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狂的如风,爱恨都匆匆 ° (12)

  阴风忽来,

  “张警官,怎么这般不懂怜香惜玉呢?”这个声音,是那么颇有威胁性。

  密室门被打开,那道微光被突如其来,倚在门外雅痞一样的男人引进,笼罩着周边的冰冷。

  被称作张警官的中年男人,松开了掐住她脖子的手。不爽转过头,看向门外时,吓得老脸唞涩,口齿不清:“傲…傲少…不好意思,我不清楚这丫头是您的人…”

  不清楚?

  掐他的女人?够种!

  傲狠早俊容暗沉着,火气沿着喉咙,一直红到耳根,两眼盯着那个女人,漂亮的脖颈多了圈痕迹,随即眼睛变暗,闪烁了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姗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吩咐:“告诉你们局长,就说我要举报张警官,跟毒贩交易毒品,请他立即去搜查张警官的别墅。还有,张警官虐待我的女人,严刑逼供!提醒,他哪只手掐的,需不需要松松筋骨!”

  张警官一下子就慌乱了,立即向他求饶:“傲少,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下有个智障的老婆,还有三个精神不正常的女儿,外加一只瘸了条腿的哈士奇!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傲狠早踹开他,如天煞修罗般狂言:“既然,你都那么惨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局长,你还不抓他走吗?我可是,没什么耐心的一个人。”他挑眉,看向站在一旁,听到了他的名字,火速赶来的局长。

  “是…是…是…还不快点拉他下去!”局长连道是,喊了几个站岗的警察带走了张警官。又恭敬地给他道歉:“傲少,真是对不住!都是我没管好这不懂事的。您看,人也给你抓了!关于,我女儿是不是就可以不罚了?”

  傲狠早轻视了下,站他左边,那个刚刚对晚晚恶言的女人。眉目皱了皱,穿的那么少?来当警察?而且,她这花痴的眼神在虎眈他吗?真想挖了这双眼睛啊!简直侮辱了他的审美观。

  他不带任何表情,冷漠地说道:“带着她,滚出去!”

  “是…是…是…”局长拉着他那站着就不肯动了的女儿,活硬拉着出了密室。

  密室的门“嘭”一声关上,那个不屈服的女人,她裙子是淡绿色的,就算离她不远看,也好似一块碧玉,晶莹剔透。

  霸道的男人正在逼近她,晚晚撇过头倔强不看他。

  “又调皮?咬我还爽吗?既然,咬我都敢做!还他妈那么没用,差点被掐死?”愤怒使傲狠早全身绷硬的像石头,他的愤怒,只是在乎这个女人伤害自己,也让他受伤,心会疼。刚刚,不是他,是不是就要活活被掐死了?

  只是触着她那抹红痕的手,在她抬眸看他的瞬间,她眼中滑过一丝伤感。一双瞳仁似秋水,淡然说道:“你知道吗?你不该管我的!就凭你误会我!误会了两年,就凭我,为了帮你找证据。去调查那个女人怀的种不是你的!差点被那个女人找的人强了!是早早一个人打跑了那些人,那些恶心的男人!而不是你,不是你…可是,早早却因为那次受伤,永远失去了当母亲的机会。而,你在为你们将要来临的孩子,在商场挑衣服。不是你救的我!你没来!就他妈没资格管我,傲狠早,我很讨厌你!是恨!”

  并没有嘶吼,晚晚的话,说的很平静,步步平稳,才不会摔跤。两年前,她摔得够惨了!她再也不想要自己磕疼了。

  恨啊?恨是吗?傲狠早轻轻捏住她下巴,吻不着痕停在她唇角,温热气息扑在她脸颊。“晚晚,你知道,恨代表什么?代表:你爱我!都恨之入骨了!那你就恨吧…”他的唇依然没有过多的进一步,只是无言贴着她唇瓣。

  她爱他,爱得恨不得捅死他!

  在这个吻里,她的瞬间撕咬是反抗!那又是一巴掌,到底谁的心在疼?谁的眼泪是咸的?

  他要她继续恨?真的很好笑!她哪来的资格呢?连早早都没恨,她凭什么呢?

  两年前,傲狠早认识了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是在酒吧跳钢管舞的。这种女人,能有多干净?却被傲狠早这傻货当成白莲花了。还将她接回了家。

  傲娇早自然没有给好脸色这个女人,在她心里,嫂子永远只有一个,就是她的晚晚。谁知,这女人很不要脸,老是想讨好她。

  在某一天,还特意没穿鞋子,殷勤在楼梯边缘给她递了杯果汁,傲娇早果断傲娇,当没看见她。就要从她身边经过,这个小钢渣,居然拉住她!她就那么轻轻一推,此渣女神经病“哇”了几声,自己后退了几步,滚了下楼梯。

  傲娇早翻了个白眼,优雅倚着墙壁等待她的一出好戏。

  谁知,楼下在厨房给她做糕点的晚晚,听到庞大的响声,从厨房出来。见某渣女死气沉沉的样子,没多想便过了去,扶起她。

  天知道,此渣女如此丧心病狂丧尽天良,居然捉住人晚晚的纤纤玉手就不松开了!说什么她推她下楼的!还捂住小腹讲自己怀孕了!说晚晚要害她,惹得傲娇早听得就想真正推她一下楼梯了!这卑鄙冤枉,就是摆明欺负人晚晚没哥疼!

  更颇为经典的是,傲娇早的老哥,傲狠早好死不死的出现了!

  硬是将此恶罪加给晚晚,傲娇早就抚额了!

  跟她傻货低B的老哥吵了一架,带着晚晚不客气住在了郝彷琅家,理由是免费的!

  不过,后来,晚晚在一天中午,给傲狠早绑了回去。

  没少被折腾的晚晚,终于爆发了!

  给了一巴掌傲狠早,当天抛下绝话:“老子没干的事,我不认!你以为她多纯净?纯过白开水?老子就让你别再做梦!”

  晚晚守了酒吧一个星期,找到了所有证据。刚好要将这劲爆证据去甩傲狠早脸时,被小渣妹捉到了!她一人难以抵凶,差点被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给…侮辱。

  是傲娇早来救了她,可,那次,傲娇早伤的太重,失血过多…身体也比以前薄弱,能生育的机会几乎为零。

  他从不懂,她那天,手有多颤抖…

  是他错了!不是她!

狂的如风,爱恨都匆匆 ° (1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