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别再等南风归来,你爱的人在远方 ° (12)

  郝天真没有敢再待在医院,停留半刻。几乎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才拦到辆计程车。

边掉眼泪,边抬手擦拭,强迫自己勇敢面对。不要忘记傲娇早最后的寄托,她是要去救哥哥的!不可以让哥哥遭遇不测。

车子在朽家大门口,停了下来。司机在她解安全带,打开了车门时,还关心提醒了她一句,让她怀孕了小心路滑。她道了声“谢谢”。动作缓慢从车上下来,关上车门,与计程车司机道别。计程车开的远了以后,她听见朽家内部,半空中的一道枪声!

有人开枪了?

不要出事…

她的心里只有这个信念,一直奔跑着。

郝天真出现在了朽家内部,愕然张着嘴,久久难以合起。

她轻轻抬起手,嘴里模糊下意识开口:“不…不要!他是早早的哥哥…”

朽概夜闻声,转过头看了眼站在自己十米远的她,思绪顿了顿,西诗,就是朽概夜的小老婆,郝天真,还记得,当时,傲娇早跟晚晚一起听到这个名字的笑声。一起默认的那句:“她在侮辱人家西施啊!”

她在朽概夜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郝天真站的地方,根本听不见。可是,就是她的一句话,朽概夜开枪了。

“不!”郝天真眼睛开始沾满晶莹剔透的泪珠…

嘴角涌流出一股血腥,傲狠早只是轻蔑朝朽概夜笑了笑,齿语间,郝天真读懂了他的那句:“天真,晚晚…”他愕然睁着眼,久久未合上。

郝天真优雅扬起笑,眼泪被迎面来的微风,吹走…走到了傲狠早倒下的身边,缓慢蹲下,一只手颤了颤,一点点合上他的眼。“你放心,我就是死了!都会保住晚晚…”你放心,我就是死了,也要害死你的人下地狱!

她抬起眼,退了退身体,不让朽概夜的手碰到她,自己站了起来。面对着他,刀枪直入地问:“我哥呢?”

朽概夜收回落空的手,拍了拍手掌,郝彷琅再一次浑身伤痕出现在了她眼前。似乎已经没力气多跟她说话,只是用安慰的方式,抬眼对她微笑,摇头。让她不要过来。

她抖了抖嘴巴,走向郝彷琅,朽概夜的枪口又在郝彷琅太阳穴上,她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猛然停顿住了脚步。

“别…别杀我哥,求求你!求你!”郝天真不敢轻举妄动向前再迈一步,痛苦摇头。

朽概夜稍微的动作,吓到了郝天真,她甚至都跪下了求西诗:“让他放过我哥,我求你,只要他放了我哥哥,我愿意让出朽家女主人的位置!我会跟他离婚!”西诗,只是冷漠看了她一眼,甩开她的手,执意向朽概夜点了点头。隐忍了内心痛快的情绪,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夜,你别忘了!我们的孩子就是死在了她的手上,她哥哥也总跟你作对啊!”在朽概夜动手之前,她疯了一样,拽过一旁的西诗,不知从哪掏出了美工刀,架在西诗的脸上,威胁的口气都那么优雅柔情:“老公,你看看是你的枪快,还是我比较快划破你这小老婆的脸呢?这细皮嫩肉的,看来,你的伙食不错啊!这毁容的女人啊!可不就是生不如死吗?”她用美工刀在西诗的脸上随意比划了下。

朽概夜的动作也被她吓得,顿住了!他没有想到,一向比较温和的郝天真,今天居然出手了。掩饰了内心的恐惧,害怕她真在西诗脸上动,他假意轻松无所谓地说:“天真,你还真以为,我只喜欢她这么一个女人吗?你可以杀了她的!杀吧!”

郝天真果然握紧了手中的刀子,颤着对着他,大吼:“朽概夜!你别逼我!大不了!我就跟你们同归于尽!我就是死,也要拉上你和她!”

“恐怕,你没什么机会了!”西诗趁她与朽概夜对峙不备,挣脱了她的束缚,还推了她到一边。

她抚住肚子,下一秒枪声随着她的尖叫一起回荡在整个朽家。

此间,

医院肿瘤科走廊外不停来回走动的莉莉,冲了进病房。

少夫人的呼吸停止了。

那枚特别的戒指,在她的指尖似乎停留了太久发出微微的光芒。

两枚戒指同时滑落,似乎有灵力般碰撞在一起。

我还是等到了他,

我们终于永远在一起了…

郝天真顾不及肚子的疼痛,扑过去,抱着郝彷琅像个孩子般大哭,“哥,你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我一个人害怕,哥,我错了!我错了…”她不知道自己在道歉什么,但,不管她怎么道歉,郝彷琅都不会再睁开眼,骂她一句了。

“夫人的腿流血了…”

不知哪个女佣看到触目惊心的血从郝天真大腿沿着流下。大声喊道…

周围听到枪声,原本还是镇定自若打扫的佣人,四方八派全过来围绕在郝天真身边。

“都滚开!”

朽概夜威严着急的声音,让围绕郝天真的佣人们,纷纷让出了一条路给他过。

“怎么样?没事吧?”朽概夜的语气,变得温柔,蹲在她身边。他其实,一开始听到她的腿流血了,也以为,是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可,心里的想法骗不了他自己,他担心的是她。

郝天真痴痴凝望着他,捉过他的手臂,咬下了永恒的齿印,这一辈子,她的痛都是他造成的!这种痛会跟他一辈子,所以,她咬完后,开心的露出了笑容…晕倒在了他怀里…

“刚刚,我一直在猜…现在…我总算知道,你现在心里有多恨我了!”朽概夜抱起她,无奈地笑了笑。手臂被她咬得这点伤不算什么,可,她真的是用力了。

西诗站在他身后,愤怒握紧拳头。一副若不禁风的模样,扶住额头:“夜…我有点头晕!”

“西西,你先自己回房…你刚刚也太不小心了!不管怎样,她怀孕了。”朽概夜有点不耐烦回过头应付她。

“可是…”她欲言又止,委屈看着他怀里抱得人。

朽概夜顺着她的视线,低下头看了眼,痛苦皱眉的女人,脸上的不耐烦多了点,吩咐下人:“你们扶西西回房。通知医生过来,立刻!马上!”

下人手忙脚乱跑了出去打电话。

等朽概夜刚上楼,被他吩咐要照顾好西诗的三个女佣,一脸的和谐笑容变成鄙视。

“狐!!!”

“狸!!!”

“精!!!”

一人一句,趾高气扬骄傲经过了西诗身边。

西诗的眼睛,布满仇恨的血丝…

别再等南风归来,你爱的人在远方 ° (1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