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狂的如风,爱恨都匆匆 ° (15)

    郝彷琅是做到了,没有婚礼,没有新闻…只有一张床,只有那两红本本。

  新婚之夜,她的老公在他们的大床和别的女人“嗯哼嗯哼”,就没差“蹦恰恰”了!

  傲娇早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来不及吹干,才上楼就听见房间的“地震”,呃,她想说床塌声可以吗?

  “早早…怎么不吹干头发?”晚晚听着里面令人作呕恶寒的声音,有点心疼她。

  她倒没心没肺,将手上的另一张小板凳递给她。

  “嘘,晚晚啊!你小声些,等会咱就不能看现实版的速度与激情了。”她不去看晚晚已经黑暗半边脸,自顾揣测里面的“战况”,轻轻推开门。

  晚晚抚额,还是一如往常跟她坐在门外百般无聊啃瓜子。

  “少夫人,吃饭了!少爷有吩咐要您按时吃饭!”

  莉莉的声音在她身后悠然响起。

  她一边啃瓜子,一手往后挥了挥手:“莉莉,有什么比得过我看电视重要?”

  晚晚正看得入迷呢,转头咬着个瓜子,示意:“就是!莉莉,你就自己吃自己去吧!”讲完,立刻又回到“电视剧”里。

  莉莉这小女佣,非常不争气蠢萌天真,一下,从她们身边绕过,大声,是的!大声兴奋地问:“哪呢?哪呢?人家都好几个星期没看电视了,少爷老是绑少夫人回来!就让我24小时都盯着看,害人家欧巴都回火星去了!”

  在她身后的俩妹纸,黑了整张脸,俩俩对视…

  一人抚额,一人挡脸,“撤”!连啃到一半的瓜子都没要了,踹了板凳一边,转身。

  原本缠的像捆在一起的麻袋,缠在一起的俩具尸体,不,身体!被莉莉的声音打断,男人在女人身上下来,扯过一边放着的浴袍穿上,整个人散发特别的阳刚气息…

  莉莉捂住一张脸,哭丧哀囔:“呜呜…娘亲!不孝女莉莉有罪!有罪…我竟然跟少夫人,晚晚小姐同流合污,看黄色剧!”

  听见少夫人这三个字,郝彷琅失去了所有荷尔蒙泛滥。

  该死的女人。

  “傲娇早,你他妈再往这个门口走多一步,我让你这个蠢死了的女佣,立刻被打残两条腿!”他知道,这个女人是很疼自己的人的,这个办法,永远都是能让她停下的好招。

  本来想偷偷溜走的俩人,恨铁不成钢挡了挡眼睛,傲娇早一脚蹬开了晚晚。拉出了在她怀里的莉莉,转身,勉强抬起头…但,看见他那唯一没有不羁异常严肃的目光,立即低下头。

  郝彷琅还没收拾她,身后还“饿”的像一匹大母狼的女人,像八爪鱼圈住了他的身体。可,他已经没有反应了,见到傲娇早只有一肚子火要发。

  “啊琅!怎么了?她们是谁?你讨厌!人家还没喂饱你吗?那我们再来!我努力好吗?”这娇滴滴,如此不要脸真的好吗?

  呕!啊琅?莉莉作了个“呕”的动作,“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先去吐一下,少夫人,你记得吃饭!”捂住嘴飞奔下了楼。

  呕!讨厌?晚晚直接在一旁掩嘴又撒开,在一旁干呕起来!

  而,傲娇早仅是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说了句:“看来!好像还有比我还饿的?要不?你们先吃!我估计她们俩是吃不下了!”

  她能给啥反应?上吊割脉跳楼!去去去…人家朗朗多好一钢琴家,无缘无故躺着也中枪了两次!都没反应,她还能说啥?

  “琅!她好嚣张!琅,我们继续!”八爪鱼女,又一次爬到郝彷琅面前,一下扯下他浴袍,欲强上人家郝彷琅!

  傲娇早就一副“我傲娇”的样子,双手环胸,看着他们。如何“闹地震”。

  他烦躁推开此等豪放的女人下床,这无情的一声:“滚!”

  薛霏霏,那个整天占娱乐版头条,堪称:T市最多富豪约的模特?

  这么多老男人碰过,还搞?真是够没眼光!

  傲娇早拍了拍还在呕的晚晚的背,挑眉,面不改色,霸气坐在门边的板凳上,继续傲娇行为。就不说话,看你们能咋办!

  “女人,什么时候在的?”他冷冷开口。

  从什么时候看得吗?她想了想,从女人喊琅,使劲?还是琅,你最棒?

  被完全忽视的薛霏霏不干了!依旧没穿上衣服,企图爬上郝彷琅的床,被郝彷琅这忘恩负义的一巴掌甩得整张脸都有点变形了!

  傲娇早不忍直视捂眼,贵圈好乱!还好…此妞有F的凶器,不然!以这样是如何混下去的?

  “琅,你打我?”薛霏霏心痛不已颤抖着身体。

  郝彷琅冷笑:“打得就是你!得寸进尺,她是你能骂的?”他都舍不得!

  得到不到的女人容易发疯!薛霏霏连自己穿没穿衣服都不顾,挺着F抖着,走向她,扬起手!又很可怜被傲娇早,已过二段好多年,终极黄金领域的女人,掐住手腕,甩得手脱臼到地上。

  她金口难开!

  郝彷琅袍带绑紧,走近她,捏住她下巴,逼着她注视他的眼睛:“说话!”

  “我他尼玛说什么?老公,你这个女人啊!一副,‘来吧!来吧!来上我的样子’,我还能讲啥?莫非我应该说别干她,老公,我帮你上?去!我才不要!我怕,自己得个禽流感!”她明亮的眼睛像蓝天一样清,流露着比海更深的无谓…

  薛霏霏痛得龇牙,扭曲了的表情更多恨意,在惊讶:“她是你老婆?”

  让女人恼羞成怒,将原因指向傲娇早,一手指着她发脾气:“你哪根葱,敢跟我薛霏霏抢男人?”

  却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郝彷琅触着她的脸:“告诉我,我这样的男人!怎么还不逃的远远的?为什么还爱?”

  “你是渣男,整个A大都清楚!乃至整个T市!我爱你才可能自虐,不爱你,你是烂泥!我在替自己找借口不嫌你脏!”她挡下脸上温暖的手,一字一句都很洒脱。扶着呕的头晕站不稳的晚晚下楼。

  走到楼梯边缘时,他在身后失落问:“要怎样可以在乎?”

  她笑:“你不是全心全意爱上一个人的人,像我这样等一个永远在自由飞在空中的人,真的太傻了!所以,别像我,你去自由!”

  别像我,你去自由!尤其能让触动心,又能感觉很疼…

狂的如风,爱恨都匆匆 ° (1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