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4章:两种极端的生活

  “你这是在教训我吗?切!我怎么做人需要你这个乡巴佬来给我上课”曾俊逸吼道。

“哼!真是个自大的家伙!我在大学时期也做过外卖服务员,对于收入非常有限的家庭,从事那种兼职工作,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减轻家庭的压力,无论是刮风下雨,只要客人点了餐,你就要去送外卖。

“在我们哈尔滨的冬天即使带棉手套,手也一定会冻裂的,经常因路滑而摔倒,夏天三十多度的高温,顶着太阳骑着脚踏车,驮着沉重的送餐箱,一天下来肩膀被汗水浸的血红生疼的,那种感觉,你这种人是永远也体会不到的,没经历的家伙,就把嘴闭上!”秋萍眼睛湿润了。

曾俊逸没有想到这样弱小的身躯,为求生计和改变命运而透露出的那种坚毅的表情,虽然自己二十几岁的时候就走遍天南海北,甚至国外的大小知名城市都曾留有自己的足迹。

所见所闻的事情也不乏很多,看到秋萍实实在在的生活,使自己感觉活到三十岁,也没有感受到实实在在的人生,如果说秋萍靠自己打工积攒的钱来完成学业,得以在这个城市里生存,那也就是所谓的打拼吧。

自己虽然口袋里总有花不完的钱,但却没有实实在在的体会过在外面,赚过一毛钱的感觉,脑子里充满了无数个打造自己梦幻般的品牌形象,但从来没有实践过从几十块钱发展到一个亿的那份艰辛和喜悦。

几十块钱发展到一个亿,是普遍人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应该说是白日做梦,至少是姜秋萍这样身份的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可是有的人只要肯踏实做事,能够务实的投入一些精力,想要创造一个亿的成就,也不失为有多难的事情,这样的人也许就是曾俊逸,必定他的曾祖父就是靠几十块钱发的家,经过家族几代人的艰辛经营才打造了他如今的身价!

因为曾俊逸和姜秋萍是完全不在一个社会层次生活的两种人,如果说秋萍是靠一点一滴的打拼来争取自己的生活权利,那曾俊逸就属于“跳跃式”人生,也可以理解为绿色通道,有些事情不必参与也不必费事,成长到每个阶段,其生活都是有人打理的。

如果秋萍正在医院里苦苦的排队等待就医,那曾俊逸一个电话私人医生必到,姜秋萍如果在公交车上挤的东挪西窜汗流浃背,那与此同时曾俊逸可以开部豪华跑车,伴着清风和音乐轻松的行驶在路上,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也谈不上公平与否,人生下来的命运不同,成长的经历就截然不同,最终步入到现实生活,一个是身不由己,一个是逍遥无忌,秋萍甚至在电影里也没看过一个亿的钞票挨张数会有多少?

因为她没必要关心这个,她知道那个数字距离她是遥不可及的东西,而曾俊逸成长到三十岁,也没有见过一个亿的钞票有多少,因为对于他,那只是支票上多填几个零罢了。

从小学开始姑姑便将他送到国外读书,在国外最好的学校接受的萌芽教育、在英国上的大学,同样送孩子在国外读书的国内普通家庭,大都选择寄宿家庭的生活方式,而在国内拼命的赚钱来支撑孩子在国外的开销。

而曾俊逸从十几岁开始就在国外租的私人别墅,即便发达国家的孩子也达不到这样的水准,虽然现在自己无所作为,可是卡里总有花不完的钱。

可是这钱没有一毛是自己赚来的,都是姑妈吩咐公司财务打进来的,无论花多少,那边就会补进来多少,可是自己却又为这个家族创造过什么呢?

有朝一日自己能不能撑起来这个家族的事业呢?曾俊逸一时想起了自己的姑妈,那个一意孤行伴随自己成长三十年的女人,此刻她在做什么呢、、、、?

“房东先生,你的饭菜恐怕已经凉了,不建议的话,我可以拿到厨房热一热”秋萍注视着曾俊逸,“随便,我好像没有胃口了,饿了再说吧”曾俊逸谈谈的道。

秋萍看着若有所思的曾俊逸,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是当初的周洋那秋萍一定会逼他吃下去,可是她必定跟这个眼前的房东没有任何关系,更不方便坚持下去。

024章:两种极端的生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