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别再等南风归来,你爱的人在远方 ° (13)

  医生离开朽家后。

幸好…

朽概夜烦闷点燃了根烟,注意到床上的那个苍白小脸。转移到了楼道里…

熄灭了烟火,他脚步放轻进了房里,关上了门。还反锁起来…

走到床边,他抬手,拈好了她有些凌乱的刘海。

“幸好,孩子没有大碍,要是,孩子没了!你会不会拿起刀杀了我啊?”他不确定问她,手在她脸上温柔沿走了一圈,似乎还觉得不够。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都觉得没有她,就会不习惯。现在,看着她这么虚弱的样子,心里更会那样感到难受。

郝天真突然睁开眼,显然是听到了他所有话,傻笑痴痴用手指指着他:“杀了你!杀了你!呵呵,你要杀了谁啊?”她一双眼无辜极了,像极了十八岁时,那个他初遇的少女。

“你…不认识我了吗?”朽概夜难以置信,问她。

看到她精神涣散,天真犹如五岁孩童的语气。

她究竟是怎么了?

刚离开的医生,又被朽概夜的一通电话,给喊了回来。

朽家御用医生,摇了摇头无奈对朽概夜说:“没病,也算有病!夫人这是受刺激过大!才导致这个样子的!或许,有可能,一瞬间就好了!也或许,一辈子就这样了!”

“你是说…她一辈子都会这样了?”朽概夜激动按住他双肩,质问。

医生拍掉了他的手,“朽少,你别激动,我只是说或许,这心病啊!很难说的…”给郝天真开了几副安神的药,他便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又只剩下他们了。

郝天真一会对他痴痴地笑着,一会又破口大骂他贱人。

终于,她闹腾累了。

靠在了他肩上睡了过去。

朽概夜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体内被一股热流填满…

小心避开她圆圆的肚子,一点点亲吻她柔软的唇瓣。

掀开了她所有保护层,一种奇怪的力量吞噬了他所有理智。

双手捧着她双颊如珍宝般亲吻…慢慢移下…

却生怕惊醒她,还是惊醒了她。

郝天真瞪眼一木一愣看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乱动,挣扎了几下,脑海想到了什么,放弃了挣扎,化了主动,勾住他的脖子,舌头主动伸到他嘴里…

她没有反抗,让朽概夜身体的骨髓都在跟着他的心情兴奋。

一夜未眠,

衣衫乱了一地。

“宝贝,起来了。天亮了…”朽概夜在她耳边轻声说。

浑身酸疼,郝天真也懒得理他。只是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抓住了他乱动的手,“你是谁啊?我怎么在这?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啊?”她灿烂的笑容里藏着无限的嘲笑,是他现在看不到的!

朽概夜被她这样质问,心情低落,翻身吻住她的唇瓣,“宝贝,你记住了!你是我的老婆,我是你的老公。以后,有老公在,谁也不能欺负你…”他在她脖子留下密密麻麻的吻,承诺。

听见这种甜言蜜语,郝天真心里觉得很可笑。

但,还是忍了下来,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忍。哥哥的仇,她如果要报!那她现在,就必须吸取以前的教训,学一下西诗,迎合朽概夜!博取他的信任。

郝天真继续一副不明白的样子,手环住他脖子,撒娇道:“我肚子疼…”

他皱了皱眉,低下头,吻了吻她光滑的肚皮,大手放在她圆圆的小腹揉着,喉结一热,经不住继续吻她。

郝天真迷离的眼神,暗暗给肚子的小家伙打气:孩子!你要加油啊!不要被奸人所害!不然,你妈所装的一切都不值得了。

她一脸茫然无知,阻止他的动作:“肚子疼…”

这怎么听着都像是撒娇,朽概夜无奈停止吻她,安分给她揉着腹部。

没有平时的淡漠问:“还疼吗?”

“没有了…”郝天真眼眸布满涣散,摇了摇头。搂着他脖子的手颤了颤,随即仰起头,吻了他脸颊:“谢谢。”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在地狱般那么 痛苦!

得到她的鼓励,朽概夜没有放过她的可能了。为了不伤害到孩子,他所有动作都不大。

闹腾到了中午,朽概夜穿好衣服,喊了几声她,她都没有醒来。

也难为她了,他问过医生了,一般孕妇睡眠的时间都比较长。昨晚到今天只睡了两三个小时。

朽概夜吻了吻她额头,把她伸出的手臂,放了回被窝。就轻声转过身,掩上了门。

听见关门的声音,郝天真缓缓睁开眼…抬头呆呆看着天花板…

如果,这个美人计有用的话!

那么,西诗,朽概夜!

我们的战争!不巧,刚刚开始。

别再等南风归来,你爱的人在远方 ° (1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