跟万红英回了趟马子湖茶荘,是跟奶奶和舅舅道别的。她要去乌镇,在那里去开始全新的生活。文皓阳已从韩国回来,脸上已没有了刀痕,恢复了以往俊美的脸。现在,他在跟文老爷子下围棋,静雪守在他身旁帮着他出谋划策。

完结

水无绪

第十八章 良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